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網約車充值萬元戶變「僵屍」 遭資本拋棄內外焦灼

  易到用車用戶反饋退款不到賬,近日被監管部門點名了。這不是網約車近期首遭被詬病「耍流氓」:乘客吐槽漲價、拒單一再刷下限。看似優惠的「充值返現」和被看似自願的「高峰溢價」並不是想象的那麼「美」;司機痛訴:「如今拆橋趕人走」;行業內更是頻頻爆出「核心團隊集體跳槽」……

  記者觀察發現,從挖角者到被挖者,昔日的互聯網行業「霸主」,在行業規範、市場變化等大勢面前,卻只知抱著資本的大腿,而並不主動提升服務與平台優勢,一旦「缺錢」就矛盾四起,而這正與共享經濟的發展理念背道而馳。

  司機訴説:「我為啥既拿不到錢又退不了夥」

  「專車剛興起時,XX(平台名)怎麼對司機的?又送手機又送水,又幫買車又幫買車險;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網約車合法了,XX就開始玩‘變臉’,最先被排擠出局的正是司機……」一位曾輾轉多個網約車平台的司機告訴記者,「多個平台都開始對司機下狠手。」

  這一説法,在最近一個月裏得到越來越多網約車司機的證實,他們反映的「不公平處境」,主要有「外地牌轉正無門遭平台拋棄」「變相滯扣工資」「退車退夥門檻高」等方面。

  一位準備退出廣州市場的粵J牌網約車司機深有感觸:「即使在政策落地前一個月,與幾家平台合作的本地車隊仲介還在瘋狂拉人,口口聲聲承諾‘車籍不是問題,即使政策收緊,也可以轉成高端車型’,沒想到政策落地後,最先趕走的卻是我們這些等待成為‘高端車’的外地車……」他坦言,過完春節後同行流失很多:「我們車隊從剛開始三十多人,到現在只剩下十幾人。」

  更令司機們感到鬱悶的是,乘客會把距離遠、溢價的壞情緒發泄到他們身上,而他們卻並沒有因為接到更多的遠距離派單或溢價單而增加收入:「首先好評率驟降,其次就是溢價的大頭都被平台拿走了,我們還要自掏腰包為遠距離派單的油費埋單。」

  許多失望的網約車司機,與充值後怒刪App的乘客一樣:賬戶裏的餘額不要了。

  平台證實: 「充值萬元用戶幾個月沒動了」

  為了印證乘客、司機的説法,記者隨後諮詢了幾家網約車平台,雖均未得到正面回應,但不止一家平台的有關負責人向記者證實了一條有價值的信息:許多重點監測的大客戶,賬戶有幾個月沒動了。

  其中一家平台負責人透露:「總公司當初為了增加用戶,尤其一些高端用戶,辦了一系列的‘充返’優惠活動……有幾位充值1萬元的用戶,這幾個月活躍度很低,甚至最近幾個月都沒用車,還不止一位。」這位負責人透露,對於充值達到一定額度的高端用戶,平台都會有專門的監測和維護團隊,而對於越來越多高端客戶「冷淡」平台的市場反應,總公司已經留意到,並且開會準備出手補救了。

  就在網約車調查進入更深一步時,一家網約車平台的技術部門有關負責人M女士發來一條消息:「老大離職了,小夥伴們都在糾結要不要跟著一起走,其中一些已經在走程序了……」

  行業深喉:遭資本拋棄 網約車內外焦灼

  就在網約車平台循環經歷著乘客離開、司機離開、員工離開以及産業鏈離開的時候,又一個「隊友」的離開,被認為幾乎是「壓垮平台的最後一根稻草」——資本。

  北京一位關注互聯網行業投資的研究者告訴記者:「互聯網行業背後的資本大鱷正變得越來越謹慎,他們更被合法的、有客觀評估的以及市場潛力的行業所吸引,而這也是網約車平台焦慮的最重要原因。」

  記者走訪也了解到,繼網約車之後,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分時租賃等一系列行業,正在快速崛起。有行業人士表示,「不可否認的是,共享單車等互聯網‘新貴’,在出租車行業改革政策落地後,分流了一部分網約車的資金流。」

  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資人透露:「現在市場正在趨向成熟,無論哪個行業,不是只要有個‘共享’的概念就能一勞永逸,無條件地獲取資本青睞,你要想清楚你究竟‘共享’了什麼,解決了多少城市問題,而不是抱著資本的大腿,卻充當一個麻煩製造者。」(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劉冉冉)

  相關連結

  共享單車信用免押

  廣州日報訊 (全媒體記者劉幸)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無需交納99元押金,即可享受ofo的騎行服務。記者昨日從螞蟻金服獲悉,ofo宣佈與芝麻信用達成戰略合作,開啟共享單車的信用免押模式。凡上海地區ofo用戶,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無需交納99元押金,即可享受ofo的騎行服務。這意味著,共享單車的龍頭企業ofo將嘗試告別「押金模式」,推行「信用模式」。

  此前,永安行、騎唄、優拜、北京公共自行車等共享單車企業均已引入芝麻信用,可以免押金騎車,目前已覆蓋全國210多個城市。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