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對台研委會 > 參評作品
“希望能夠找到歷史正義,我必須做下去”——高金素梅談闖靖國神社的心路歷程
2010年06月02日

點擊收聽音頻

 

——靖國神社必須把我們的祖先除名!!……混。

解説:11日,台灣少數民族知名人士高金素梅率領“還我祖靈隊”約50人首次闖入靖國神社,在正殿前高歌安魂曲,要求靖國神社停止合祀台灣少數民族的祖先靈位,要求日本政府對侵華戰爭進行反省和賠償。這就是當時的現場音響。

坐落在日本東京九段下的靖國神社原名“東京招魂社”,它在本殿中供奉日本明治維新以來二百四十六萬多名陣亡軍人的名冊靈位,其中包括發動侵略戰爭的東條英機等十四名甲級戰犯和二千多名乙級或丙級戰犯。

戰時被日本強徵為“高砂義勇隊”而陣亡的二千多名台灣高山族少數民族族人也被供奉於此。而對於“高砂義勇隊”是否應該同日本本國戰犯一起安放在靖國神社,台灣少數民族團體對此有很大的疑義。

高金素梅:事實上我們只要到日本去,四週都有便衣警察在監視我們的行動。那天一到之後,我們也看到了兩台警車隨時跟著我們,但警車跟我們還是保持一段距離,我們就跟導遊説我們想要上化粧室,因為去機場的路上還會有一段路程,那他們就讓我們停在靖國神社外面的那個化粧間,後面我們就把相關的標語都藏在肚子裏,不讓別人看到。我們人都下來之後,就小跑到靖國神社,當警方發現我們之後,也來不及阻止我們了,所以那整個活動其實是蠻快的……

——鍵盤聲,混。

解説:高金素梅,台灣少數民族民意代表。一直主張當局必須真正關注少數民族的權益。

父親金德培為安徽人,母親高香妹為泰雅族。本名金素梅,後因而跟隨母姓改名為高金素梅。曾為歌手、演員、主持人,憑《梅珍》一片榮獲聖地亞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2001年步入政壇,連續三屆當選台灣少數民族的民意代表。

近年來,高金素梅一直率領由臺少數民族組成的“還我祖靈隊”,要求靖國神社“為高砂義勇隊犧牲者除名”,取消合祭。

記者:應該説您和您的族人,進入靖國神社進行抗議還是很不容易的。這次您是怎麼進入靖國神社的?

高金素梅:對。當時其時第一次我們有向靖國神社合法的申請,申請內容包括有我們大概有一個什麼樣的活動,那當時他們有同意我們的申請;所以,那一次我們會被阻擋在外面,真的是非常的氣憤。有了那一次經驗後,我們第二次又去突襲,但也沒有成功……

這一次就是隔了那幾次之後,事實上本來我們當天就要回台灣了,然後團員在前一天晚上討論説,這次沒有到靖國神社,沒有完全我們每年的願望。所以就決定第二天去機場前路過靖國神社,我們也跟導遊説我們想要上化粧室,我們採用欺騙的方法。

那到了靖國神社後,靖國神社後面也有他們民間的助警,就開始搶了我們的標語。當然我們在進去之前,我就一直跟團員強調:第一不能動手打人,第二不要破壞東西,第三我們就只在廣場,因為廣場它是一個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去的。事實上那天我們小跑進去時已經到了靖國神社的前殿了,如果我們要搞破壞或者幹嘛,我們可以直接跳下去。但要去之前我已經跟我們的團員説過,這一次我們是要在合法的範圍內表達我們的訴求,所以我們旁邊也準備了我們自己的攝影機,免得他們到時候會告我們傷害之類的;那個攝影機其實都拍得很清楚,我們團員的確都沒有動手,只有把他們撥開,因為他們要阻擋我們進去;他們要搶我們的標語,我們不讓搶,所以在那邊有一些拉扯的舉動這樣子。所以回來之後他們想告我們傷害,都不成立的。

記者:那麼,為什麼要進行這次抗議行動呢?

高金素梅:第一是文化權方面,那原住民族(注:台灣少數民族,下同。)從來不是日本人,那他們的神道也不是我們要的,也不是我們的文化習俗,所以就文化方面來講這是不容許的。因為,日本已經算“非常先進民主自由的國家”,怎麼可能會這麼不尊重人權和文化權?第二就站在遺屬身份上面,只要是有一個遺屬不願意他的先輩他的長輩放在那裏,你們就應該歸還,這是人權的部分。第三是歷史爭議的部分,加害人和被害人怎能被放在一起被祭拜?!所以這樣子的立場我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很堅持的。

——“還我祖靈”隊員在靖國神社抗議時的音響,混。

解説:1941年,殖民者強徵台灣少數民族青年入伍,組成所謂“高砂義勇隊”。起初他們擔任的是伐木鋪路、運送物資、醫療護理等任務,後來陸續被派往戰場第一線,死傷慘重。日本戰敗後,“高砂義勇隊”陣亡士兵的靈位被擺進靖國神社。為了掩蓋這段歷史,日本還銷毀了“高砂義勇隊”的相關資料。 

記者:為什麼靖國神社一直阻攔您和您的族人進入大殿? 

