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社會

特寫:台灣抗日將軍李友邦故居裏的一場祭祖聚會

  8日是台灣清明節假期的最後一天,位於新北市的“蘆洲李宅”裏熱熱鬧鬧,李氏家族兩百多人從先人墓園祭掃歸來,在老家裏歡聚一堂,圍桌暢敘親情,其樂融融。

  李氏家族原籍福建同安,先祖于清朝乾隆晚期渡臺墾拓,在蘆洲一帶落腳,繁衍生息,傳承至今。李家子弟最著名者,是已故的李友邦將軍。抗日戰爭期間,他在大陸創辦台灣義勇隊,寫下台灣同胞不缺席民族救亡的一段佳話。

  8日的台北,一掃連日來的陰冷,風和日麗,宅院裏春意盎然。大人們坐在廳堂裏,親切閒話家常;孩子們在連廊下追逐嬉戲,留下陣陣笑聲。

  李家人帶著記者參觀老宅子,宅子裏有一口棄置不用的古井,井口蓋著的板子上寫著“一八九五年鑿”,透露了這座古宅的起點。

  李家人告訴記者,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台灣被割讓日本。在清朝為官的李家先祖李樹華不滿清廷“喪權辱國”之舉,解甲歸田,參與家族興築祖厝,決議以中原形式興建宅院,藉以表現與中華文化的聯結,訴求不忘本源之意。

  歷時數載,宅院于1903年建成,為三落四合院建築格局,正身三進,帶左右、內外雙護龍,有九廳、六十房、一百二十門。院門匾額上,“隴西堂”三個楷書大字意涵慎終追遠,宅門匾額上則寫著光緒皇帝御賜的“外翰”二字。

  宅子裏,隨處可見各樣楹聯。據説許多是先輩所寫,後人換門聯但不換字句,有祖訓之意。“道德傳家克守猷龍懿訓,清廉處己仍存旋馬高風”“一般心而友弟兄必恭必敬,兩件事以傳孫子半讀半耕”“傳世惟青簡,留耕有丹田”,筆跡意蘊悠遠,字裏行間鐫刻著諄諄教誨。

  午飯前,族人們紛紛在祠堂外焚燒黃紙,而後陸續落座。二十多張餐桌設置在宅子裏的大小空間,大家品嘗著“古早味”,不時舉杯彼此祝福。如今,李宅已成為古跡景點,族人分散各地居住,難得一聚,必要好好聯絡一下感情。

  席間,老人們在晚輩簇擁下回憶往事。其中,李友邦將軍的抗日事跡是大家最愛談論的話題。

  李友邦1906年出生,自小不滿日本殖民統治,少年時曾兩度襲擊日警派出所,後被通緝而逃往大陸,並進入黃埔軍校二期學習,孫中山先生曾指定廖仲愷作他的中文老師。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李友邦提出“保衛祖國,收復台灣”的口號,號召台胞共同為抗日救國而奮鬥。其後,他在浙江金華籌組台灣義勇隊與台灣少年團,活躍在抗日前線。

  抗戰勝利後,李友邦攜妻子嚴秀峰回到台灣。令人痛悲的是,1950年,嚴秀峰被特務機關以“參加中共組織”的罪名逮捕判刑,隔年李友邦也被捕,並於1952年被秘密執行死刑,年僅47歲。

  上世紀80年代,嚴秀峰代表李家七房全體子嗣將祖宅捐為歷史古跡,用以宣傳李友邦的抗日事跡與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嚴秀峰身前曾撰文寫道:“假使我們能重活一次,我和先夫李友邦仍然願意把我們的生命,獻給偉大的祖國和具有民族血緣的台灣故鄉。”

  如今,李宅門前樹立著一座浮雕,其上是李友邦、嚴秀峰這對“抗日情侶”的半身像,基座銘刻李友邦召集抗日同志開會時墻上必挂的“復疆”二字。“‘復疆’是父親率領的台灣義勇隊、台灣少年團的暗號,昭志從日本人手中收復疆土的決心。抗戰勝利後,父親還將二字題寫于廈門南普陀寺後山石壁上。”李友邦之子李力群説。

  用餐時,一位年過九旬的老婦人步履蹣跚地走到記者桌前坐下。一打聽,她是李友邦將軍的侄子李蒼降先生的遺孀曾碧麗。老人精神矍鑠,談吐自如,思路清晰。據了解,生於1924年的李蒼降在日本殖民台灣時期曾因閱讀反日書籍而入獄。1947年,他在台灣秘密加入中國共産黨,後因此被捕,于1950年被槍決。

  曾碧麗回憶起與丈夫相識相戀的往事,臉上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澀。她説:“別人説他長得很好看,而我更看重他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因為丈夫被捕,當時已懷有身孕的曾碧麗受到牽連,坐在老人身邊的女兒李素慧就出生在獄中。回憶往事,母女都紅了眼眶。

  “兩岸一定會和平統一的。只是我現在身體不太好,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那天。”曾碧麗笑著説。

  扶著老人走出李宅,已是下午兩點多鐘。不少李氏族人還在宅院裏合影、話別,不願離去。

  每年10月25日,是台灣光復紀念日。那天,李家後人都會聯合台灣各地的抗日誌士親屬,在李宅舉辦紀念活動。傳承,就是這樣具體而微地體現在家族的往事今生裏。(記者陳鍵興、賈釗)

關鍵詞: 台灣;友邦;抗日;李家;嚴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