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社會

為何“小確幸”壓力山大?

    原標題:為何“小確幸”壓力山大?嗨,那些“悶世代”的台灣年輕人

  年輕人是一個時代的象徵,也是一個地區經濟成長與社會進步的動力。近些年在台灣,青年群體卻被稱為“悶世代”。

  且看他們大部分人成長的軌跡——伴隨著房價和物價的飆升,眼瞅著奶茶從念小學時的20元(新台幣,下同)一杯,變成大學時的40元一杯。大學一畢業,起薪22K(2.2萬元新台幣)、工時又長,看到的是缺乏經濟活力的社會以及彈不起來的薪資。想要吶喊,卻剩徬徨。跟父輩有代溝,對未來很迷茫。用苗栗青年邱星崴的話説:“我們是很苦悶的世代”。

  代際差異

  “悶世代”,可以看做近年流行的“小確幸”一詞的反語。

  “小確幸”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發明的詞彙。在台灣一般對“小確幸”的理解是:安於現狀,儘量享受能得到的微小而確定的幸福。説白了,就是生平無大志,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快樂便好。這頗為契合島內年輕人的心態。不少青年的心中,要創業,最好就是開一家洋溢著香氣和人氣的咖啡店。想想看,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就把錢賺了,歲月靜好,多麼適意。

  只是在他們父輩看來,這缺少了“狼性”,缺少但憑雙手闖天下,開創一片新天地的魄力。

  台灣社會的“代溝”或者説“世代分層”意識很強,且有多種分法。“悶世代”是一例。再比如,20歲至35歲的已就業者,往往被稱為“青世代”,60歲以上的民眾,則屬於“銀世代”。

  由於社會閱歷和思想意識上的差異,兩個世代之間存在著不滿意,互相看不順眼的地方。“銀世代”大都認為,當今的“青世代”多是“草莓族”、抗壓性很低、不能吃苦耐勞,還沒有掌握好專業技能就自以為是了。而“青世代”感覺很冤枉。邱星崴就戲稱他們是“失去什麼的人”,失學、 失業、失戀,不一而足;也是“處於轉換期的人”, 轉業、轉學、到海外打工等。無論如何,年輕人看不到出路,鬱悶的情緒與日俱增,他們對上一代的不滿甚至産生怨恨,也相當明顯。

  罪魁禍首

  埋怨來埋怨去,大家似乎忘記了,近年來台灣陷入成長乏力的“悶經濟”,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末已經好多年了,經濟在原地踏步,工作機會少,除了工資,啥都蹭蹭漲,被戲稱為“悶經濟”。

  所謂“悶世代”,正是“悶經濟”下“青世代”最真實的寫照。調查也可印證,“青世代”中,只有四成五認為台灣經濟還算過得去。

  經濟活力遞減,更要命的擁有高學歷的“僧”越來越多,但“寺廟”數量和能提供的“粥”碗還是一如往昔。臺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明確指出,在低生育率和擴招的雙重作用下,台灣的大學生增加比率比其他地區高很多,自然“大學畢業已經不是高收入的保證”。

  台灣1111人力銀行日前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35歲以下上班族中有七成二的人平均月薪不足4萬元,低於台灣平均水平。這些“悶世代”生活壓力的前五大原因是薪資低、升遷不易、物價高、對未來沒方向和工時過長。

  台灣經濟日報總結説,在台灣,現在年輕一代所接觸與能夠發揮的經濟社會環境比上一代差,而且有愈來愈下降的傾向,因而産生世代間淪落的現象,現在可真是時代考驗年輕人。

  揚長避短

  與父輩間吃苦耐勞、敢打敢拼不同,頭腦活絡、創意十足是新一代島內年輕人的優勢。

  他們有著改變與突破現狀的潛在特質,但卻被僵硬的行政、教育與法規架構所束縛,在經濟、文化等各方面,都感受到大環境的局限,承受著巨大的無力與無奈。憤怒、失望、怨恨相繼而來,都是可預料的必然結果。

  因此發揮年輕人所長,避其所短,為新世代的創新能力與資源找到新動能,既是台灣經濟結構“轉骨”的一個關鍵,也是台灣社會走出“悶經濟”形態的一個關鍵。

  具體而言,台當局不能僅止于扶持特定産業,或放寬外勞,吸引台商從大陸“洄遊”,而應該將年輕人的特質轉變成具體創意和創業思考,強化台灣競爭力,創造更多工作機會與就業質量,進而提升整體薪資水平。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建議,台灣要走出“悶”的時代,要有“大思維”,不要只想到今天的利益。例如,大家稱讚的台灣社會,怎麼會在食品安全上亮了紅燈、高科技大公司也違反環保。這就是小格局,短期思考結果。

  他感嘆,台灣現在有三大反,“逢中必反、逢漲必反,逢改必反。”如果這樣下去,以目前政治、經濟與社會環境,台灣還能培養出諸如王永慶、張忠謀、郭臺銘等成功的創業家嗎?

  西進大陸

  有人説,經濟環境的改變使得過往的經驗和模式很難再保證成功,新世代的生存邏輯與發展方向,很多都早已和上一代、上上一代的傳統經驗不同,必須要有全新的思維與作為。

  西進大陸,正成為“悶世代”中不少人的新選擇。

  這裡的經濟活力和創業環境,跟島內深陷“産業轉骨”泥沼的“悶經濟”截然不同。中國大陸早就啟動企業“走出去”的全球化戰略,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立推經濟從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變。近期的惠臺31條舉措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目前,在廈門實習、就業和創業的台灣青年超過3000人。不少台灣青年教師陸續前往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城市教書,他們可以跟大陸同行一樣申報課題、職稱,還有一定優惠。

  吳俊寬來大陸廣州中醫藥大學念中醫,一直到博士畢業,隨後他在廣州的一家中西醫結合醫院執業,直到今天。 “惠臺31條出來後,通過微信朋友圈、電話等向我諮詢的親戚朋友更多了,不少人都表示有意來大陸工作。”在他看來,大陸對台灣青年的吸聚效應日益明顯。

  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秘書長馬康莊認為,未來十年海峽兩岸的變化會更快。年輕世代的“悶”,更多在於對未來的模糊與茫然感。台灣的年輕人有腦力、有能力、勇於迎接變化,如果認準大陸,這裡政策夠好,市場夠大,他們必然會找到很多機會,在屬於自己的舞臺上,發揮出驚人的、多彩多姿的潛力來。

  也是,有能力和創意,就一起到大陸來發展吧!要先成為“奔世代” ,才能擺脫“悶世代”!

關鍵詞: 悶世代;悶經濟;少子化;西進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