高金素梅:他表面上當然是講説那是一個神聖的地方,不可以受他人破壞,吵鬧。當然,這是他們那一套的説法。可是我覺得,誰都看得出來,在歷史意義上面,靖國神社代表的其實就是日本軍國主義。我們其實都很清楚到這一層。所以如果説,日本政府要向全世界宣告他們是愛好和平的,是民主的,自由的,先進的國家,就首先要對這段歷史道歉並作一些賠償。

記者:那您們的訴求是什麼呢?

高金素梅:我們的第一個訴求就是除名;第二個訴求就是賠償,我們要求他一萬元日幣的賠償。

記者:為什麼要一萬元呢?

高金素梅:因為曾經有人説我們原住民就是愛錢,才想要去控告日本的靖國神社,或者説是控告日本政府,因為當時強制把我們的人送到南太平洋去當軍夫,那事實上一萬元只是個象徵而已。為的只是告訴日本政府我們要的不是錢,是尊嚴!

記者:最近幾年,您和您的族人都有去日本進行“還我祖靈”的活動,在台灣島內是引起一個怎樣的反響?

高金素梅:那事實上比較有一些反彈的聲音就是李登輝他們那一個組織,他們那一個組織跟日本人的關係事實上比和台灣還要好。其實也就他們那一個小團體,事實上台灣的廣大民眾都是很支持我們的。也很遺憾台灣(當局)沒有辦法和日本方面取得一個歷史正義的道歉。這個是我非常遺憾的。

記者:在台灣,大家都是同樣生活在一片土地上,對於那段殖民史是感同身受的,那為什麼這些勢力他們會有這樣的作法呢?

高金素梅:第一他們是既得利益者,第二其實他們是受了“皇民化”非常深遠的毒害,在他們的內心世界他們一直堅持他們是日本人,非常強烈。像李登輝,他甚至於還説他很高興他的哥哥放在靖國神社,那怎麼會有這樣子的理解呢?他哥哥死是為誰而死?是為誰而葬?我想他搞不太清楚這一點。

——“還我祖靈”隊員在靖國神社抗議時的音響,混。

解説:近年來,台灣少數民族後代開始反思祖先這段痛苦而屈辱的歷史。他們認為,日本殖民者用高壓和欺騙手段強徵的“高砂義勇隊”,在戰爭中不過充當了日本軍國主義的奴隸和炮灰。日方將其亡靈與侵略台灣、奴役台灣50年的日本軍國主義者的靈位擺放在一起,是對戰爭受害者與加害者的混淆。只有將祖先的靈位從靖國神社移出,祖先的靈魂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寧。

記者:那日本方面呢?是怎麼看的?

高金素梅:看到比較反彈的就是一些右翼分子,軍國主義分子,他們甚至還控告我,要求我不準再進入到日本。他們也發函到台灣,希望能對我作一些制裁要,説我的行為已經破壞了“台日之間的友誼”等等之類的,他們做了一連串的動作。

在日本,當然也有很多人愛好和平,包括律師團和一些社會團體,其實他們長期以來都在協助我們做這樣的工作。我覺得其實透過這樣的一些活動,反而讓我們知道日本也有一些民間團體他們是非常熱愛和平的,而且他們也懂得反醒的,其實我們一直以來都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

記者:那您對於這件事的前景有什麼期待?

高金素梅:我沒有期待,我就是一直做下去。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小,但是問題是必須得做。

記者:為什麼要堅持下去?

高金素梅:如果不做的話,這段歷史就不會被人家知道。如果不做的話,我們下一代就更不清楚這段歷史。所以我常常説,我清楚知道成功不會在我的手上,我也清楚知道這個事業的艱困性,還有他的困難度挺高的。但是身為一個泰雅族的後代,或者站在一個希望能夠找到歷史正義的一個角度,我覺得我就必須得做下去。因為凡走過就必會留下痕跡,你每走一步就是個歷史的鑒證!

】 【打印】 【關閉
 
    相關下載
·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效果更佳
你好台灣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産業部ICP/IP地址信息備案號:京ICP備05065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