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國産體育電影少「爆款」 仍需強化「工匠精神」

  日前,印度寶萊塢電影《摔跤吧!爸爸》強勢席捲社交網路,口碑「爆表」,在豆瓣的評分高達9.2分。其實在5月5日首映時,《摔跤吧!爸爸》排片佔比僅為13.3%,相對同日首映的好萊塢大片《銀河護衛隊2》的44%排片佔比而言,可以説「輸在了起跑線」。隨著該片上映後口碑不斷積累,5月10日,該片上演「逆襲」,領跑單日票房,排片也因此逆勢上揚。

  這部體育題材的電影,讓冷門的運動項目摔跤逐漸為觀眾所知,讓更多的人感受到競技體育的拼搏精神和正能量。為何國産體育電影鮮有這樣叫好又叫座的佳片?體育電影還有多大的挖掘空間?

  內容專業「戲份」拿捏得當

  電影《摔跤吧!爸爸》根據印度著名摔跤手馬哈維亞‧辛格‧珀尕的真實事跡改編。影片不僅讓觀眾看到摔跤運動的熱血場面,也讓人看到競技體育背後的人文關懷:兩位印度女孩兒在小村莊長大,她們如果沒有過人的「一技之長」,只有像朋友一樣不到14歲就嫁為人婦,過著相夫教子的生活,等待她們的將會是無窮無盡的家務雜活。為了讓女兒能夠主宰自己的人生,父親冒著不被理解的風險訓練女兒,這也是對印度女性生存現狀的反思。

  雖然該片在中國上映前早已被劇透,但觀眾依然很「買賬」。「這部片子有關摔跤的內容確實比較專業,除了極個別動作,比如最後5分的動作,用慢鏡頭處理,但實際上觀賞性沒那麼強。」隨著影片熱映,四川省摔跤隊主教練鄭拉格最近接到許多朋友打來的電話,「他們説以前看不懂摔跤,現在規則、動作等在電影裏都一目了然。」

  然而,摔跤畢竟是小眾運動項目,要想讓全世界的觀眾都接受,必須要有「過硬」的故事作為支撐。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副教授楊洪濤認為,《摔跤吧!爸爸》將個人尊嚴與國家榮譽結合得很巧妙,「我們的體育電影經常用悲情的敘事方式呈現。印度電影在歌舞片中,注入幽默感,把悲情主義給化解了,讓人會心一笑,而且它從父親的視角出發,更能讓受眾産生共鳴。」

  讓楊洪濤覺得難得的是,影片把印度男女不平等的現實,用一種非常正面的角度進行解讀,「這部電影的意義在於,不僅僅是體育精神本身,更是用體育這個窗口去眺望印度社會,沒有把國家主義和國家意識形態注入進去。」

  體育電影少「爆款」需強化「工匠精神」

  我國的體育電影,早期有《女籃五號》《沙鷗》等作品,曾經激勵著幾代人努力拼搏。但近年來,卻難出「爆款」,像講述棒球的《點五步》和講述騎行的《破風》等電影,都難以「挑大梁」。

  從技術方面來説,體育電影需要記錄運動過程,體現運動美感,對設備有一定要求。比如在記錄高速運動和難度動作時,會使用運動輔助設備、專業動態攝影器材等。「但目前來説,這些問題都可以解決,想拍一部像樣的體育電影也並不是難事。」西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彭立認為,相較于技術,體育電影製作的難點是內涵。「如何用內涵去打動觀眾,並讓觀眾産生共鳴,才最為重要。」

  而電影人的專業精神,同樣決定著一部影片的質量。在《摔跤吧!爸爸》的拍攝中,主演阿米爾‧汗先讓自己在短期內增重20余公斤,呈現中年發福的體態,再用了近半年時間減掉贅肉,完成角色青年部分的戲份。阿米爾‧汗透露,也有人曾建議他用道具,但他認為這樣自己就感受不到肥胖的那種感覺,表演會打折扣。

  鄭拉格看了電影后,認為片中的演員肯定是下了功夫的:「一般來説,摔跤運動員要想練到專業,至少要8年的時間,要想像片子中‘看起來’專業,還是需要花1年的時間。」這對於演員來説,是需要極大的時間成本的。

  「不僅是體育電影,當今影視圈可能最缺的就是‘工匠精神’。」楊洪濤認為,如果去演一個運動員,你沒有運動員的膚色體魄、行為舉止,觀眾哪會認同?「阿米爾‧汗的演技是不著痕跡的,讓觀眾忘卻了明星的光環,完全把他視為一個摔跤手的父親。」

  正能量題材潛力值得挖掘

  「國內的影視作品中,體育題材的電影較少,相對而言,對武術的關注較多。」鄭拉格説,其實體育是很好的題材,有很多的正能量,能很好地教育年輕人,「希望更多的影視作品能關注到其它體育項目。」

  提起《灌籃高手》《網球王子》《百萬美元寶貝》這些耳熟能詳的體育影視作品,許多觀眾都不陌生。而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當我在談跑步時我在談些什麼》和三浦紫苑的《強風吹拂》等作品,也讓跑步這一項「單線條」的運動在字裏行間熠熠生輝。這次《摔跤吧!爸爸》成為「爆款」,也讓我們看到,體育電影出精品,也是有極大潛力的。

  「就電影本身屬性來講,體育是運動的藝術,其動態美感的傳達,非常適合電影的表現。」彭立認為,隨著公眾對體育産業的關注和熱情逐年上升,總體上國産體育題材電影的前景是比較可觀的。

  不過,如何找到合適的敘事方式,這也是體育電影一直面臨的難題。楊洪濤給出了自己的看法:賽事和故事要有機結合,既不能喧賓奪主,也不能平鋪直敘。讓敘事呈現復調式結構,是體育電影的制勝之道。如果把賽事當作唯一敘事動力,虛構的賽事遠不及真實的體育比賽能夠吸引觀眾。反之,如果把賽事之外的故事作為敘事主力,則容易偏離體育電影應有的競技主題。「這就需要在故事和賽事兩方面都拿捏得當。」

  楊洪濤認為,《一個人的奧林匹克》《黑眼睛》《隱形的翅膀》等電影通過賽事來解構敘事線索,通過人物命運的起伏來觀照社會、時代和人性,把體育競技與重大社會命題綁在一起,實現了主題的昇華。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