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對台研委會 > 參評作品
溜溜的歲月 不老的情歌
2009年06月11日

(請點擊收聽音頻)

 

東南廣播公司,請聽音樂專題:《溜溜的歲月,不老的情歌》。

(出歌,壓混)

“跑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雲喲,端端溜溜地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喲……

這歌曲帶著人類最質樸自然的情感,搭乘著宇宙飛船,從美國佛羅裏達半島卡納維拉升空,以6萬公里時速,不停地向天宇深處穿行擴散。

幾十年過去了,這歌曲也許早已飛過太陽系邊界,正在向銀河系深處前行。

也許有一天,這一代表著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愛情心聲的《康定情歌》,這一被聯合國推薦為世界十首最具影響力之一的民歌,將為我們喚來宇宙空間外星人的親切回應,為人類打開一扇宇宙生命科學的天窗。

(歌曲揚起,至完)

這“宇宙歌曲”的聲波正在灑遍天宇,這“天籟之音”也始終瀰漫在它的采編者吳文季的家鄉——福建泉州灣這片多彩的土地上。

00八年三月二十九號,在位於福建泉州的吳文季音樂廳,人們用溜溜的歌聲紀念吳文季,回顧這位《康定情歌》的採集、整理、改編者誕辰九十週年的溜溜歲月。幾個月之後的金秋十月,在福州舉行的海峽兩岸首屆合唱節上,人們再次唱響了這首不老的情歌。

這是由福建作曲家章紹同改編的合唱歌曲《康定情歌》。

(出合唱《康定情歌》,壓混章紹同採訪。)

(章紹同:我這個合唱改編曲主要有這麼幾點想法,一個我在旋律上儘量保持原民歌的特色,但是運用各種手段來豐富它。因為既然是合唱,就等於從單聲部變為多聲部,所以我這裡頭寫法中很多是復調,這種復調還帶有一點我們中國民族的支聲性的復調。非常湊巧,正好在這次海峽合唱節上,金門的合唱團也唱了這首《康定情歌》,當然它唱的是另外一個改編本。我覺得這説明了這首《康定情歌》是受到海峽兩岸群眾的普遍喜愛。)

(歌曲揚起,至完)

康定城和跑馬山,作為張大哥和李大姐溜溜愛情的浪漫領地,早已成了人們心中的情歌故鄉。而當我們回顧歷史的時候,會感慨地發現,吳文季——這位《康定情歌》的采編者,曾經在歲月的塵埃中,被整整淹沒了半個多世紀。

1946年吳文季采編《康定情歌》,到2002年《康定情歌》采編者的爭論塵埃落定。當吳文季這個名字終於浮出水面的時候,這位歷經磨難的歌者卻早已不在人世了。多少過往隨風而去,但一首情歌不朽。

(出喻宜萱演唱的《康定情歌》

這是一張1948年的老唱片。唱片中的歌者叫喻宜萱,她是原中央音樂學院副院長,是一位著名的歌唱家。當年就是她在自己的音樂會上,第一次演唱了吳文季采編的《康定情歌》,也是她第一個把《康定情歌》帶到了國外。20081月,這位百歲老人靜靜地離去了,而在她生前,留下了對《康定情歌》永遠的聲音記錄。

(出錄音:國內唱了很多。在國外,就是1949年5月,在法國巴黎,巴黎的嘎沃音樂廳開獨唱會,唱了這個《跑馬溜溜的山上》。巴黎開完了,我就去英國,在英國的倫敦也唱了這個《康定情歌》。那麼這首歌曲啊,無論是在巴黎,或者是倫敦,都受到很大的歡迎,大家都很喜歡《康定情歌》。)

(歌曲揚起至完)

(掌聲,壓混)2001529號,北京人民大會堂座無虛席。

(出歌曲,壓混)當世界歌王普拉西多多明戈和他的搭檔,用並不標準的漢語,唱響《康定情歌》時,北京人民大會堂頓時沸騰起來。兩位地道的西方人熱情演繹著這則來自康定的東方愛情故事,人們為歌中張家大哥和李家大姐的愛情故事感動不已,熱情的康定人民把世界歌王當成了自家人,並授予康定榮譽市民證書和一把象徵打開康定之門的金鑰匙。因為一曲《康定情歌》,聞名全球的世界歌王成為了四川人、甘孜人、康定人。

(歌曲揚起至完)

克萊德曼對於廣大中國樂迷來説,幾乎成了鋼琴的代言符號,而這位有著鋼琴王子美譽的鋼琴大師也非常熱愛中國,尤其是中國民族音樂。克萊德曼曾經用了整整十年的時間來研究中國民族音樂,在這一過程中,他與《康定情歌》結下了不解之緣。

(出克萊德曼鋼琴曲《康定情歌》,壓混)

2003年,一張名為《新時代》的中國鋼琴民樂專輯在全球發行,這是克萊德曼與中國廣播民族樂團的合作成果。在這張專輯裏,克萊德曼奏響了由中法兩國音樂家共同改編的《康定情歌》。神秘的電子合成音效與鋼琴的旋律描繪了幽靜的山村景色,鋼琴與竹笛舒緩地交織在一起,盡情地抒發著愛的情懷。在音樂的疆域裏,兩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度縮短了距離,中法文化中,對愛情的歌唱水乳交融地結合在了一起。來自法國的克萊德曼,充當起了傳播中國音樂的使者,把中國西南的《康定情歌》再一次帶向了世界。

(樂曲揚起至完)

