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綜合

台媒評《流浪地球》:未來的世界需要中國價值觀

  台灣《旺報》15日發表評論稱,《流浪地球》成為了大陸電影走出去的一個代表,成為西方認識中國的一扇窗戶。世界期待通過電影等多種方式來認識大陸,大陸也需要承載思想價值的作品來闡述自己的理念。在一個互動越加頻密、誤解誤判加深、人類未來更多未知的世界,需要更多的中國價值觀。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眾正在影廳觀看電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文章摘編如下:

  這個春節,一部大陸本土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火了。目前,票房已超30億人民幣,話題熱度不減,成為繼2017年上映的《戰狼2》後又一部現象級作品。

  電影改編自大陸科幻作家劉慈欣的同名小説,講述了太陽毀滅前夕,人類在驅動整個地球逃往新星系征途中發生的故事,大陸救援隊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帶領各國救援隊拯救了人類的家園。

  有意思的是,這部片子在大陸的評論幾乎分成了兩派,讚譽與批評俱在,國外卻幾乎一邊倒給予好評。

  美國互聯網電影資料庫IMDb打出8.0分的高分。《紐約時報》評價:中國在太空探索領域是後來者,在電影業中,中國也是科幻片領域的後來者,不過“這種局面就要改變了”。《金融時報》評價:中國電影人開始有信心挑戰被好萊塢壟斷多年的科幻片了,不少外國觀眾評價“很酷”、“很中國”。

  墻內開花墻外更香的原因,一是這部主要由大陸本土團隊完成的科幻片製作水平,超出了西方觀眾對大陸電影的認知,因而刮目相看;二是其中所展現的精神內核,包括家國情懷、故土情節以及集體主義救援方式等,讓西方感覺與好萊塢模式不同,耳目一新。

  導演郭帆雖説此片無意做價值輸出,因為中國電影“還沒到那個時候”。但在客觀效果上,《流浪地球》成為了大陸電影走出去的一個代表,成為西方認識中國的一扇窗戶。

  東西方文明衝突方興未艾,中國電影走出去正逢其時。電影是國力的折射,也是國家思維的表現。世界期待通過電影等多種方式來認識大陸,大陸也需要承載思想價值的作品來闡述自己的理念。在一個互動愈加頻密、誤解誤判加深、人類未來更多未知的世界,需要更多的中國價值觀。

民眾觀看電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首先,這個世界本就是多元的,各國、各個區域有不同的發展方式,也有不同的價值理念。世界需要傾聽來自非西方的、新興國家的聲音,這於世界是一種有益補充。

  比如,與個人英雄主義相對應的集體主義精神,在救援協作方面是不是更有效率?比如,與保護主義壁壘相對應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是不是更符合人類本就同命相連的現實,也更有助於應對共同的挑戰?

  中國的價值觀也許會為當今世界面臨的一些困難,提供一種解決方案,也可為長期處於主流地位的西方價值觀,提供一種新的思考。

  其次,中國綿長延續的歷史,和當代改革開放事業中積累的精神財富,是大陸文化自信的來源。

  中國價值觀是什麼?從人的塑造層面來説,有士的精神、俠的精神、君子的精神;從道德修養方面來説,有仁愛、忠孝、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從看待世界的角度來説,有和而不同、各美其美、美美與共,有天下大同;從天命與人命的關係説,有天人合一,也有精衛填海、愚公移山;從探索國家發展之路説,既有摸著石頭過河的靈活審慎,也有從民為邦本到為人民服務的一脈相承;對家園,既以胸懷天下為己任,也有落葉歸根的情節。這些價值觀在《流浪地球》裏已見一斑。

  所以,中國價值的內涵既是豐富的也是不斷衍變的,需要更多主動的總結和挖掘,需要更多創新的載體來展現。

  上一部獲得西方高度評價的,展現東方精神世界的電影是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如果説《臥虎藏龍》講述了一個江湖中國、道義中國的故事,那麼未來還需要更多從現實世界中、從對未來的想象中講述中國的作品。2018年電影市場的黑馬《我不是藥神》及《流浪地球》都是良好的探索。

  當然,民族的即是世界的,卻不代表中國的價值觀應該是孤立的,在與世界各國交融的進程中,中華文明本就汲取了各方營養。中國價值觀也需要找到更多與全球多種價值互聯、共通的東西。

  比如片中所流露對親情的依戀、對希望的堅持以及高尚的犧牲精神,讓西方觀眾感到熟悉,容易獲得共鳴。影片製作過程所體現的不計代價的築夢精神,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也是各國電影業的共同價值追求。

  相較《戰狼2》中濃烈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感,《流浪地球》的動人之處是既凸顯了中國的擔當和責任,也刻畫了全球行動和國際合作,當然未來或許可以刻畫得更為豐滿。這本身即傳遞了一種中國價值。

關鍵詞: 中國;世界;台媒;電影;地球;價值觀;大陸;精神;未來;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