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陸遊也是“老藥工” 詩中記載自己醫藥學活動

  南宋愛國詩人陸遊,以高産作品著稱,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今尚存九千三百余首,是我國現存詩作最多的詩人。陸遊留給人們所熟悉的還有他和表妹唐琬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不過,陸遊也是個“老藥工”,卻鮮為人知。

  或許是古代文人兼習醫理的緣故,作為高産詩人的陸遊在雲遊名山寫詩作詞的同時,也喜歡採集草藥。在他留下的9300多首詩中,有許多記載他的醫藥學活動。陸遊在《五律‧自訟》雲:“採藥思長往;傳書卻小留。” 在《急雨》中謂:“疾雷載雨輸膏澤,茂樹生風洗鬱蒸。採藥喜逢岷下客,説詩曾對剡中僧。”這些詩充分記載了陸遊採藥的實踐活動。

  其實,在成為大詩人之前,陸遊從小就喜讀醫書,在家鄉紹興時,還親自執鋤,治地開藥圃,種植藥草,配制丸丹,他家常有“杵聲起”,不時飄出“藥塵香”。這可在陸遊的《藥圃》詩中得到印證:“少年讀爾雅,亦喜騷人語。幸茲身少閒,治地開藥圃。……老夫病若失,稚子喜欲舞。”

  由于喜愛醫藥,陸遊在中藥鑒別和炮制方面也積累了很多經驗。如《山村徑行因施藥》寫道:“村翁不解讀《草本》,爭就先生辨藥苗。”充分顯示了陸遊虛心好學刻苦學習中藥鑒別知識。而且,為了掌握中藥鑒別知識,陸遊還不辭艱辛,在嚴冬或者疾病纏身之時仍然孜孜不倦鑽研中藥知識,進行炮制活動,在他的詩中記載:“寒氣薄腠理,沉痛結心膂。遣奴買藥物,日夜事炮煮。”在56歲時,陸遊還將他平生收集驗證的一百多個藥方編輯成了《陸氏續集驗方》2卷,可惜已佚。

  陸遊成為“老藥工”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他身在朝中不忘百姓疾苦。1175年,范成大鎮蜀,邀陸遊至其幕中任參議官。他目睹成都百姓染病待斃的慘狀,慷慨解囊,廣置藥缸于街頭,親自配制湯藥,請患者飲藥,治愈許多人。他曾作詩曰:“我遊四方不得意,陽狂施藥成都市,大飄滿貯隨所求,聊為饑民起憔悴。”有關他的治病施藥詩句有: “蓍囊藥笈每隨身,問病求佔日日新,向道不能渠豈信,隨宜酬答免違人”;“藥粗野志偏生效,詩淺山僧妄謂工”;“兒扶一老候溪邊,來告頭風久未痊,不用更求芎芷輩,吾詩讀罷自醒然”;“驢肩每帶藥囊行,村巷歡欣夾道迎,共説向來曾活我,生兒多以陸為名”;“舉手扣柴扉,病叟喜出迎,以我語蟬聯,未寒疇昔盟,解囊付之藥,與爾共長生”。

  晚年的陸遊,更是為百姓著想,“村西行醫到村東,沙路溪流曲折通。莫為梅花開早晚,杖藜到處即春風。”陸遊到處為百姓行醫施藥,贏得了眾人對他的愛戴。(鄔時民)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