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臺灣新聞 > 社會

臺灣寫真:探秘飛魚的故鄉蘭嶼

  蘭嶼是距離臺灣臺東縣陸地90公裏太平洋海域上一座面積約46平方公裏的小島。島上生活的達悟人是臺灣唯一居住在離島的海洋少數民族,保留著很多古老神秘的習俗。

  遊客體驗達悟人的拼板舟。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李欣 攝)

  飛魚登上《舌尖上的中國》第二季,使蘭嶼在大陸聲名鵲起。記者近日來到蘭嶼,探秘飛魚的故鄉。

  飛魚擁有如滑翔翼般的胸鰭,依靠尾部的迅速擺動,可以蹦出海面、展“翅”滑行。每年2-6月飛魚魚汛是蘭嶼達悟人的飛魚季,也是一年中最神聖、禁忌最多的時候。

  生活在蘭嶼的達悟人夏曼阿樂本向記者介紹説,達悟人的傳統糧食是地瓜、芋頭和飛魚。飛魚季是蘭嶼生産糧食的高峰期,也是達悟人獲取蛋白質的重要時節。飛魚季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部落所有的男性穿著傳統丁字褲,帶著自己的拼板舟面對海洋一字排開,舉行招魚祭禮。“部落的老人會念祝福今年豐收的咒語”。

  夏曼阿樂本在蘭嶼做旅遊服務,經營民宿、餐飲、環島遊覽、浮潛、機車出租等業務。他説,“在蘭嶼,紅綠燈就是山羊、螃蟹等生物”,“一些遊客偷採海芙蓉,達悟人在導覽同時還兼職保護生態環境”。

  記者為沒能趕上一年中最精彩的飛魚季節,錯過了達悟男性身著傳統丁字褲舉行儀式而遺憾。但夏曼阿樂本卻説:“飛魚季有很多禁忌,並不適合遊客上島遊玩。”

蘭嶼“東清”部落的拼板舟。(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李欣 攝)

  飛魚季節,達悟男人們駕著拼板舟出海抓飛魚。在夏曼阿樂本所在的“東清”部落,飛魚季以外的時間,拼板舟可以供遊人體驗。“按照部落的古老傳統,拼板舟只能自己家人碰,外人不能碰船,會帶來厄運,打不到魚”。

  蘭嶼島上有6個達悟族部落,約四五千人。其中“紅頭”部落被認為是飛魚文化的發源地,因此飛魚季的招魚祭也從“紅頭”部落開始,依次進行。飛魚季期間,達悟人只能捕捉飛魚等洄遊魚類,禁止捕捉底棲魚類,飛魚季結束,達悟人也不再捕捉飛魚。

  蘭嶼的人文與生態合為一體,泛靈信仰的達悟人認為,綠蠵龜、蘭嶼角、海漂植物“棋盤腳”等動植物,都來自“惡靈”一方,部落長老堅持著諸多禁忌。但像夏曼阿樂本一樣的“80後”卻很“開明”。“現在島上的民宿都提供夜觀生態的旅遊項目,可以帶著遊客看島上生物”。

  在島嶼東側面向太平洋的緩坡上,集中了30多處地下屋,是達悟人的傳統建築。“‘野銀’部落很聰明,完整保存了地下屋。這裏有些地下屋已經140多年了,現在還有人住。”夏曼阿樂本指著路邊半穴居的木石結構房屋向記者介紹説,雖然這些地下屋低矮,與山坡融為一體,但是迎風而建和獨特的排水管道,讓它能祛除炎熱、抵禦臺風。

  達悟族是沒有文字、倚靠語言延續傳統的族群。至今達悟人還用把動物耳朵剪缺角、把樹用顏料畫標記的方式確認歸屬權。在島上耳朵不缺角的羊、豬、雞等動物可以在節慶時被任何人抓捕、宰殺。

  多年來,壓在蘭嶼居民心頭,揮之不去的一個沉重負擔是存放在蘭嶼南部的10余萬桶核廢料。這引發了居民長期的抗議行動,在貯存場的圍墻上涂鴉著很多反核、讓核廢料離開蘭嶼的標語。

  達悟語稱蘭嶼為“Ponso No Tao”,即“人居住的島嶼”。夏曼阿樂本説,雖然存放核廢料的補償金給當地帶來水泥、電器和設施建設,但蘭嶼人仍然覺得可怕。

  蘭嶼曾經的落後,讓夏曼阿樂本等達悟人告別小島,到臺北等大城市求學謀生。“最近10年,島上的旅遊業才開始發展,我們也陸續回到島上”,夏曼阿樂本説,“很多部落禁忌,讓蘭嶼依然保存了最原始的生態”。傳統文化和現代商業也可以維持平衡,“蘭嶼的原生態和神秘少數民族傳統文化,都是小島最好的旅遊資源”。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