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台灣新聞 > 社會

台灣寫真:沒有同班同學的小學新生

  當上課鈴響起,台灣花蓮縣壽豐鄉溪口小學一年級新生劉子睿跑回教室,沒有喧鬧,也沒有爭先恐後,教室裏只有他和班主任盧慧玲兩個人。

  這樣的情形劉子睿每天都在重復著,因為溪口小學今年一年級只有他一個新生。

  近日,記者從花蓮縣花蓮市出發,沿著9號公路往台東方向,車行約35分鐘來到溪口小學;學校佔地約4個200米田徑運動場大小,目前有六個年級六個班,共30名學生。

  走進溪口小學,校園空曠、安靜。劉子睿所在的班級位於校門右側教學樓一樓第一間教室。教室後方有二十多個裝書包的櫃子,只有一個貼著名字,那是劉子睿的書包櫃。

  開學十多天來,每天上午四節課,劉子睿一個人坐在黑板前聽盧慧玲上課。對身兼語文和數學老師的盧慧玲來説,這樣的情況也是她教學生涯中第一次遇到。

  溪口小學校長吳昌葦告訴中新社記者,學區範圍內有一千多名村民,這所小學高峰時期一個班有50多名學生。今年一年級只招到一個新生,與台灣社會少子化的趨勢以及2017年是中國傳統的虎年(台灣民間許多民眾相信,生肖屬虎,傳説容易帶煞)有一定關係。

  盧慧玲説,開學三周來,“到哪他都牽著我的手,連上廁所他都會在外面等我,學校同事都説子睿就像是我的孩子。”

  每天下午,劉子睿和二年級的學長學姐一起上音樂等課程。吳昌葦告訴記者,為了確保劉子睿形成完整人格,學習與人相處,學校採取了“混齡教學”的辦法,讓他和二年級的學生一起上音樂、體育等科目。在應對“少子化”的過程中,溪口小學對體育、藝文、音樂等七個科目採取“混齡教學”,年齡相近的兩個年級為一班。

  這位校長坦陳,“混齡教學”對老師是很大的挑戰,要求老師備課時顧及不同的教學進度、找到同一教學主題,將兩個年級的教學含括在一起,老師要對不同年級的學生瞭如指掌,才能幫助每個學生完成學習任務。

  有如家教的一對一教學,盧慧玲倒是樂意面對。她認為,雖是挑戰,這同時也是全新的嘗試。經過三周磨合,劉子睿也適應了一個人的班級,“一個人上課安靜,沒那麼吵。”但下課鈴一響,劉子睿就會衝出教室,和二年級同學嬉鬧。

  一開始,劉梓睿的母親梁蕓甄也擔心孩子沒有同學陪伴會孤獨,但從開學後的情況觀察,孩子學習效果很好。老師是一對一教學,學習的問題在上課時已基本解決,回到家,梁蕓甄省去了輔導兒子的功夫,加上“混齡教學”,並不需要擔心孩子會有性格缺陷。略有遺憾的,是“將來孩子沒有小學同班同學聚會。”

  像劉子睿這樣沒有同班同學的情形,在花蓮並非個例,花蓮縣教育主管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該縣新學期有8所小學只招收到一名新生。據台灣媒體報道,2017年秋季學期,全台灣地區有93所學校、130個“1人班級”,多所小學出現“零新生”。

關鍵詞: 小學;劉子睿;同學;年級;教學;台灣;新生;花蓮;盧慧玲;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