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耶倫發佈會必讀:我們為何今日加息

  美聯儲稍早決定將基準利率調升0.25個基點,至0.75%-1.0%,同時僅對未來三年的利率預期進行微調,只比去年12月的預期多出一次,即今年還將加息兩次,2018年為三次,而最遠期的2019年為四次較原來多出一次。

  淩晨2點30分,聯儲主席耶倫召開新聞發佈會,共回答了記者16個問題,以下為最重要的11個問答。

  1.為何今天加息?

  耶倫在開場白中首先闡述了這一市場最關注的問題: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認為,如果經濟狀況的進展符合預期,逐漸提升聯邦基金利率對達成和維持聯儲的目標是合適的,今天的決策就是這一預期的體現:美國經濟繼續以適度步伐增長,收入增長穩固,消費者信心處在相對較高水平,家庭財富持續支持家庭開支的增長,去年多數時段內疲軟的企業投資近來已開始企穩。

  FOMC預計未來幾年核心通脹將上漲,而整體通脹將穩定在約2%的水平,將符合長期目標;FOMC對今年和明年經通脹調整的GDP增長率預期為2.1%,2019年為1.9%,略高於較長期水平;FOMC預計到今年四季度失業率將為4.5%,此後兩年將維持這一水平,將略低於較長期的正常水平;鋻於經濟穩步朝向最大化就業和物價穩定發展,小幅調升聯邦基金利率是合適的。聯儲依然預計經濟的持續走強將為逐步調升基準利率,達成和維持聯儲的法定目標奠定基礎。

  此外,今天的加息決定還體現了我們的如下看法:在縮減某些政策的寬鬆度方面等待太久可能會迫使我們在未來某個時刻快速加息,這可能帶來擾亂金融市場和導致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

  2.問:您説過如果落後形勢,未來可能需要快速加息,您能表述一下到底有多快嗎?

  耶倫:我不能確定地告訴你到底有多快,你們已看到了我們的中位預期,從今年來看,總計加息三次可以被視為是我們所説的逐漸加息。目前我們的貨幣政策是寬鬆的,也就是説,聯邦基金利率低於中性利率,但距離並不是很遠。中性利率指的是能保持經濟平穩增長的利率,我們既無需加息給經濟踩剎車,也無需降息來推動經濟加速增長。

  未來到底需要加息多少次?我們今天發佈的經濟預期概要(SEP)已給出了本委員會的判斷,即使多一次或下一次加息,我依然認為這樣的加息步伐依然可稱為逐漸。(新浪財經注:耶倫的言外之意,如果多上兩次或更多,可能就算得上快速加息了,目前美聯儲的加息次數預期是今年還有2次、明年3次、後年4次。)

  3.問:經合組織和IMF都調升了對美國經濟的預期,部分是因為預計特朗普新政府將採取的政策,但聯儲似乎沒有根據這一情況對經濟作出再評估,你們討論了如果大規模減稅或加大基建的法案獲通過對經濟的影響嗎?你們在聲明中還去掉了在逐漸加息之前的詞「只有」,為什麼?

  耶倫:我們沒有討論潛在政策變化的細節,我們認為這些政策的時機、規模和變化的細節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在我們更為了解可能生效的政策之前,我們沒有必要就此作出決策。我們有時間來觀察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

  我們的確取消了聲明中這個「只有」的措辭,我認為這不應該被過度解讀,我認為這只是一個相對較小的調整,如果考慮我們對經濟的預期與去年12月相比基本一致,在這樣的整體情境當中,這確實只是一個小調整。我們在經濟的增速,及聯邦基金利率的可能路徑方面,預期基本沒有變化。我們認為,聯邦基金利率的逐漸提升是恰當的,去掉「只有」不是什麼顯著的改變。

  4.問:您與新財長會過面嗎?如果沒有,你們何時將會晤?準備談什麼?您已經會晤過特朗普總統嗎?如果沒有,您希望何時見他?準備討論什麼問題?

  耶倫:我已經與新財長姆努欽會晤過幾次,我已經開始逐漸了解他。聯儲主席和財長保持有規律的接觸是我們的傳統。我非常期待與財長建立良好關係。我們已經討論過經濟、監管目標和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FSOC)在全球經濟發展方面的工作,我期待與他合力工作。我也面見過總統了,我們進行了一次很短暫的會晤,我對這次會晤很滿意。

  5.問:您説聯邦基金利率的中性水平目前很低,它與通脹率到底有多接近?您估計未來幾年中什麼力量將推升中性利率?其中包括財政政策嗎?

