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法醫小説改編需慎重 別總把法醫小説拍成偶像劇

  2016年是網劇蓬勃興旺的一年,甚至超過了今年上半年。去年出了不少力作,而刑偵推理劇裏有多部都是由原著小説改編的,其中《法醫秦明》的網絡評分目前最高,戰勝了網劇“三罪”:《十宗罪》、《心理罪2》和《滅罪師》。

  《法醫秦明》根據安徽省公安廳主檢法醫秦明在業余時間撰寫的係列小説改編。總共五本:開篇《屍語者》只是敘述一個個短故事;《無聲的證詞》開始用一條主線埋伏起大案件;《第十一根手指》故事明顯提升了懸疑性,對敘事手法做了改進,更加曲折和環環相扣;《清道夫》加入了女性角色陳詩羽,人物的感情戲開始增加;最後一部《幸存者》更加嫻熟,以男二號大寶的血色婚禮為起點,主線架構帶動故事推進,比前幾部強不少。秦明自稱閱屍無數的“屍語者”,其法醫專業背景在書中展現無遺。每本書都從法醫學角度細致講述案子的屍檢過程、對案件偵破起到了關鍵作用。這是最吸引讀者的地方,倣佛在翻閱一本真實的法醫手記。整體看來,秦明的寫作水平也不斷進步,從業余碼字人過渡到了專業作家。學會了給小説增加了藝術氣氛,敘事和情節構架有了充足進步,角色之間的互動開始和情節越來越緊密地聯係起來。不過,情節曲折了、文筆成熟了,隨之也帶來了故事的虛擬感,之前猶如紀實文學般的震撼逐漸消失,反而讓人懷念第一本裏那種生猛的真實感。

  不管怎麼説,小説在滿足讀者好奇心的同時,也在普及一些法醫學知識,諸如屍斑是怎麼形成的、鈍挫傷的刀口與普通傷口有什麼不同等。而且作為廣大低調的法醫的代言人,秦明也很懂得替專業發聲,在小説中、微博等平臺呼吁社會對法醫的理解、民眾對法醫的支持。這些都産生了良性作用,也贏得了大量的法醫粉絲。根據《第十一根手指》改編的網劇,因此受益匪淺。

  為了吸引觀眾眼球,網劇也做了大量改編。最不受原著粉接受的,就是秦明的憨厚助手大寶由男變女,還和秦明談起了戀愛!這是在鬧哪樣?這明顯就是編劇要增加感情戲——可是原著裏秦明明明有個女友鈴鐺啊,兩人正是在《第十一根手指》裏結婚計劃生孩子呢……原來,女大寶可不只是為秦明準備的,不是還有男二號刑警隊長林濤嗎?這一性別改變,頓時就為三角戀打下了基礎。

  這樣有些“狗血”的走向已經隱隱透露出網劇撲街的兆頭。張若昀飾演的秦明俊秀而非儒雅、高冷而非老辣,原作中萌胖子的形象秒變性冷淡男神。無論面對多惡劣不堪的罪案現場,他始終保持著三件套高定西裝、亮的油頭和精致的粧容。對此,導演徐昂解釋説秦明是尊嚴讓位舒適:“這也是對別人的尊重,即使他面對的是死者。”這邏輯也是感人。再加上為林濤挑選了一位小鮮肉演員,整個破案劇畫風突變,妥妥地成了偶像劇。總之看原著的親生粉乍見網劇都是一臉懵圈,説好的高智商燒腦劇情,怎麼成了三人情感滋生的墊腳石?這種人設的大洗牌對原著是比較傷筋動骨的,鈴鐺的整條線消失、多出來的三角戀要從零開始,要想不對劇情動大手術是不可能的。當然編劇也盡量圓了,但各種生硬橋段還是不少。累積到13集秦明父親的案子開始,就崩得沒法看了。

  這恰恰是現在行業劇的通病,一提收視率就只知道拼顏值。近來描寫翻譯人群的《親愛的翻譯官》、醫療行業的《外科風雲》、律政領域的《離婚律師》、《繼承人》,都淪為了行業偶像劇。引發觀眾熱議的都不是對翻譯官、醫護和律師這些行業的思考,而是對主角愛情故事的八卦。所有行業的幌子,都是為了演繹角色從曖昧、交往,到分手、復合。明年還有瞄準特效化粧界的《特化師》、商務談判領域的《談判官》,看架勢還會將行業偶像劇進行到底,想想都心塞。

  這都進化到什麼時代了,為什麼我們的行業劇還困囿在偶像劇裏不能自拔?真正好的行業劇就不需要愛情戲——比如美劇《豪斯醫生》就是零愛情戲,看豪斯醫生幹凈利落地處理疑難雜症,簡直是種享受,一樣贏得好評如潮。而同類題材《實習醫生格蕾》一開始還能守住醫療劇的底線,後來編劇黔驢技窮寫不下去了,就幾乎讓每個角色和每個角色上床,全院醫生護士戀愛談得飛起,連初代粉絲都大呼受不了,口碑一落千丈。

  同為法醫題材,美劇真是有不少值得學習的經典:《CSI犯罪現場調查》、《嗜血法醫》、《識骨尋蹤》等。《法醫秦明》一劇就明顯借鑒了《CSI》的某些處理。而改編自小説《暗夜噩夢戴克斯特》的《嗜血法醫》更厲害,主角法醫白天解剖屍體協助斷案,夜裏就去追捕罪犯並處以私刑,成為一個有嚴重心理疾病的正義使者。劇中也大談感情戲,但法醫的每段感情進展都伴隨著其劊子手身份可能被揭穿的恐懼。于是觀眾既厭惡法醫的殘忍獨斷又同情他的童年創傷,既希望他收手又擔心他暴露,心情跟隨劇情忽起忽落,非常過癮。這需要編劇有相當專業的法醫知識,又懂得影視創作規律,讓人性在美與惡的兩端搖擺,戲就立住了。

  實際上,不是哪個編劇都是法醫或律師出身,美國每個行業劇在制作時都會聘請專家顧問——所謂的Fact-Checker——保證技術層面沒有漏洞。和這樣嚴謹的創作相比,國內只靠某些小花小鮮肉的浮誇演技、五毛特效撐起的行業劇,簡直慘不忍睹。

  本來每個行業都是個大寶藏,我們的行業劇卻白瞎了這些題材。沒錯,影視劇注定要追求戲劇衝突和情感呈現,而珠玉在前,已經證明了專業知識和它們絕不衝突。相反,越是職業特有的運行規律,越是能制造出獨一無二的戲劇衝突、專業梗。

  我們應該感謝這類作者的存在,他們比職業作家做出了更多行業普及的貢獻。想當年,多少人看著《圈子圈套》、《杜拉拉》了解職場,跟著《明朝那些事》、《新宋》腦補歷史。而另一方面,行業類小説的寫作對作者本人也是很好的出口。秦明在業余時間碼出這麼多字會不會影響工作?其實他自己都説過,寫小説的這幾年正是他出勘現場最多的幾年。《心理罪》作者雷米已經身價百倍了,為什麼還堅持在公安大學教基礎課?正是和一線幹警的頻繁交往,為他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寫作素材。(作者: 須叔)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