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我的前半生》引發羅子君式恐慌 全職太太的正確打開方式

  近日,熱播劇《我的前半生》引發觀眾“羅子君式恐慌”:“全職太太”是危機四伏的代名詞?子君妹妹子群那句“家庭主婦都是越過越悲哀”是咒語嗎?需要時刻警惕環繞在先生身邊花枝招展的各種糾纏嗎?怎麼打破關於“全職太太”的恐慌?首先要知道,全職太太的正確打開方式究竟是什麼?生活中不少全職太太其實不像羅子君那樣無所事事,她們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堪稱“全能太太”。

  策劃:徐暉 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莫斯其格

  羅子君“黑化”了全職太太?

  在有些觀眾的想象中,全職太太或許就是《我的前半生》裏羅子君那樣的生活:每天最大的煩惱是跟日漸鬆弛的皮膚作鬥爭……這種全天候待在家裏的太太就叫全職太太?在網絡上,不少觀眾認為,電視劇裏羅子君的生活,其實“黑化”了全職太太。

  原著粉絲則認為,電視劇裏羅子君的生活,跟小説也大相徑庭。在亦舒的世界裏,“做人最要緊姿態好看”,即便故事被放到了如今的上海,至少也應該配得上“涵養”兩個字。但劇裏,子君的一句臺詞讓很多觀眾震驚:“等你到了我的境地,你就會明白對於婚姻和家庭而言,教養不值一提。”觀眾認為:“羅子君怎會覺得教養不值一提?”

  不過,也有網友認為,羅子君“情有可原”,“馬伊琍的臺詞我好多都説過。比如説我媽媽要去公司鬧,我拽著我媽説不行,去的話,我們就沒有退路了。”有網友經歷過婚姻中類似的徬徨、徘徊和抉擇,甚至開始反思自己的婚姻——女人究竟該不該全職?全職太太如何在婚姻中保持優雅受到尊重?當婚姻遭遇第三者,是忍辱負重還是重新開始?

  生活中,不少全職太太“工作量不亞於一個CEO”

  對觀眾來説,既然羅子君是全職太太的一例“反面教材”,那麼,什麼才是全職太太的正確打開方式?

  現實生活中不少美滿幸福的全職太太説,全職太太其實是“全能太太”。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工作量不亞於一個CEO!

  作為全職太太,最重要的是,不管怎樣的生活,都要有自己的世界。全職太太也不能把自己的生活緊緊依附在丈夫身上,一切以丈夫為重心,而是要有自己獨立的興趣愛好,有一顆提升自我的心。現在很多全職太太學習烘焙、插花、瑜伽等各種技能,在提高自己素質的同時也可以為家庭增添新的生活樂趣,甚至有的能成為帶來額外收入的副業,美好又勵志。

  其次,要承擔家庭“女主人”的職責。全職太太全心全意為家庭奉獻,即使家裏有保姆,也別忘了保姆只是分擔家務的,不可能把一切交給保姆,自己完全忘記“女主人”的職能。而且,成功的全職太太甚至承擔了家庭甚至是家族的理財計劃、旅遊策劃,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條,讓在外打拼的先生沒有後勤的煩憂。

  還有,要把孩子的教育放在重要的位置。有人説,能不能培養出一個學霸,要看媽媽付出多少時間和精力。現在很多學霸的背後都站著高素質的全職媽媽,既能指導琴棋書畫,也能説得通數理化,還能把天文地理談得頭頭是道,假期帶著娃世界各地增長見識。

  難怪有網友認為,“全職太太”其實是一份高難度職業,“全職太太本身沒有什麼偉大不偉大的,但要是能當好全職太太,這個女人一定很有能力:她必須對自己有極高的要求,必須具備很好的時間管理能力、任務處理能力,情商智商缺一不可。”還有網友表示:“與其擔心未來,不如經營自己。擁有離開誰都能過得很好的能力——對全職太太來説,這才是安全感的來源。”

  頭評

  大IP要動“大手術”?

  文/莫斯其格

  在近年的電視熒屏上,“改編”這事最容易引起爭議——改動幅度大了,像《我的前半生》那樣“只留下角色名”,會被書迷怒斥“挂羊頭賣狗肉”,但如果改動幅度太小,連造型都原封不動,又會像《深夜食堂》那般遭到“水土不服”的詬病。看來,編劇難為!

  事實上,無論是翻拍還是改編,從來都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受到萬眾矚目的大IP,是用影像化的語言來講述原來的故事,還是對原著動“大手術”、做大調整?真的沒有定論。否則也不會像《我的前半生》和《深夜食堂》那樣,改和不改都被吐槽。

  對觀眾來説,能不能接受改動?這個問題或許也是無解的。背景可以換、人設可以調、線索可以改,但關鍵要調得對味——即使不對原著的味,人物行為邏輯也必須符合常理,也就是俗稱的“接地氣”。如果符合影像表達的改編和忠實原著之間可以拿捏得宜,既考慮到原著粉的感受也照顧了電視觀眾的需求,自然皆大歡喜。

  在大IP受到關注的當下,關於改編爭議連連其實也不是壞事,它可以讓創作者冷靜地想一想,如果非要動“大手術”,那麼是否還有必要留下原著IP的“殼”?雖然原著的名氣可以吸引來部分觀眾,但在抱著IP期望的觀眾看來,多少有些“請君入甕”之嫌。

  相關鏈結

  書迷質疑

  改編“面目全非”

  《我的前半生》改編自亦舒的同名小説,是亦舒小説中知名度較高的。因此,電視劇打出“改編”旗號後,頗受書迷期待。但是,近日書迷們齊齊給該劇打出低分,原因是該劇改編“面目全非”,“除了角色名字相同外,其他哪是亦舒小説的內容?”

  讓亦舒們集體崩潰的是,《我的前半生》的女主人公與小説主人公有教養的形象背道而馳,亦舒筆下的子君“單純忠厚,書裏的子君則是‘作’出高度,處處惹人討厭”。

  編劇回應

  我們很尊重原著

  前晚,《我的前半生》編劇秦雯接受採訪時回應了外界的質疑。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很多觀眾認為電視劇失去了亦舒老師的精神,太狗血了,你如何看待?

  秦雯:我不知道狗血的定義是什麼,如果你説是強的情節衝突,或者情感衝突,那我不能否認。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有觀眾反映你對全職太太充滿惡意(作、打小三,不夠體貼等),有回應嗎?

  秦雯:我們只是選取了一個比較適合講故事的一個人物典型,可以讓大家在看這個故事的過程當中,各有各的體悟。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後面真的會有搶閨蜜男友這樣的狗血橋段嗎?

  秦雯:因為小説裏沒有一個貫穿的男主角,電視劇必須要有,賀涵是一個90%以上的女生都會喜歡上的男性角色,如果他還幫助你的話。情感的觸發是不可以控制的,但是情感發生之後你是可以控制的,所以我們從來沒有説過我們有閨蜜搶男朋友的細節,觀眾後面慢慢看就會知道了。(全媒體記者 曾俊)

關鍵詞: 全職;太太;羅子;君式;半生;觀眾;可以;生活;亦舒;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