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時事

台媒:有了民進黨,台灣還需要其他敵人嗎?

  台媒:有了民進黨,台灣還需要其他敵人嗎?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全面執政近2年,台灣《中國時報》15日發表前台當局“行政院”新聞局長鐘琴的評論文章指出,台灣社會在一波波“暗綠”力量的腥風血雨中上衝下洗,幾無寧日。幾乎所有為台灣民眾所認同並尊崇的“普世價值”,都在民進黨所謂“台灣主體意識”的“核心價值”面前崩壞、瓦解。當台灣沒有了自由、民主、法治、多元和繁榮,即便“台獨”了又如何?更要請問每一位台灣民眾:有了民進黨這個執政黨,台灣還需要任何其他敵人嗎?

  評論摘編如下: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全面執政近2年,台灣社會在一波波“暗綠”力量的腥風血雨中上衝下洗,幾無寧日。蔡英文上臺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廢了“特偵組”,為一班高官拔除了在背芒刺。其後就是在台灣“立法院”排入一系列政治挂帥的“優先法案”,直接將矛頭對準政治對手國民黨,務必斬草除根而後快。

  就連散佈在社會各角落的農會水利組織、民眾政治團體、運動體育協會、社團財團法人等等,也都千方百計地企圖通過修訂“專法”等方式進行限縮、滲透或接管,其“違憲”濫權的程度,堪稱台灣史上第一遭。

  急於鞏固權力之際,民進黨在實際施政層面則已完全證明了自己的無能。綜觀其所推出的重大政策,除了“撒錢固樁”型的“前瞻計劃”、育嬰補貼、農保、稅改和南部旅遊補貼方案等外,舉凡“同婚修法”、“一例一休”、“軍公教年金改革”,乃至廢核與空污的兩難等等,無一不是“鋸箭兼暴走”決策模式下的産物,由於思慮粗淺以致漏洞百齣,滯障難行,每一次“改革”反而製造出更多問題。

  不要核能,只好空污,不要空污,只好限電,但當企業因無電而出走、物價因電貴而騰漲,經濟和薪資卻呈現雙停滯狀態時,又該如何處理?民進黨的施政拼圖,充分暴露出民粹式決策的捉襟見肘和荒腔走板。

  再看和台灣長期發展息息相關的兩岸政策,在民進黨和泛綠陣營的“獨”癮熱病中,其所能考慮的政策選項顯然只有“阻斷”一招。以“503航道”春節返鄉事件為例,正因為蔡當局既無意願也無能力與大陸週旋,才須要抵死抗拒,最終只能夠挾持台商,驅策民眾演出坐困圍城的戲碼。

  更有甚者,由於兩岸緊張態勢升高,又需要再編列鉅額預算採購明知于勢無補的昂貴軍備,徒然滿足美國軍火商的貪婪利欲,卻浪擲了原可投向島內重要建設的民脂民膏。可悲的是,當大陸改革開放40年取得耀眼成績之際,台灣卻在綠色執政下被迫走上一條畫地自限的“鎖臺”道路。

  18年前民進黨首度執政,陳水扁打著“全民政府”大旗,力邀當時頗孚人望的國民黨籍台當局“國防部長”唐飛出掌台當局“行政院”,筆者亦以無黨派學者身分獲邀輔佐唐飛。然僅短短5個月後,唐飛即成為民進黨“反核”道路上的“石頭”而被拔除。

  陳水扁執政第3年起,台當局“行政院”已全面綠化,隨後在兩顆子彈疑雲和扁家不斷傳出收賄醜聞的波瀾洶湧中,引發了百萬“紅衫軍”街頭倒扁的風潮。經此激蕩,民進黨不但未能洗心革面,認真思考能讓台灣長治久安的中庸之道,反而在二度執政後走上了一條明顯悖離民主“法治”而朝法西斯專制傾斜的政治道路。

  這自然皆肇因於民進黨的“獨”癮熱病。由於其心目中的價值“唯有‘台獨’高”,因此對其他價值可説是不屑一顧的。在“台獨”價值面前,陳水扁證據確鑿的貪瀆洗錢不是罪,台當局“行政院”內一個小小的任務編組也可公然繞過“司法”、清算處份他黨黨産而不“違憲”。這些歷歷在目的事實終於讓我們看明白:民進黨所堅持的“台灣價值”基本上是“反民主”和“反自由”的,因為它箝制不同立場的政黨發展,並且為了擴大延伸綠色勢力而不惜恫嚇“司法”、壓制媒體、踐踏人權。

  它也是“反法治”的,因其不惜“違法”亂紀以殲滅對手、侵佔民産。它還是“反多元”的,因為它只容許一種“台獨”主張。它更是“反繁榮”的,為了一個完全不具備現實基礎的“獨立夢”,不惜驅策民眾自閉自宮、自我阻絕於兩岸和平交流所能帶來的經濟繁榮和強勁成長。換言之,幾乎所有為台灣民眾所認同並尊崇的“普世價值”,都在民進黨所謂“台灣主體意識”的“核心價值”面前崩壞、瓦解。

  我們想請問民進黨:當台灣沒有了自由、民主、法治、多元和繁榮,即便“台獨”了又如何?更要請問每一位台灣民眾:有了民進黨這樣的執政黨,台灣還需要任何其他敵人嗎?

關鍵詞: 民進黨;台灣;台媒;其他;敵人;價值;民眾;執政;蔡英文;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