《康定情歌》的采編者吳文季是福建惠安人,出生於1918年,他從小熱愛民間文藝。二十歲時,為尋找抗日救國道路,他前往武漢,一九四三年考取重慶青木關音樂院聲樂班。新中國成立後,吳文季先後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南軍區文工團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工團工作過。1966年吳文季病逝。吳文季一生採集並整理改編民歌二百多首,《康定情歌》是他的代表作。

《康定情歌》在幾十年的光陰歲月裏歷久不衰,從民族美聲到流行通俗,從人聲演唱到器樂演奏,各種版本、各種風格的演繹形式層出不窮。

(出張惠妹《康定情歌》,壓混:)天生熱力十足的張惠妹是華語流行歌壇的重量級人物,台灣高山族原住民熱情奔放的天性,讓她在演繹這首奔跑在跑馬山上的愛情歌謠時,平添了一股動感狂野的激情和雲中飛揚的率性。(歌揚)

(出“夢之旅”《康定情歌》,壓混:)這樣的歌聲,是可以從人的耳朵一直唱進心裏的。“夢之旅”,是中國目前最知名的演唱組合之一。通俗唱法和美聲唱法的有機揉合,唯美的和聲,簡單的編曲,歌聲象清晨露珠般的清澈,又有著夜色般的朦朧,如夢似幻、和諧溫馨,一首經典民歌在他們唱來是那麼美那麼動人!

(歌揚,壓混:)《康定情歌》就象一座礦藏豐富的寶山,吸引來無數探寶人。在這些挖掘者中,我們看到了喻宜萱、周小燕、張振富、耿蓮鳳等一代傑出的聲樂藝術家;看到了張惠妹、齊秦、蔡琴等港臺及東南亞樂壇上的流行巨星;看到了朱哲琴、田震、湯燦、刀郎,這些大陸歌壇上的實力派歌手。如果你留心的話,還會看到了一張張更為年輕的面孔……

(出譚維維《康定情歌》,壓混:)

譚維維,2006年超級女聲成都唱區冠軍,全國總決賽亞軍。這位從超女選秀平臺上脫穎而出的歌唱新秀,從中國一路唱到了維也納金色大廳。譚維維的《康定情歌與溜溜調》,不是《康定情歌》的第一個改編版本,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卻是風味別樣的一個版本。她把雪域高原的民族性情融入于電子氣息頗濃的音樂之中,將淳樸的民族色彩與通俗歌曲的演唱技巧相融合,獨特的嗓音與聲線,自在地遊走于傳統與現代之間,凸顯著藝術的張力。

(揚起至完)

(出《柏拉圖的康定情歌》,壓混:)在今天這樣一個信息化的年代,網絡為人們提供了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2005年,一首妙趣橫生的《柏拉圖的康定情歌》,經由網絡開始走紅,來自成都的創作歌手山野也順理成章地在網絡上火了一把。這位希望挑戰周傑倫的年輕歌者,在他的這首節奏布魯斯曲風的《柏拉圖的康定情歌》中加入了川味説唱、川劇幫腔等新鮮元素,這種中西結合、土洋相融的創新手法,對於新生一代來説,的確充滿了個性與可聽性。(歌曲揚起至完)

《康定情歌》,這是一首在不同的年代,會有不同的演繹方式,從不同的歌者口中唱出,會有不同感覺的情歌。它從最鄉土的民間,走上高高的音樂殿堂;它成為經典,卻始終不失原生態的質樸本真。“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一股源頭活水,來自四川雅安一個叫做三道橋的地方,來自吳文季與溜溜調的美麗邂逅。

(出“溜溜調”)這些被當地村民稱作“溜溜調”的民間小調,就是《康定情歌》的雛形。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吳文季在當時四川重慶青木關音樂院學習期間,對“溜溜調”進行了採集、整理和改編,不僅在旋律上進行美化,而且還在原有民歌三段歌詞的基礎上,增加了第四段歌詞。從而成就了一首驚世名曲。

郭昌平是《康定情歌》研究學者,他也是當年懸賞萬元找尋《康定情歌》采編者的發起人。(出郭昌平錄音:“世間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地愛,世間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求。”一下它是一個大的跨越,這就是一個很廣泛的愛情的表達,這實際上是人類對愛情的一個追求了,就是自由戀愛的一種追求了。)

(出歌,壓混)當吳文季完成這項非同尋常的創作後,康定的溜溜調不再僅僅是康巴人田間地頭的山歌,也不再僅僅是傾訴兒女私情的小調,而是帶著獨一無二的康巴愛情故事,走出了大山,走下高原,走向更加廣闊的世界。

吳文季的采編,改變了《康定情歌》,而他卻無法改變自身的悲劇命運。因為當年在收集民歌時,他曾接觸過不同地區的人員,其中有一些是來自康巴地區的國民黨軍士兵。這一事件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國內外形勢複雜的情況下,是如此的敏感。吳文季因此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以至於這位傑出的藝術家,在46歲就淒涼地離開了人世。在現實風雨中,吳文季沒能為自己留住愛情,終生未婚,但他卻把“不老的情歌”給了世上所有的人。

如今,吳文季長眠在他的故鄉——福建泉州惠安縣洛陽江畔的鳳窩山上,人們在他的墓碑上刻下這樣一句話:他一生坎坷,卻始終為光明歌唱。

(歌揚至完)

以上您聽到的是音樂專題:《溜溜的歲月,不老的情歌》。采寫、編輯、製作:陳冉,播音:何家琪,審稿:高一青。感謝您的收聽,再會。
】 【打印】 【關閉
 
    相關下載
·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效果更佳
你好台灣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産業部ICP/IP地址信息備案號:京ICP備05065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