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停派「非京牌」:共享經濟告別「野蠻生長」時代

  網約車新規最終毫無懸念的落地,事實上意味著那個野蠻生長的共享經濟1.0時代已經過去了。

  臨近網約車新政整改期限,近日,有滴滴司機反饋稱目前滴滴在北京市場已開始逐步停止對不符合新政要求的非京牌車輛進行派單。滴滴方面昨日也針對此回應表示,滴滴正按照新政逐步調整,將從今日起逐漸停止對北京三環內的非京牌車輛派單。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緩衝期,去年年底的網約車新政靴子終於落地。從滴滴快的廝殺、到優步進入,再到神州易道攪局,網約車出行市場的大戰硝煙仿佛還在昨天。如今,曾經的市場藍海已經變成紅海,來自監管規則的約束,也使這一市場趨於平靜。而投資人和市場的關注重點,也早就轉移到共享單車之上。

  儘管此前新規給予了相當緩衝期,市場由此期待著會有進一步調整空間。但現在來看,進入成熟期的網約車市場,接受監管的約束已是在所難免。想要回到兩年前那種熱火朝天的燒錢大戰已經不可能。做好準備接受這樣的「新常態」,是無論企業還是消費者都必須面對的現實,更是新經濟需要接受的考驗。

  沒有法外之地的市場,沒有規則之外的交易。網約車新政給曾經的新領域明確了行業規則,這固然是必要的。但網約車所經歷的變局,也給接下來飛速發展的共享經濟提供了前車之鑒。

  不僅在我國,來自監管的約束是共享經濟公司面臨的一大挑戰。Uber和Airbnb在世界各地都曾遭遇來自當地政府的約束政策。在美國和歐洲,酒店行業的代表曾對當地政府進行遊説,要求加強對Airbnb這類企業的監管。

  共享經濟發掘了新市場空間,也意味著打破了原有利益格局,如何平衡創新商業模式與基本社會秩序規則,將會是未來共享經濟每一個領域在發展壯大之後都將面臨的不可控風險。

  對於經過多次兼併已經成為行業巨頭的滴滴來説,即使沒有來自監管的規則更新,也需要重新調整自己的業務方向。新規出台之前大規模的滴滴優步合併,由此引發人們關於行業壟斷和價格上調的討論一如昨日。繼初始狂熱過後,以滴滴為代表的網約車需要形成自己更清晰的商業模式架構,政策只是推動這一轉型的最後一根稻草。

  相比1.0時代「第一個吃螃蟹」的網約車,如今共享單車這類新興經濟模式已經有了更多經驗。如何在發掘新市場、實踐新模式的基礎上盡可能地合規可控,是新經濟領域下一步需要思考的方向,也是必須面對的門檻。

  據最新消息,北京市西城區交通委近日已約談了摩拜、ofo,要求企業在接受政府部門管理的同時,控制全區共享單車數量,同時從即日起,西城區10條大街將禁止停放共享單車。

  網約車新規最終毫無懸念的落地,事實上意味著那個野蠻生長的共享經濟1.0時代已經過去了。對於目前的創新創業來説,2.0時代的共享經濟,需要創業公司更加注意政策風控的把握。(邊際)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