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綜合

新舊交織下的鹿港小鎮

  必須承認,被一場突如其來的雨困在鹿港藝術村時,我的心情是鬱悶的。這個位於彰化的小鎮,是台灣最早的開埠港之一,30多年前又因羅大佑的歌曲《鹿港小鎮》而揚名。這裡不但是台灣尋古懷舊的勝地,也成為不少大陸歌迷心中嚮往的地方。

  香火綿延

  鹿港的確是懷舊的好地方。這裡曾經千帆雲集,壓艙石多到鋪滿道路;而店舖櫛比鱗次、屋頂連著屋頂,讓整條街“不見天”。儘管隨著港口衰落、榮景不再,“不見天街”日據時期便被拆除,但老店舖浮雕在門楣上的招牌仍在,閩南風格的紅磚古厝散佈街巷,更有大小廟宇不時飄來的裊裊香氣。

  曾經的“不見天街”,如今是中山路,一端是天后宮,另一端是龍山寺。300多年曆史的天后宮,相傳供奉的是福建水師提督施瑯收復台灣時,自湄洲祖廟恭請的媽祖像。也因此,鹿港天后宮被認為是台灣400多座媽祖廟之冠。龍山寺主祀觀音菩薩,創建於明末清初,與天后宮一樣,都是三進二院的建築格局,都有令人驚艷的精緻雕刻和八卦藻井。

  值得一提的是,天后宮有滿滿的香火氣,清晨開始便人流不息,信眾執香奉果,熱鬧非凡;宮外招牌林立,各色小吃挑逗人們的味蕾。龍山寺則不然,門前廣場乾淨到不留片羽,連賣香的都沒有。一位當地阿嬤説,不知為什麼沒人在龍山寺前擺攤。山門之內,沒有紀念品出售,除了香客、遊客,一位中年男子坐在一隅大聲誦經,越發顯得整座廟宇清凈莊嚴。

  很少有地方像鹿港這樣廟宇密集,小鎮共有近60座廟宇,供奉著從觀音、媽祖到關公、城隍等神明,還有眾多王爺廟、宗族廟,以及因此保留下來的傳統祭祀儀式。綿延的香火令人感嘆,無論歲月流轉、人事更迭,屬於精神的那部分總會代代留傳。

  古風新韻

  然而,“遊客化”似乎是每個熱門景點必經的誘惑,保守到拒絕鐵路入鎮的鹿港也不能例外。保存最完好的埔頭、瑤林、大有三條老街,紅磚鋪地,巷弄曲折。不少舊日風情仍在,如“半邊井”,一半自家喝水、一半路人取用,訴説著昔時的古道熱腸;當然也有很多旅遊景點開設了紀念品店,賣著長得差不多的商品。

  令人驚訝和惋惜的是,鹿港街頭竟然也有目前最熱門的抓娃娃機店。抓娃娃機店因為收益不錯,近兩年在全台灣攻城略地,憑什麼鹿港就不該有呢?可是,一邊是擺滿深紅神桌、墻壁被香火熏得昏黃、仿佛幾十年不曾變過的佛器店,另一邊卻是耀眼燈光下,一排排粉粧玉砌的抓娃娃機。一墻之隔那麼強烈的反差,其他地方也不多見。

  呵護傳統

  雨點劈頭蓋臉打下來時,正走在老街旁邊的鹿港藝術村——當地政府免費提供給藝術工作者使用的兩排小房子。街上行人稀落,大部分工作室都已關門。施俊雄仍在自己工坊中,為一排小獅子頭上色。

  鹿港是傳統工藝重鎮,木器、竹器、錫器、木雕和燈籠等製作,還保留著幾百年前傳自福建、廣東的古法。施俊雄製作的傳統獅頭面目,並非大家熟知的工藝。他説,父親那一代舞獅人自己做獅頭,現在的人就不太會做了。“我爸爸在我二十幾歲時就過世了。有客人來問能不能做,剛好我會做。”自此,施俊雄就開始了製作並收集獅子頭的生涯。

  “有人定制,我便做兩個。一個交客戶,一個自己留著。”30多年來,施俊雄已經收藏了四五十個獅頭。在他看來,每個獅子頭都有當時、當地的特色:“看這個像竹篩子一樣的獅頭,不精緻也不漂亮。父親那一代人那時剛從大陸遷到台灣,要生活,沒什麼材料,就用很簡單的東西做獅子……”

  施俊雄説自己是退休工人,退休後不但他做,兒子下班也會過來幫忙。“你想,祖先留下的獅子快壞掉了,我幫你修好了,你會很高興,我也會很高興。這不是錢的問題,那種成就感不知怎麼表達。”

  鹿港映像工作室也亮著燈。談起鹿港歷史,文史工作者陳仕賢如數家珍。他已經寫了十幾本關於鹿港歷史及民俗的書。為了寫這些書,他自費到福建泉州、惠安等地多次考察。“出書一定賠錢,”陳仕賢説,“可是我願意啊!有些事情不能等有錢才做……”

  據説羅大佑寫歌時不曾到過鹿港。仿佛冥冥中的天意,鹿港誤打誤撞成了漂泊在都會、無所適從的情感寄託。時代進步,鹿港不可能永遠沒有霓虹燈,但只要有這些呵護傳統的人在,鹿港仍是很多人的心靈之鄉。(記者 孫立極)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