  耶倫:有證據表明,實際中性利率可能接近1%或略低於此,我們過去幾次會議對較長期聯邦基金利率的中位預期表明,該數字約為3%,考慮到我們對通脹的預期為2%,這就是説實際的中性利率約是1%。為什麼如此之低?有非常強烈的證據表明,這一利率(實際中性利率)在過去一段時間是持續下降的,不僅在美國,在很多發達國家都如此,而且這種下滑之後可能伴隨著金融危機。

  我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與人口的增長放緩,以及生産率的增長放緩有關。近來有一些研究表明,實際的中性利率可能要更低,一些估計是約為0%。我們判斷中性利率隨著時間推移將增高部分是基於家庭、企業縮減開支的謹慎和避險立場會逐漸消散。中性利率的變化存在一些不確定性,可能受到財政政策變化的影響,具體將取決於政策的具體內容、規模和政策對經濟供需兩端的影響。

  6.問:在上次會議的紀要發佈後,到本月初您在芝加哥發表演講前,市場對今天將加息的預期大幅飆升,在這兩周時間內發生了什麼,導致聯儲多位官員發出今天將加息的信號?

  耶倫:要考察整個時期的情況。去年12月我們就説過,經濟面臨的上下行風險是相當的,如果經濟發展符合我們的預期,加息幾次可能是恰當的。1月會議的紀要顯示,幾位委員認為,如果情況繼續如預期發展,很快進行加息是合適的。

  而我在國會作證中曾指出,經濟的發展符合我們的預期。隨著我們看到的數據繼續符合我們的預期,同僚和我因此都作出了明確的表述。

  7.問:您和財長姆努欽即將參加週末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您對這次會議有何期待?G20會作出世界經濟已走出低谷,已表現得更好的評估嗎?世界經濟依然面臨什麼風險?其中之一會不會是美聯儲加息太快?

  耶倫:我們總是就經濟前景和我國經濟的發展交換看法,我的任務就是向他們解釋美國的貨幣政策,向他們闡述我今天説過的內容,闡述美國貨幣政策的前景。公平地説,全球經濟正在改善,與我們G20的同行上次會晤時相比,世界經濟略顯強勁了一些,其面臨的上下行風險更為均衡,全球經濟在中期依然面臨一系列重大風險,我們將在週末的會議上進行討論。

  8.問:美國經濟到底在去年12月和今年3月之間發生了什麼?GDP的追蹤預期非常低,薪酬指標的增長也不足以在短期內推動通脹增長,消費者開支沒有大幅提速,特朗普政府的財政政策也不知到底會怎樣?但聯儲今天卻加息了,你們的動機是什麼?為什麼聯儲要在今天行動?

  耶倫:GDP是一個波動很大的數據。從過去幾個季度平均看,經濟每年的增長約為2%,你可以看我們的預期數據,我們預計未來幾年也會如此。失業率沒有大幅下降部分是因為更多的人重新開始找工作,過去三年中勞動參與率基本是持平的。這些年就業崗位的創造表現不錯,而且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我們預計勞動力市場將進一步改善,失業率將繼續下降,在未來幾年都維持在低位。我們的政策取決於數據,正如你所説,數據沒有特別顯著的好轉,但數據在季度間的波動始終存在,我們對經濟前景的看法並沒有因此而改變。

  9.問:通過今天的加息,您希望向美國消費者傳遞怎樣的信息?

  耶倫:最簡單直接的信息是美國經濟表現良好。我們對美國經濟的實力以及抵禦衝擊的能力抱有信心。過去幾年美國經濟的表現都不錯。金融危機以來,我們已創造了約1600萬個崗位,失業率持續下降。更多的人對自己在勞動力市場的前景感覺更為樂觀。

  這並不是説對每個美國人都如此,技能較差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可能面臨就業問題,經濟的某些部門也是如此。但眾多的美國人面對的是一個更強勁,個人感覺也更好的勞動力市場,薪酬通脹正在提升。我認為美國消費者有理由對經濟前景感覺良好。

  10.問:某些財政政策,比如邊境調節稅可能導致美元在短期內大幅走強,我知道您不會對具體政策發表評論,但如果美元突然走強,比如突然漲了20%,姑且無論原因是什麼,您認為這會對美國經濟、特別是出口和製造業有什麼影響?對美國的貨幣政策呢?

  耶倫: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你想説的可能是,如果徵收邊境調節稅,如果匯率不進行相應調整,美國的進口價格將上漲,而如果美元大幅波動,一些分析師已指出,這可能完全抵消邊境稅對美國進口商品的影響。但是,這最終不會對美國的通脹或GDP增長率有什麼影響。

  還有一種情況是很難回答的,就是尋求安全的資金涌入美元,如果這種情況發生美元將被大幅推升,這將壓低通脹,對美國的出口增長産生不利影響,同時往往會促進美國的進口。關於這個問題有很多討論,我認為這一假設下的問題過於複雜而且太不確定。

  11.問:一些美聯儲批評家指出,聯儲加息加得太快,因為薪酬的增速不足以支持加息。你對此有何評價?

  耶倫:我樂於看到薪酬有所增長,我也認為薪酬也有進一步上漲的空間。但我們的目標是最大化就業和物價穩定,我們必須考慮什麼樣的利率路徑對達成上述目標是合適的。一個拖累薪酬增長的因素是生産率增長非常緩慢。我認為隨著勞動力市場的趨緊薪酬將出現上漲壓力。薪酬增長是一個表明我們接近最大化就業的信號,但就推動薪酬增長而言,生産率是一個更為重要的因素。(證券時報網快訊中心)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