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我的前半生》劇情移植惹爭議 編劇:沒違背原著精神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播出近半,吸引了大批的女性觀眾追劇熱議。東方衛視已連續多日佔據收視榜首,單集最高收視率達1.79。但這部改編自香港作家亦舒同名原著的作品也因女主角不符合「亦舒女郎」的設定以及「愛上閨蜜前男友」的改編情節引發了廣泛爭議。

  該劇編劇秦雯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改編是移植了亦舒的種子,把35年前的香港移植到了今天的上海這個土壤,在改編過程中結合了現實意義和本土化元素,用自己的方式進行了演繹。劇中,關於每一個人都要有自己獨立的生活能力,要有自己獨立的情感,以及對於情感的追尋,這些主題其實跟原著是一脈相承的。

  都市情感劇最容易讓觀眾找到自己的影子引發共鳴,一部好劇往往會投射到現實生活中,《我的前半生》熱播,就掀起一場道德審判的波瀾。比如演員吳越在劇中扮演了破壞羅子君婚姻的第三者淩玲,其精湛演技把這個功能性角色刻畫得入木三分。而在現實生活中,吳越本人卻在微博上被大量缺乏生活閱歷的網友罵慘,以至於不得不關閉了個人微博的評論功能。最新的劇集中,羅子君在閨蜜唐晶和其男友賀涵的幫助下嘗試走向職場,從一開始只要見面就互相譏諷到現在的傾力相助,賀涵與羅子君之間的發展耐人尋味。有劇透稱,三人接下來將走向「狗血」的爭奪男友劇情,很多網友也吐槽如此改編有違原著精神。

  編劇秦雯在採訪中表示,70後和部分80後是看著亦舒小説和梁鳳儀小説長大的,她本人也很喜歡亦舒小説裏的一批女性角色。但小説和電視劇的表現方式不太一樣,小説可以通過文字的愉悅感讓讀者得到滿足,可以描寫一些內心比較隱忍的情節。而電視劇沒有辦法做太多的內心的描述,只能通過一些外部的戲劇化的展示來編織戲劇的進度,所以要在故事框架和劇情方面做大量調整。比如原著小説沒有一個貫穿的男主角,但對於電視劇來説,就需要靳東飾演的賀涵這樣一個貫穿始終的男主角。

  賀涵這個角色的加入也觸發了他和羅子君的感情線,這個情節設計被很多網友評論有點「狗血」。而秦雯表示,不知道狗血的定義是什麼,「如果説是強的情節衝突或者情感衝突,那我覺得戲劇都是需要戲劇性的,都是需要戲劇衝突的。至於衝突是什麼樣的衝突,我們是根據人物的關係、人物的成長走向來走的。完全沒有衝突的戲,如果播出的話,我估計它的收視率不會好,觀眾也是會不滿意的。」

  秦雯認為,人物情感的觸發是不可控制的,但是情感發生之後角色的處理方式是可控的,她表示:「我們從來沒有説過有閨蜜搶男朋友的細節,大家往後面看慢慢就知道結果了。」秦雯還透露在改編的過程中設想了多種可能性,結尾更是改了6稿,沒有所謂對錯,只是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都有不同的看法,「6種結尾我們探討了各種不同的可能性,其實每個結尾都很長,很費時間,但是這種探討我覺得非常愉快,相信我們最後尋找到了一個大家都會喜歡的結局。」

  對於吳越飾演的淩玲,秦雯讚許有加,她表示在戲劇功能上,淩玲是女主角成長過程中的一個絆腳石。「我們的處理就是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絆腳石,怎樣做能讓大家看到這個‘絆腳石’的喜怒哀樂,看到她的生活。也許站在她的角度,會對她有一些同情,或者體諒。我們是希望做一個冷靜的、帶有同情心的敘述者,去敘述一個我們想要展現給大家的個體。」

  劇中的三位女性角色都非常出彩,努力從全職太太走向職場的羅子君讓人為她擔心,獨立自強的職場精英唐晶讓人欽佩不已,性格隱忍的淩玲讓人又憐又恨。

  秦雯認為,這三位女性角色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代表了女性身上都會有的特質。為了使劇中的角色更加真實豐滿,秦雯還對包括家庭主婦群體、職業女性群體以及諮詢圈在內的不同群體進行了大量調研,「我們呈現了不同的人物,不同的階層,男男女女都有,我覺得這個劇展現的可能是很多人的前半生。」(記者 邱偉)

關鍵詞: 秦雯;劇情;狗血;改編;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