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臺灣新聞 > 社會

評論:輕侮中國文化是無知的表現

  自民進黨當局上臺以來,各種“去中國化”的動作不斷。去孔子、去孫中山、廢止“課綱微調”、中學歷史教育不再單列中國史、語文課本中古文比重降低、推行國語多元化……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同時,為了讓“去中國化”更具合理性,一些將中國文化妖魔化的論調也不斷見諸媒體,侮辱、蔑視中國文化。

  針對這種情況,臺北書院山長林谷芳在中時電子報撰文指出,無知去中國化,正是促使臺灣地位迅速邊陲化的主因。這種井底之蛙的心態將讓臺灣自陷險境:

  近來的臺灣,在政治影響所及之處,文化的“去中國化”正如火如荼地展開。而要“去中國化”,首先就必須將中國文化妖魔化,就説中國文化盡多醬缸文化之扭曲,身處其中正無健全的人格發展可言,這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極端言論在相關媒體大肆放送。説者個個以自認為的文明之姿,大肆嘲笑輕蔑他們指稱的“野蠻”中國,這反映的又豈只是偏頗自大而已!

  中國文化的調適能力,與它境內多民族、多文化以及各種地形兼具的地理多元有必然的關聯。加上人口多、幅員大,坦白講,你要説中國文化有一千個好,我也就可以舉出它一千個壞;但你要説它有一千個壞,我同樣也能輕松地舉出它一千個好。

  因此,用率意的舉例來談中國文化,就永遠只會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只會陷在自己的主觀之中;而如果你原先早有預存的臧否態度,那更就不知將伊于胡底。當前輕侮中國文化者就是如此,沾沾自喜于自己的立論正確,卻不知正乃井蛙觀天、管中窺豹。

  要不成為井蛙觀天、管中窺豹,其實中國這大文化體在此的拈提非常清楚,就是論事為人,一要具氣象,一要有境界。

  具氣象,是有宏觀的歷史視野,從歷史的起落應對當前的大勢開闔,如此,才不會以小為大,得少為足。

  有境界,是指生命情懷有其高度。范仲淹寫《岳陽樓記》,談到人不可憂讒畏譏,君子要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如此,才能在歷史長河中有自己的角色。

  然而,臺灣現在的社會卻正是個切割的社會,但因狹隘而切割,這切割線就不可能只止于海峽。君不見:臺灣自己內部的切割正日益嚴重,而這,就因缺此氣象、此境界所致。

  也因此,在這裏就産生了一個吊詭現象:切割中國,其實反過來更切割了臺灣。以為“去中國化”會導致臺灣主體的凝聚,其實是一廂情願的想象,臺灣正在走向自我解體。

  輕侮中國,狹隘切割,關鍵在不願真實面對中國文化。《孫子兵法》講“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無知去中國化,正是促使臺灣地位迅速邊陲化的主因。

  文化之間原各有短長,就個人好惡,你當然可以主觀上不喜歡任何一個文化,但面對中國這世界上綿亙逾4000年的大文明,以輕侮的態度對之而沾沾自喜,所暴露的其實是自己的無知。

關鍵詞: 中國;文化;輕侮;臺灣;切割;評論;自己;無知;歷史;妖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