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社會

台灣寫真:在宮廟裏打造藝術殿堂的彩繪師劉家正

  在台灣中壢圓光禪寺佛學院尚未完工的大殿內,彩繪師劉家正凝神定氣“面壁”作畫。毛筆平穩劃過,細密流暢的線條勾勒出佛母的慈悲、童子的虔誠,《華嚴經》五十三參的典故躍然墻面之上。

  台灣民間宗教信仰盛行,登記在冊的宮廟逾萬座。劉家正16歲離開家鄉南投縣信義鄉,在宮廟密集的台南開始拜師學藝。回憶48年的彩繪生涯,65歲的他已數不清這是自己畫的第幾座廟宇,“超過千間是有的。”

  “我從小喜歡畫畫。”劉家正對來訪的中新社記者説,姨丈是台南專業畫師,“他到信義鄉寫生時,我一下課就飛奔去看。”初中畢業後,劉家正到台南習藝,除了姨丈,還師從丁網、潘麗水等彩繪師。他隨老師住在廟裏,白天在工作間隙偷偷觀察老師的畫技,晚上反復揣摩練習,一學就是10年,直到26歲迎來“單飛”的機會。

  當年台北集應廟重修,劉家正受人舉薦,“我怕自己畫不好,卻也想抓住這個機會。”彩繪完成,廟方很高興,自己卻不滿意。於是他繼續進修,從國畫的人物、花鳥、山水,到西方的素描、油畫,為掌握人物姿態與神韻還學習解剖學。

  劉家正不斷將東西方繪畫技法融入創作,扭轉寺廟彩繪刻板生硬的畫風,尤其是人物。他筆下的門神眼神靈動,須髯飄逸,鮮活得像要從畫中跳出來。

  在台灣,人們通常認為宮廟彩繪師只是“油漆匠”,學院派畫家對這一行也頗輕視。許多彩繪師改了行,劉家正卻以“在哪被人看不起,就要在哪做到最好給人看”的執著,讓傳統觀念裏“不入流的民俗畫”,成為真正的藝術品,驚艷世人。

  “宮廟彩繪技藝是從大陸傳到台灣的,我又將其提升到藝術境界。”劉家正的門神作品曾赴北京、上海展覽,獲得北京國際藝術博覽會銀獎,還有人希望聘請他去開設“門神研究院”。

  劉家正閱讀宗教經典和歷史書籍,也曾赴敦煌參觀壁畫,為塑造“神貌”與“神格”積累知識。不論佛教、道教或媽祖、王爺,劉家正作畫沒有固定制式,不打草稿,在宮廟現場構思,依靈感落筆,卻總讓廟方驚嘆“這正是我們想要的樣子!”一位苗栗縣宮廟的住持篤定地對記者説:“劉老師的畫已注入三份神性,連開光都免了。”

  劉家正喜歡畫“忠孝節義”等教人向善的正能量中國歷史典故,“因為宮廟是和老百姓最接近的地方,有很重要的教化意義。”一日,他正在淡水一座寺廟作畫,一位男子走上前來致謝,“前幾年我想不開,要結束生命,在一座廟裏看到了您的彩繪、寫的字,獲得了啟示。是您救了我。”説完便離開了。“這件事讓我驚訝又感動,”劉家正説,“覺得這些畫真的有了功德。”

  劉家正畫過的宮廟遍佈台灣各地,記者漫步在金門老城區,竟也發現兩座宮廟裏的壁畫落著他“玉山人”的款。他曾赴日本、新加坡、泰國、柬埔寨的中式寺廟作畫,應邀到馬來西亞講習,指導當地華人修繕宗祠,在那裏還遇到福建去的彩繪師,交流切磋。

  “華人到哪,中華文化就隨之傳播到哪。通過宮廟彩繪傳承和發揚中華文化就是我的使命。”劉家正説,“莫高窟壁畫如今是世界文化遺産,我用心把每座廟宇都當做藝術殿堂來創作,希望它們長久保留,日後也能成為中華文化資産。”

  劉家正鼓勵年輕人將現代藝術融合到傳統彩繪中,“在傳統中求新求變,又不能失去傳統的味道。”在他熏陶下,一雙兒女也投身這一領域,成為父親的好幫手。兒子劉映廷在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攻讀博士,研究閩臺寺廟建築風格;女兒劉尹築在台南藝術大學學習古跡修復,“也許有一天,我會去修復爸爸過去的作品。”(記者 路梅)

關鍵詞: 劉家正;宮廟;彩繪;藝術;台灣;殿堂;中新社;寫真;記者;寺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