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對台研委會 > 參評作品
戲曲故事《保嬰記》
2009年06月11日

(請點擊收聽音頻)

 

(女):聽眾朋友,晚上好,歡迎收聽東南廣播公司的《梨園百花春》節目,今天的節目請您分享戲曲故事《保嬰記》。這個發生在中國古代的故事,要從林秀才的兒子説起…….

 

(樂起)

我是林秀才的兒子,我的阿嬤叫尹三娘,這個古早的故事就發生在我的家鄉——福建南部的天時鄉地利村仁和保社。

出哭聲)

在我出生前的一個夜晚,天陰冷陰冷的,阿嬤壓抑的哭聲從低矮的木厝裏傳出,讓鄰里聽著揪心。

(齣劇情)

林正義:母親,母親。

尹三娘:哎呀,孩兒,你怎可自己下床?

林正義:母親,不必操勞了,您還是坐下,與孩兒説説話吧。

我阿嬤早年守寡,所幸一生行善積德,修得身強體壯。膝下獨子林正義,用心功課,鄉試得中秀才,本來可以安享長命百歲之福,卻不料秀才福淺體弱,病入膏肓,讓我阿嬤再臨失子之痛。

(齣劇情)

林正義:母親,孩兒命已如此,死不足惜,只是此去留下阿母孤單一人,無依無伴,不知如何是好?

尹三娘:孩兒活者,阿母陪你活者;若是孩兒不肯留命,阿母就伴你同行,你與我死與活,咱母子都不孤單。

林正義:哎呀,不可不可!母親,若是不孝兒能為你留下孫兒,你孤身一人,如何養他的起?

尹三娘:孩兒説哪話,若是有了孫兒,阿母何止養他得起,還能撫他成人成才,重振家聲!

林正義:哦,母親,快,再給孩兒一點參湯,孩兒有要緊話稟告。

(樂緊,壓混)

咽下兩口參湯,林秀才拼盡最後的力量,説出一個驚人的秘密。

林正義:桃花莊上,有位金滿月小姐,不知你可認識?

尹三娘:阿母雖不認識,但也曾聽人説過,她容貌出眾,是財主金員外前妻所生的女兒。

林正義:她……尚未成親,現已有身孕,即將臨盆,腹中的嬰兒……

尹三娘:嬰兒怎樣?

林正義:他……就是你的親孫!

尹三娘:啊!我的親孫?

林正義:親孫!

尹三娘:當真?

林正義:不假!

尹三娘:孩兒,你……

林正義:母親,孩兒知錯,求母親帶念孩兒,救救他們母子!

尹三娘:……

列位聽客,猜出來了嗎?這腹中的孩子就是在下。

話分兩頭説,我的正義爹説出這要緊事就撒手西去了。那些天,我阿嬤是怎麼度過的,我不敢想象。這邊廂,我娘金滿月正在閨房中滿面淚痕,對著孤燈呆思癡想。

 

(齣劇情)

金滿月:人間知己情最重,如意郎君更難尋。

幾個月來,我娘謊稱有病,一直深藏閨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齣劇情)

金滿月:我忍辱負重,總盼能為林郎留條根。。

偏偏在此時,我那娶了新婦進了城,眼裏只有孔方兄的外公差人帶著轎子來接我娘去相親。

(齣劇情)

金滿月:阿牛夤夜傳父命,恰似小鬼來勾魂。

人到絕境,萬念俱灰。我娘搬來小凳,在屋樑下結好白綾,又返身坐到鏡前,

梳頭、抹面、描眉、點唇……説時遲那時快,就在她踩上小凳,引頸投繯的一剎那……

(出拍門聲)

金滿月:門外何人?

尹三娘:受人之托,來與小姐説幾句要緊話。

    我阿嬤帶給我娘的都是貼在耳邊説都怕被風吹跑的體己話。

(齣劇情)

尹三娘:姑娘莫哭,大嬸我有辦法!

金滿月:大嬸有何辦法?

尹三娘:你我一起逃去!

金滿月:一起逃去?

尹三娘:逃到一個沒人的地方。

金滿月:沒人的地方?

尹三娘:你我住下來。

金滿月:你我住下來?

尹三娘:我來伺候你!

金滿月:你來伺候我?

尹三娘:直到你把嬰兒生下來!

金滿月:大嬸,你到底是何人?

尹三娘:孩兒,實話告訴你,我就是林秀才的母親,你那無緣的婆婆啊!

金滿月:啊,婆婆!

    我娘無助的撲進阿嬤的懷裏,放聲大哭,繼而收拾行裝,登上轎子,遁出

桃花莊。

(齣劇情  犬吠聲起)

娘告訴我,那天晚上,我的阿嬤就像戲裏的佘太君,舉著風燈,領著一頂小

轎,四個轎夫穿行在雜草叢生、林深樹密的山間小路上。來到距離清水庵不遠的一個岔路口,阿嬤停下腳步,警惕地看了看身後,確信無人跟蹤之後説:

(齣劇情)

尹三娘:眾轎夫,此處停轎算錢,我的住處到了。

眾轎夫:真的嗎?

