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綜合

特寫:古拉斯的那魯灣手藝工坊

  一塊巴掌大小、灰黑色的扁圓形石頭,平淡無奇的樣子,表面粘上一段拉開的金屬拉鏈,馬上變身一隻“打開的手包”,而它的實際作用是夾名片的。

  走進古拉斯的手藝工坊,像這樣“化腐朽為神奇”的作品,擺滿了展臺、貨架,從各種材質的挂飾、擺件,到手工縫製的皮包,再到造型各異的燈飾。那些擺放在地板上粗重的木凳、茶几,定睛細看,是用台灣盛産的紅檜木的樹樁打制的。

  古拉斯出生在台灣花蓮,阿美人,是台灣的少數民族。他原來的職業是電機工程師,離開職場以後創辦了這家“那魯灣手藝工坊”,已經經營了15年。工坊開在花蓮文化創業園區,租了一個大約50平方米的鋪面。

  古拉斯用“無中生有”形容自己的作品。“都是市面上沒有的,使用的材料在生活中隨處可見,我自己構思、自己設計、自己手工製作,沒有兩件是相同的,不能複製,也不批量生産。”他白天多數時間是在工作室搞創作,下午、晚上遊客多的時候會來店裏。他的妻子白天在店裏照看,縫製皮件的活兒可以在店裏做。週末的時候,兒子也會過來幫忙。

  店里正對入口的展臺上,一隻造型奇特的檯燈十分引人矚目。漂流木做的支架,天然扭曲的形態,自然中透出一種豪放不羈的風格。絲瓜瓤中間掏空做燈罩,巧妙利用了絲瓜瓤天然的透視感,造型古樸又匠心獨具。

  “做這只檯燈,難在安電線。線都是走在支架裏面的,需要鑽孔,但是這段漂流木又不是直的,七扭八彎,用了整整三天時間才完成。”古拉斯説。

  花蓮東臨浩瀚的太平洋,經常刮颱風。颱風過境摧枯拉朽,被風折斷的枯木順著溪水漂流下來,阿美族的祖先就用這些漂流木蓋房子、做家用品。“我之所以會想到用生活中隨手可得的材料來創作,跟小時候的生活經歷有很大關係。這是我們祖先的生活方式。”古拉斯説。

  在快速發展的現代社會,專注于文化傳承需要一份責任和使命感,古拉斯也不例外。

  “現代社會沒有人再保留原始的生活方式,但這是祖先傳下來的手藝,是我們部落的文化,需要有人來傳承。”古拉斯説,他嘗試把阿美人祖先的生活方式和現代人的審美情趣結合起來,這也是他從事文創事業的初衷。

  古拉斯把手藝工坊的鋪面設在文創園區,一來是他的作品比較符合文創的概念,二來園區每天都有客流,不用自己操心銷售渠道,時間長了也積累了一些固定客戶,比如一些民宿經營者,需要造型別致的燈飾、擺件,會到店裏來淘貨。

  説到經營狀況,古拉斯有些失望。“我的産品都不量産,單價比較高,除了台北這種都會地區的客人和大陸游客之外,本地人大多收入低,一般不會買。”他説。

  説到大陸游客,古拉斯的印象非常好,因為他們對文創産品很有興趣。可惜這些藝術作品造型都不規整,也怕擠、怕摔,不容易打包攜帶。“有的大陸游客詢問店裏能否幫助郵寄,可惜我現在實在是沒有這個渠道。”古拉斯不無遺憾地説。(記者趙丹平 劉剛)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