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時事

台當局“新南向”淪為“新難向”

  據台媒報道,臺“金管會”日前公佈2018年第一季度數據,台灣本地銀行境外獲利達151億元(新台幣,下同),其中在大陸和香港獲益88億元,“新南向”18個國家僅28.3億元。島內輿論認為,這意味著台當局鼓吹的“新南向”在金融領域敗陣。

  其實,又何止是金融領域如此,“新南向”口號提出兩年多來,儘管民進黨當局忙著鼓吹、忙著砸錢,其各項行動收效甚微甚至陷入困頓、折戟沉沙。

  台商難獲益

  根據臺“金管會”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台灣本地銀行在“新南向”18國獲益28.3億元,扣掉在新加坡獲利的9億元,剩餘17國僅為19.3億元。相較之下,這些銀行在大陸和香港的獲益是“新南向”國家的數倍之多。

  獲益微小的同時,不少台灣金融機構進軍東南亞國家時不斷折戟。今年4月,台灣金融企業國泰金控收購加拿大豐業銀行馬來西亞子行失敗;早些時日,台灣中信金控收購蘇格蘭皇家銀行馬來西亞子行也破局。

  除了金融,在投資領域,繼島內五輕搬遷印度尼西亞計劃因成本過高終止後,台灣中油公司的印度産業園區投資項目也正面臨多個挑戰,落地難度大;在貿易領域,台灣化粧品出售至印尼時,曾遭遇缺少認證而被當地商店拒絕擺上貨架的情形,損失不小。

  “新南向”本是台當局寄望在經濟上和大陸分庭抗禮的手段,但事實上,近2年來台商赴大陸投資的規模不但沒降低,反而超越以往。與此同時數據顯示,2017年大陸台商投資利益匯回島內也達1015億元,較最近幾年的平均值350億元暴增近3倍,創歷年新高。

  問題一大堆

  民進黨當局費力鼓吹“新南向”,可台商們卻仍奮力“西進”,這是為何?“新南向”的障礙和“西進大陸”的優勢,不言自喻。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永紅表示,對台商來説,大陸市場的優勢在規模統一且龐大,各種配套設施和産業鏈成熟,市場相對穩定值得投資;如果前進東南亞,由於台灣不是東盟自貿區成員,面對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稅率。“如果台灣遲遲無法和東盟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儘管東南亞市場潛力可期,但沒有FTA加持,台灣將無法充分發揮自身的經貿實力。”

  在大陸執業的台灣籍律師黃致傑也指出,台商想前進東南亞,主要是看好當地的土地和勞動力成本比大陸便宜。但要注意的是,東南亞有些地方的水電供應不足,有些地方政策執行力也相對不足,有些地方整體狀況不太穩定。尤其是司法審判,有些地方容易受到有力人士伸黑手操控。“反觀大陸,全面依法治國正在落實,司法體系不斷完善。”

  “比起東南亞(新加坡除外),大陸很大的一個優勢在於講中文。同時,大陸推出‘惠及台胞31條措施’,其中包括擴大兩岸金融開放與合作,使台灣金融業商機大增。”臺“立法委員”郭正亮指出,“31條”的推出讓台灣金融機構和金融從業者更方便地登陸發展;反觀“新南向”地區,許多國家的法規對金融業要求苛刻,不利於台資機構落地。

  前景很茫然

  針對“新南向”過程中出現的諸多困難,民進黨當局並未採取實質性舉措,比如與“新南向”國家的投資保障協議、雙邊FTA等,為台商掃清法規、關稅、糾紛等方面的障礙。台商們在投資過程中只好單兵作戰。

  這中間,民進黨當局該做的不做,沒有實際意義的事情亂做。例如為了彌補陸客減少後的台灣觀光人數,當局花錢請“新南向”國家的民眾赴臺旅遊,同時給予免簽待遇。人數上補齊了,但是消費收入掉了一大截。

  臺“交通部觀光局”日前公佈,去年台灣全年觀光外匯收入為3749億元,比前年的4322億元大幅減少13.3%;更比先前最高的4589億元少了18.3%。虛高的觀光人數只是“打腫臉充胖子”,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

  不止如此,今年台灣地區“新南向”政策預算編列71.9億元,較上年度大幅增加61.6%。同時,民進黨當局還要求台灣的農業金庫成立“國際金融業務分行”,將近7000億元資金投入“新南向”國家的開發援助,卻毫無計劃內容,甚至沒有評估辦法與監督機制。

  台灣《聯合報》因此評論稱,“新南向”政策的盲動,正把台灣人民推向未知的風險。

  柴逸扉

關鍵詞: 南向;台灣;當局;大陸;金融;國家;台商;民進黨;投資;東南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