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68.7%受訪者購買過“心靈雞湯”類勵志書籍

  原標題:68.7%受訪者購買過“心靈雞湯”類勵志書籍

  50.2%受訪者認為“心靈雞湯”能引發讀者共鳴

  無論是在微博、微信等網絡環境中,還是在傳統出版領域,“心靈雞湯”類的文字都受到許多讀者的喜愛。有人覺得,這些作品充滿正能量,能激勵自己不斷努力;也有人認為,“雞湯喝多了”,未必是好事。

  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2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8.7%的受訪者曾購買過“心靈雞湯”類的勵志書籍,51.0%受訪者喜歡“雞湯文學”,但42.3%受訪者認為同類型書籍氾濫,缺乏新鮮感。

  受訪者中,00後佔0.4%,90後佔19.0%,80後佔53.6%,70後佔19.6%,60後佔5.9%,50後佔1.3%。

  89.7%受訪者讀過“心靈雞湯”

  “每天晚上睡覺前,基本都會讀幾篇‘心靈雞湯’。”在北京某高校讀大二的喬明澤看來,“這些文章中往往有很多生活哲理,很讓人受用”。

  “逛書店時,很容易被勵志類書籍吸引。”深圳某互聯網公司員工張銳馨平時就喜歡讀書,最近,她買了不少“勵志讀本”。

  在北京理工大學讀大三的張晨曦很少讀“雞湯”類的文章:“相比起一些人人都懂的大道理,還是經濟、歷史類的幹貨知識對我更有吸引力。”

  調查顯示,89.7%的受訪者讀過“心靈雞湯”,其中20.3%的受訪者經常讀,8.5%的受訪者從未讀過“心靈雞湯”。

  有多少人願意付費購買“心靈雞湯”類的勵志書籍呢?數據表明,11.0%的受訪者買過很多,57.7%的受訪者買過一些。還有28.0%的受訪者從未買過,3.3%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讀一些‘心靈雞湯’時,感覺文中説的仿佛就是我自己。”張銳馨説,她最喜歡的勵志類作家是李尚龍,“他寫的那本《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從標題到內容都很戳心,反映了很多年輕人身上的問題”。

  “我很喜歡劉同。”喬明澤説,“剛上大學時有段時間非常迷茫,剛好讀到他的《誰的青春不迷茫》,這本書給了我很多鼓勵,也讓我對生活有了新的規劃。”

  孫景濤(化名)是河北唐山某中學的語文老師,“我平時會建議學生多看些勵志類的文章,既能積累好詞好句,又能增強學習動力”。

  結果顯示,50.2%的受訪者認為“心靈雞湯”能引發讀者共鳴;48.0%的受訪者表示是生活壓力大,給自己鼓勵;43.9%的受訪者認為文筆優美;34.4%的受訪者認為文風溫暖;27.9%的受訪者表示能夠給自己啟迪和指導;24.8%的受訪者表示沒時間閱讀更長篇幅的文章。

  51.0%受訪者喜歡“雞湯文學”,42.3%受訪者認為缺乏新鮮感

  談及“雞湯文學”盛行的現狀,貴州某出版公司的編輯李芳(化名)表示,這是讀者和出版社之間的一種雙向選擇。“讀者偏愛勵志類的書籍,出版社就會出版更多同類型的書;反過來,某一類書的‘扎堆兒出版’也會對讀者的選擇造成影響”。

  “勵志類書籍就像快餐,吃起來過癮,卻沒什麼營養。讀得多了,會發現許多都是一個‘套路’。”張晨曦直言。

  調查中,51.0%的受訪者認為“雞湯文學”傳遞正能量,非常喜歡;42.3%的受訪者認為同類型書籍氾濫,缺乏新鮮感;39.4%的受訪者認為“心靈雞湯”過多會讓人感到矯情;30.0%的受訪者認為這是應勢所趨,無可厚非;26.3%的受訪者認為“雞湯文”大都缺乏深度,不適合作為主要閱讀類型。

  人的興趣各異,喜歡的書籍類型也不盡相同。調查顯示,除“心靈雞湯”,讀者喜愛的讀物類別還有:歷史類(37.0%)、財經類(36.9%)、傳記類(34.2%)、科普類(31.2%)、“幹貨”類(27.6%)和漫畫繪本(15.4%)等。

  “我們的閱讀不應該局限在某個類別,而應該廣泛涉獵。”張晨曦認為,只有對每個領域都有所認知,才能知道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是什麼。

  孫景濤則表達了對當下年輕人閱讀現狀的擔憂:“很多孩子沒有養成從小閱讀的習慣,對閱讀和寫作的態度是功利和應試的。”

  本次調查中,67.8%的受訪者平時閱讀的主要目的是增長知識、拓寬視野,56.4%的受訪者目的是放鬆心情,45.4%的受訪者是為了獲取最新資訊,34.5%的受訪者希望通過閱讀了解專業性觀點,還有21.7%的受訪者閱讀的目的是消磨時間。

  “年輕人愛讀勵志類書籍不是壞事,但更重要的是要培養孩子們對閱讀的熱愛,多讀‘無用之書’,享受閱讀的樂趣。”孫景濤説。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