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綜合

台灣古建築學家在晉“穿墻透壁”展中國古建之美

  八邊中一面墻被剖開的應縣木塔、上下分層掀蓋的紫禁城三大殿、縱剖的五台山佛光寺東大殿……在台灣古建築學家李乾朗的畫筆下,中國古建築複雜而優美的內部結構一覽無余。

  5月18日至8月19日,李乾朗古建築手繪作品在山西博物院展出。該展覽分為“話畫古建築”“帝王的國度”“眾生的居所”“神靈的殿堂”4個單元,通過20種建築類型、近百幅別具特色的古建築手繪藝術作品,解剖呈現中國古建築之美。

  今年69歲的李乾朗來自台灣新北市,畢業于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係,曾任教于淡江大學、文化大學、輔仁大學、中原大學、台北大學等高校,講授中國建築史、古跡維護等課程。2005年起,他嘗試手繪古建築的透視和解剖圖。

  “為什麼我要畫古建築,而不用相機照呢?”李乾朗説,人們不到1秒鐘就能拍一張照片,大量照片拍完後都視而不見。於是他把相機收起來,開始靠眼睛看,畫古建築可以讓他看到更多有意義的東西,尤其透視和解剖圖可以充分表現古建築所凝聚的古人智慧。

  李乾朗還以不少中外名畫為例,表達中國與西洋建築畫的差異。西方畫師重視幾何學原理,使建築在紙上呈現出立體感;而中國古畫家常將遠景畫在高處,或以長卷構圖,將廣闊的景色以多視點方法展現出來。

  “在古代,中國人畫古建築是不畫光線的,認為是永恒的。中國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留學回國後,1932年繪製的薊縣獨樂寺觀音閣的測繪圖,第一次以西洋畫法來表現中國古建築。”李乾朗説。

  位於中國北部的山西省,是目前中國古建築遺存最多的省份,有“中國古代建築博物館”的美譽。

  李乾朗説,他1992年首次到訪山西,後來又有數次機會參訪了更多的山西古建築,因此,在本次展出的圖繪中以山西古建築的數量居冠。

  對此,山西博物院院長張元成説,李乾朗教授像外科醫生一樣,在他的筆下古代匠師高超的工藝技術“原形畢露”,給觀者一種穿墻透壁的體驗。他希望以此為契機,不斷擴大海峽兩岸學術分享,推動海峽兩岸的學術交流,促進中華文化的傳播和傳承。

  “古建築是立體的史書,從選址到營建,無不深受儒、釋、道三家哲學思想的交互影響,承載著傳統文化的精髓。”李乾朗説,如果將一座中國古建築,以簡明的透視圖表現,且必要時將屋頂掀起或打開墻壁,那這項工作將具有學術知識傳播與教育普及的意義。

  目前,有關中國建築的研究創作圖繪,李乾朗已經完成一百幅左右。他希望更多人參與到中國文化遺産圖繪的研究與創作中,這樣可以讓更多人理解一座古建歷經歲月滄桑、逃過天災人禍保留至今的不易,人們也就會更加珍愛我們的文化遺産。(記者王學濤、陳昊佺)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