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鏈球名將張文秀期待超越自我:把困難擲到天邊去

  初夏的日本川崎,夜晚涼風習習,天空靜謐,繁星點點,而位於城市北郊的川崎體育場內卻是一片山呼海嘯。

  川崎站,是國際田聯世界挑戰賽的第二站,在過往幾年中一直都是中國頂尖田徑選手檢驗冬訓成果的重要賽事。今年有全運會和世錦賽,因此,川崎站的練兵價值更為凸顯。

  我軍女子鏈球名將張文秀自然也不想放棄這樣的實戰機會,於是她也跟隨中國田徑隊來到了這裡。

  穿過長長的跑道,在體育場的西南角是一個周圍挂網、場地坑洼不平的扇形鏈球比賽場。

  張文秀緩緩走進場地,這是她本場比賽的最後一投。

  站在發球區域,握緊鎖鏈,稍作停頓,調整呼吸,旋轉、加速、投擲,鏈球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向遠方飛去。71米27!我軍老將張文秀憑藉這一投最終獲得了國際田聯世界挑戰賽日本川崎站女子鏈球的第六名。「裏約奧運會後我一直在養傷和休整,剛恢復訓練不久,能投出這樣的成績還算滿意,接下來好好訓練,爭取有所突破。」展望新賽季,張文秀躊躇滿志。

  值得一提的是,在不久前的全國田徑大獎賽太原站上,她順利投出71米78的成績,摘得冠軍的同時也達到了世錦賽的A標,拿到了倫敦世錦賽門票。

  這將是她的第9次世錦賽之旅——

  參加過4屆奧運會、8屆世錦賽,張文秀在很多人眼裏已經成為中國女子鏈球運動的代名詞。在鏈球這項追求更遠的世界裏,張文秀一擲就是20年。

  看到八一田徑隊鏈球訓練場上無數個深深淺淺的凹凸印記,你就能感知,一個小小的鐵球承載了怎樣的重量和速度,又承載了運動員怎樣的甘苦。

  1986年出生於遼寧大連的張文秀,8歲的時候被父母送去體校打籃球,兩年後她開始接觸鏈球。「我13歲就來八一隊了,是我自己要來的,那時候真是憋著一股勁兒,滿腦子都想著不要被八一隊攆回去,一定要搏一把!」八一體工大隊田徑隊組建於1951年,擁有半個多世紀的歷史,培養了無數知名選手,多次斬獲世界冠軍,更有數名運動員曾站上奧運會、世錦賽的領獎台。能來到這樣一個優秀的集體,拜在名帥葉奎剛教練的門下,被張文秀看成是自己人生的一個重大機遇,當然挑戰同樣也不小。

  眾所週知,田徑是一項有點單調且枯燥的運動,這條路並不好走,因為訓練很累很苦。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張文秀一同訓練的姐妹們不少都選擇了放棄。「那時候自己還很小,只知道如果成績不好,就不好意思在隊裏待下去,所以只能玩命地訓練。」張文秀如今回首那段青蔥歲月依然感慨萬千,「確實太苦了,但我就是不死心,總覺得咬咬牙還能再堅持下。」

  就這樣,訓練場上經常能看到一個身材尚未發福的教練,帶著一位小姑娘悄悄加碼訓練的身影。付出總有回報,14歲,當別的小姑娘還在爸媽保護下安心於「象牙塔」的時候,張文秀已經開始參加全國錦標賽的角逐,取得了第八名的好成績。15歲,她就打破了亞洲紀錄,成為國家隊重點培養的種子選手。

  從那時起,張文秀稚嫩的眼神裏就開始透露出一股強烈的夢想——我要創造歷史!

  2007年田徑世錦賽,張文秀勇奪女子鏈球銅牌,首次站上世界大賽的領獎台;2008年北京奧運會,家門口作戰的張文秀以74米32的成績再奪銅牌,改寫了中國女子鏈球在奧運會上無獎牌的歷史;2011年田徑世錦賽,她再次站上了季軍的領獎台;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張文秀依舊拿下了一枚銅牌;2015年田徑世錦賽上,她以76米33的成績獲得亞軍;2016年裏約奧運會,張文秀擲出76米75斬獲一枚寶貴的銀牌……4屆奧運會、8屆世錦賽,張文秀拿下了6枚獎牌,屢次創造中國田徑的歷史。

  十幾年過去,一路陪著她走過來的教練葉奎剛發自內心地為弟子點讚:「她太不容易了,真的創造了中國田徑的歷史,但這還不是終點!」

  「我已經算是田徑項目裏的老人了。」看著運動場上訓練的小隊友們,張文秀感慨道。昔日並肩作戰的好友劉翔、史冬鵬都已告別賽場,甚至坐上了解説席,唯有張文秀依然奮戰在第一線。

  對於張文秀這樣的老將來説,傷病是最大的敵人。裏約奧運會前,張文秀一直飽受傷病困擾。「從腰到左膝、右膝,再到後背,疼得真是鬧心,最疼的時候腰動彈不得,連洗臉都只能直立著。」張文秀坦言,4屆奧運會、8屆世錦賽,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堅持下來的。

  這麼艱難,為什麼還要堅持?

  「軍人生來為戰勝。」張文秀堅毅地説,「我是一名軍人,成長的環境鑄就了我的個性。我還是有點不甘心,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證明自己,別留下遺憾。」

  作為一名老將,她深知,沒有堅韌的意志,沒有科學的訓練,就不可能有更大的突破。就這樣,在一點點接近目標的道路上,張文秀的夢想也在慢慢實現。在裏約,她將一枚寶貴的銀牌收入囊中,但老對手波蘭猛女沃達爾奇克創造的82米98似乎難以逾越。

  「波蘭選手確實非常強,目前在全世界範圍內她也是破80米的第一人,非常值得我學習。對於我來説還是要努力,努力縮短差距,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突破80米大關。」

  「不搏一把,怎麼知道下一秒有沒有翻盤的可能?」張文秀滿臉笑意,眼神卻無比堅定。

  如今的張文秀,正在逐步調整自己,準備迎接今年的全運會和世錦賽兩項大考。「全運會,是我今年的首要任務。當然田徑世錦賽,我也希望有更加出色的表現,如果能將獎牌變個顏色當然最好。」張文秀坦言,只要身體允許,自己會繼續堅持參賽。

  古希臘神話中的西西弗斯被天神懲罰,將一塊巨石推上山,滾下,再推上去。張文秀面對冰冷的鐵球,20年中,也天天擲出去,撿回來,再擲出去,從一個13歲的花季少女,直到如今已是31歲的老將。沒有人強迫她,驅使她堅持從事這項單調、枯燥運動的動力,是一個金色的夢想,一個至今未能在世界大賽上實現的目標。「我渴望在國際大賽上聽到國歌因我而奏響。」(文元 本報記者 仇建輝)

關鍵詞: 張文秀;鏈球;世錦賽;田徑;訓練;一個;自己;名將;世界;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