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提升軍隊戰鬥力要看數量更看質量

  “兵在精,不在多,斯言至矣。蓋謂兵力之大小,不在其數量,尤其在品質也”

  提升軍隊戰鬥力要看數量更看質量

  ——學習習主席國防和軍隊建設重要論述貫穿的軍事辯證法思想之八

  一支軍隊的戰鬥力如何,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其數量和質量關係的優化程度。在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征程中,習主席深謀遠慮,統籌謀劃數量規模,著力提升質量水平,明確要求“打造精銳作戰力量,優化規模結構和部隊編成,推動我軍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轉變”,指明了我軍戰鬥力建設的基本方向,閃耀著軍事辯證法的思想光輝。

  數量和質量是軍事辯證法中的重要範疇,是軍隊戰鬥力強弱的內在根據

  唯物辯證法認為,事物的發展總是由量變到質變,又在新質的基礎上開始新的量變。軍隊的數量與質量是軍事辯證法的重要範疇,二者有機聯絡、內在統一。一方面,軍隊的數量體現並保障著軍隊的質量,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兵力和兵器眾多者在戰爭中總是展現出不可輕視的優勢;另一方面,軍隊的質量又制約著軍隊的數量,質量較高的軍隊往往能以少勝多。軍隊的數量與質量相互補充,相互轉化。一般來講,數量上的優勢可以相對彌補質量上的缺陷,而質量上的優勢又可以彌補數量上的不足。比較典型的案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蘇德戰爭,戰爭初期,德國利用質量優勢取得重大軍事勝利,蘇軍一路潰敗;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德國因兵力不足深陷蘇軍重重包圍之中導致慘敗。

  軍隊數量和質量之間的關係,是隨著戰爭形態的演進而不斷變化的。冷兵器時代,交戰雙方使用的武器和戰術技術因簡單而少有差異,戰鬥力的強弱主要取決於數量。以火器為標誌的熱兵器時代,新的軍兵種相繼涌現,武器的強大與軍隊機動力的提高,使戰鬥力大幅度提升,戰鬥力的強弱不僅取決於數量,同時取決於質量。機械化、信息化戰爭的今天,大量現代科學技術廣泛運用於軍事領域,為提升軍隊的質量水平提供了越來越多的手段,發達軍隊與落後軍隊正在形成新的“代差”,質量因素在戰鬥力建設中已經躍居主導地位,開始發揮決定性作用。習主席深刻把握世界新軍事革命發展演變趨勢,著眼搶佔未來軍事競爭戰略制高點,領導和部署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通過裁減軍隊員額、優化結構編成等一系列舉措,注重以結構功能優化牽引規模調整,推動我軍戰鬥力建設向前發展。

  與時俱進,不斷深化對軍隊數量和質量辯證關係的認識

  軍隊數量和質量之間的辯證關係,自古以來就是兵家關注的熱點。軍事家孫武曾説:“兵非益多也”。近代軍事家蔣百里一針見血指出:“兵在精,不在多,斯言至矣。蓋謂兵力之大小,不在其數量,尤其在品質也。”縱觀古往今來的軍隊,勝利者無不是很好把握了敵我雙方的優劣,更勝一籌地發揮了規模結構效益。