摘下斗笠和頭巾,哦,原來這幾位汗水淋漓,氣喘如牛的“轎夫”根本就是幾位“轎婦”,都是我阿嬤的好姐妹:六嫂、七姑、八姨、九嬸。

(齣劇情)

  嫂:眾姐妹已經偷偷跟你一整天了,

  姑:今晚還在金家圍墻外蹲了大半夜!

  嬸:阿侄臨終那天,大家怕你承受不了會出事,都守在你囤後不敢離開,阿侄説的話,我都聽到了。

尹三娘:姐妹們,此時一言難盡,還是到清水庵再説吧!

    眾:好!走!

(馬蹄聲起)

  姑:哎呀,三娘,不好了,山下有人追趕!

尹三娘:可是金府家丁?

  姨:是衙門捕快!

尹三娘:不好了,此事若是驚動官府,我孫難保了。

  姨:你孫難保我來保,你們快走,我來對付。

    八姨一把搶過阿嬤手裏的風燈,高高舉起,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一邊跑著

一邊高喊:

(齣劇情)

 喂,你來看啊!

    阿嬤後來説,前一刻看到八姨紅色的上衣、藍色的裙子從林樹間一閃而過,

後一刻,安頓好我娘,就來到縣衙“自首”。

(齣劇情)

尹三娘:民婦尹式三娘叩見老爺。

    一抬頭,見到美麗的八姨滿身塵土,一腳泥污,雲鬢歪斜頭未梳,兩頰汗

痕臉未洗,“鼾”然睡倒在公堂之上。

(齣劇情)

尹三娘:八姨,八姨。

  令:別慌,是在補眠。

    説話的這位,就是我的父母官——縣令大人,看他的做派也是各色:小小

紗帽歪歪戴,長長錦服掖腰帶,真是其貌不揚的九品官啊。

(齣劇情)

  令:不是疲憊不堪,誰能在此打盹?就讓她睡會兒吧!

    原來是縣令依據金員外所報,派捕快追捕劫持金滿月的賊人,不想追了半

夜只追來一頭霧水,八姨一口咬定她在喊自己的老公“李來看”。我阿嬤上門“自

首”終於讓案情有了新進展。

(齣劇情)

  令:尹三娘,你來説説看,你是怎樣把金姑娘帶走的?

尹三娘:昨夜晚……       

(樂起……)

  令:大嬸,來來來,坐,你坐,你請坐。

     (唱)你無需害怕莫擔心,

            你無罪你有功,你該揚名!

            今日此案可認定,

            不是搶,不是偷,不是拐,不是騙!它是實實在在的

     (唱)好心人救苦命人!

尹三娘:不不不,老爺,我有罪;我打聽過了,我那叫……“拐帶罪”!

  令:“拐帶罪”?哦對!你是“拐帶”,不過你這“拐帶”是先“拐”而後“帶”。大嬸你,先將金姑娘從這地府枉死城裏“拐”出,而後“帶”著她奔向陽間本縣治下的清平世界,還不是大大的好事,無罪有功嗎?哈哈。

     只是,我娘不能來面見縣令,是是非非終是説不清,也難免縣令有疑問。

(齣劇情)

  令:八姨,滿月所患到底啥病症,咋會如此羞見人?

  姨:滿月的病我也説不清,只能學個樣子老爺自辯分。

        事關人命咱莫作耍,免得禍從口出縫嘴唇。

(樂起,壓混)

    我八姨用手支著後腰,挺起肚子,落坐起身,上樓下樓,搬東西,把我娘

帶著身孕的動作模倣的惟妙惟肖,惹得我阿嬤哈哈大笑,也讓縣令似有所悟。

(齣劇情)

  姨:老爺,民婦獻醜了。

  令:不醜,不醜,我想起我的老娘親,當年懷著我的小弟小妹時,也像你那樣行走,那樣上樓下樓,搬東西。我明白了!

一樁人命關天的案子通情達理的落案了:金員外與阿嬤認了誼親,阿嬤“借來”我娘陪伴黃昏,細心調理滋補關愛,三個月後可去、可留、可嫁人。

阿嬤回到了山間,和我娘住在安安靜靜的清水庵。每日,阿嬤只做我娘愛吃的飯菜,我娘只撿歡喜事説給阿嬤聽,平平穩穩的小日子踏踏實實,二個月後……

(嬰兒哭聲起)

我阿嬤欣喜若狂的從庵中衝出來,對著四面高山大聲喊著:

(齣劇情)

尹三娘:我有孫子啦!

唱:我本是遠離人群魂難定,

    如今是狼嚎虎嘯兒不驚!

    這才是鐵樹開花馬長角,

    枯木逢春重返青!

(哭聲起)

這一天是我滿月的日子,六嫂、七姑、八姨、九嬸裝作求神離開村子,上山來看望我們一家人。這一天,突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我正義爹的同窗好友,結拜兄弟,秀才林東明。

(齣劇情)

林東明:伯母!