  我軍自誕生之日起,就高度重視統籌數量和質量關係。建軍之初,兵力不足是我軍的短板弱項,不斷壯大隊伍是革命所需。與此同時,我們隊伍的質量建設也從未停止過。毛澤東指出,我軍是無産階級的革命軍隊,雖然佔據了政治上的絕對優勢,但是在自身的建設和發展當中,還是要不斷壯大自己,在保證數量基礎的同時,要注重質量建設。“兵多不勝養。”抗戰結束後,面對新形勢新任務,毛澤東提出:“兵貴精不貴多,仍是今後建軍原則之一。”建國以來,走精兵之路是我軍一以貫之的方針。隨著世界新軍事變革的不斷深入,我軍規模結構建設與發達國家相比有較大差距,特別是老舊裝備、非戰鬥隊伍比重偏大,新型作戰力量薄弱,與我軍新的使命任務不相匹配,已經到了必須抓住時機促成質變、實現戰鬥力躍升的關鍵時刻。然而,“精”不意味著放棄數量建設。應看到,我們作為一個發展中大國,仍然面臨多元複雜的安全威脅,生存安全問題和發展安全問題、傳統安全問題和非傳統安全問題相互交織,維護國家統一、維護領土完整、維護髮展利益的任務艱巨繁重。同時,我軍還承擔搶險救災、國際維和、國際救援等非戰爭軍事行動,還要應對地區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活動威脅。“兵少不足衛”,軍隊保持一定規模是防禦必需。習主席指出,軍事力量能不能成為保底的手段,要看數量,更要看質量。這一重要論述很好地把握了世界大勢和我國國情,為我軍規模結構建設指明了方向。

  把握數量和質量辯證關係,走中國特色精兵之路

  走精兵之路,有利於我軍進一步調整優化規模結構,把軍隊搞得更加精幹、編成更加科學;有利於集中資源,加快信息化建設,提高建設質量。我們應按照習主席指示要求,積極穩妥推進國防和軍隊改革,努力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堅持減少數量、提高質量,優化兵力規模構成,打造精幹高效的現代化常備軍。長期以來受各種主客觀因素影響,我軍總的數量規模還有些偏大,軍兵種比例、官兵比例、部隊和機關比例、部隊和院校比例不夠合理,非戰鬥機構和人員偏多,作戰部隊不充實,老舊裝備數量多、新型作戰力量少等問題仍然比較突出。尤其要看到,面對我國由大向強發展的新形勢,面對我軍使命任務拓展的新要求,更加需要聚焦力量體系的短板弱項,深入推進改革,徹底解決多年來想解決但一直沒有解決好的深層次矛盾問題,全面提高我軍能打仗、打勝仗能力。

  堅持體系建設、一體運用,調整力量結構佈局,打造以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聯合作戰力量體系。構建具有陸、海、空、天、電、信息等全維領域強大作戰功能的聯合作戰力量體系,已成為打贏信息化戰爭的關鍵所在。習主席指出,要強化信息主導、體系支撐、精兵作戰、聯合製勝的觀念。他強調要堅持問題導向,注重構建新體制下聯合作戰力量體系,注重通過重點突破帶動整體推進。這輪改革最先啟動的是重塑領導指揮體制,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其中,將構建聯合作戰指揮機構作為重中之重,完善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健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可以更好地把諸軍兵種力量統起來、聯起來、用起來。聯合指揮的基本依託是信息網絡。習主席明確要求,要扭住網絡信息體系這個抓手,把各種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融合為一個有機整體。我們要充分利用科技發展最新成果,大力培養信息化建設專門人才,全面加強軟硬體建設,儘快構建真正適應聯合作戰要求的、足以支撐聯合訓練與作戰的信息網絡。

  堅持需求牽引、創新驅動,改革作戰部隊編成,打造具備多種能力和廣泛作戰適應性的部隊。創新能力是一支軍隊的核心競爭力,也是生成和提高戰鬥力的加速器。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的發展變化,對優化部隊編成、提升多種作戰能力提出了新的需求,主要表現為:由能量主導制勝向信息主導制勝轉變,由規模制勝向精確制勝轉變,由殲敵制勝向破體制勝轉變,由要素疊加制勝向整體聯動制勝轉變。這就要求我軍必須儘快“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部隊編成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方向發展”。我們要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推動軍事理論、技術、組織、管理、文化等各方面創新,不斷提高創新對戰鬥力增長的貢獻率,爭取實現“彎道超車”,實現由跟跑並跑向並跑領跑轉變,努力“構建能夠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的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作者係南京政治學院軍事思想與軍事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湯曉華)

關鍵詞: 軍隊;數量;質量;作戰;戰鬥力;我軍;建設;軍事;力量;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