尹三娘:你是……

林東明:侄兒東明啊。

尹三娘:哎呀!東明侄兒,不是説你省城赴考,途中為救人,你掉下萬丈深坑嗎?

林東明:托伯母洪福,侄兒掉下萬丈深坑卻被千年古樹兜住,後遇採藥老人救回診治,倖免于死。

尹三娘:真是謝天謝地啊!

    意外出現在我娘和林東明相見的時刻。

(齣劇情)

林東明:滿月!

金滿月:東明!

(伴唱:)小姐相公入夢境,

         娘子夫郎兩忘情。

深感詫異的阿嬤,似有所悟:

(齣劇情)

尹三娘:啊!原來你們相識?

一句相識驚醒夢中苦鴛鴦。阿嬤啊,都怪我不能言語,沒法和您交心。林東明才是我的生身父親。他和我娘私訂終身,山盟海誓的見證人就是林秀才——我的義爹。雖説我娘早已知道實情,但七姑的一番話就像驚雷懸頂讓她不敢吐真言。

(齣劇情)

  姑:滿月啊,三娘為你才留活命,

               你因三娘才活的成,

               假孫連著三娘真性命,

               我求你事擱心頭掂重輕。

(齣劇情  

  姨:都是你這林東明,做了魏延,弄倒阮七星燈。

阿嬤慢慢的好像明白了什麼……

(齣劇情)

尹三娘:嬰兒的事,我……總算明白了。這孩子,不是正義的孩子!

  姑:三娘啊三娘,這孩子是你的親孫,這可是正義阿侄臨死之時親口對你説的呀!

尹三娘:是啊,我的兒,一生從未對我説過一句假話,可這一回,為了保老母,護滿月,救這嬰兒,他……他遲遲不肯咽下一口氣,絞盡腦汁,搜索枯腸,才……才萬不得已編造這句假話用以救人啊!

我的東明爹,此時才恍然大悟:

(齣劇情)

林東明:啊呀,伯母,我明白了。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也明白正義賢弟的良苦用心。正義賢弟是我好兄弟!伯母你是我的好娘親!正義賢弟不在了,日後就由侄兒我來伺候您!伯母,咱都到庵裏去向佛祖發誓許願吧!

尹三娘:你先去吧,讓阿母靜靜心就來!

  (樂起)

阿嬤答應我的正義爹,要保住滿月的性命,留下她腹中的孩子,如今孩子平

安落地,滿月也滋養的白白胖胖;阿嬤允諾金員外和縣令,三個月後送回滿月,這來時是孤身一人,走時是團團圓圓,歡歡喜喜的一家三口。該保的保住了,該生的落地了,該回來的也回來了。

(齣劇情)

尹三娘:正義,我的孩兒,你在哪?你聽得見阿母與你説的話嗎?阿母跟你説啊……

阿嬤緊緊的摟著我,眼淚像樹上的露水滴在我頭上。

(齣劇情)

尹三娘唱:孩兒你心願已了當告慰,

          阿母也盡了心,

          咱母子再隔其間已無用,

          恐會阻隔他們的骨肉情!

          孩兒你肯忍辱,

          阿母能負重,

          咱還是一走兩頭清,

          讓咱母與子,

          都來保她一家永安寧。

    阿嬤咬咬牙,像割下自己的一隻臂膀那麼痛苦地把我放進搖籃裏,又脫下

自己的外衣蓋在我身上,仔仔細細掖好、轉身,沒敢看我一眼就急急忙忙的向

山下衝去……

(齣劇情)

金滿月:阿母,阿母……阿母回來。七姑,東明,快來,阿母放下孩子自己走了,你快想想辦法吧!

七姑:辦法?哎,對!滿月,快讓孩子哭。

七姑:拍他屁股,來、我來!對!哭!大聲哭!再哭!

阿嬤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走,可是心思全在我身上,山前山後,一會兒聽到我

在哭,一會兒聽到我在笑,攪得她恍恍惚惚,步履蹣跚。

 (哭聲又起)

阿嬤扔掉手裏的小包袱,轉身向山上狂奔而來,顧不上刺棵擋道,顧不上亂石滾落,沙土打滑。她氣喘吁吁連滾帶爬衝到搖籃前,用老淚縱橫的臉親吻著我喜淚漣漣的臉。

(齣劇情)

尹三娘:我的乖孫啊,阿嬤來啦!……

從此以後,我和阿嬤,還有爹娘就幸福得生活在一起,山前山後到處是我的笑聲和腳印。

我的啟蒙先生是爹爹林秀才,正義爹教我: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東明爹教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在阿嬤的背上長大,在她的碎碎念中學到了:與人為善;在她多舛卻長壽的一生中,學會了心存善念,無往不利。

列位聽客,這個古早的故事讓您費神了,若有機會,我們再聊。

聽眾朋友,剛才您收聽的是戲曲故事《保嬰記》,根據湯印昌同名薌劇改編。故事寫作、編輯:雷小紅,播音:楊波,製作:林國富,協作:莊則成
】 【打印】 【關閉
 
    相關下載
·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效果更佳
你好台灣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産業部ICP/IP地址信息備案號:京ICP備05065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