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對台研委會 > 參評作品
那一夜,我們同唱一首歌
2009年06月11日

(請點擊收聽音頻)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號晚,海峽兩岸閩南語歌星選拔賽總決賽在泉州音樂廳正式拉開序幕。這是刺桐之聲閩南語廣播舉辦的兩岸閩南語歌唱比賽。從上千名報名者中經過海選及層層選拔,最後兩岸各選出五名選手,分別代表大陸賽區和台灣賽區進行最後的總決賽。

 

當晚七點半,比賽準時進行。(壓混大賽的現場音)我和搭檔跟隨選手經過了大半年的比賽,站過大大小小的舞臺,和選手一樣體味過酸甜苦辣,終於站在了本次大賽最後的舞臺上。

 

咻咻:各位現場的觀眾朋友大家晚上好

嘯波:這個時候正守在收音機前和在網絡前面觀看我們直播的所有的現場的朋友大家晚上好,我是嘯波。

咻咻:大家好,我是咻咻。

 

隨著比賽的進程,我們和台下幾百名來自兩岸為選手加油助威的親友團一樣,被一陣陣的溫暖和感動裹攜著向前行。

(壓混介紹選手的現場音)

 

比賽的頭一個環節是來自台灣地區的五名選手集體登臺亮相,他們分別是來自台北的吳信璋,桃園的辰燁和莊雪娥,以及來自屏東的張鳳娘和張雅雯,東道主大陸選手為他們打拍子,而他們則以一首《來去台灣》,向全場介紹了台灣的小吃特産和風土人情。

(出《來去台灣》)

 

你若來台灣 請你斟酌看

出名阿里山 亦有南投日月潭

初鹿之夜 牧場唱情歌

紅頭嶼 三仙臺 美麗的海岸

鳳梨釋迦柴魚 好吃一大盤

洛神花紅茶 清涼透心肝

你若來台灣 請你相邀伴

北投洗溫泉 讓你心快活

 

真的很感謝這五位來自於台灣地區熱情的選手,他們的出場也為當晚的比賽掀起第一波熱潮。來自屏東的張雅雯是第一次來大陸,此次的泉州之行給予她很深的印象。

 

咻咻:雅雯是來自台灣哪的?

雅雯:來自屏東枋寮。

咻咻:屏東,哦~出蓮霧的那個地方是吧。

雅雯:對對,蓮霧。

咻咻:那你對泉州的印象怎麼樣?

雅雯:就是以前聽人家講的印象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因為現在泉州進步得很快。

嘯波:哦,蠻像的哦,建築啊,口味啊,説話的語言啊,口音都蠻像的哦…….

 

除了雅雯,許多人把視線投向來自桃園的選手莊雪娥,其實我們倆都應該叫她雪娥姐,因為她和我們祖國同樣的年紀,這位四九年出生的歌手無疑成為比賽的一大亮點,她先生也陪同她到泉州為她加油。

 

嘯波:我跟你們説哦,不僅雲林同鄉會的人來,我們雪娥姐的先生也在,雪娥姐的先生在哪,來,揮一下手!

咻咻:哦,在哪?在這裡,在這裡。

雪娥的先生:老婆加油

嘯波:你看,老婆加油,有沒有聽到?聽到沒,老婆加油!

雪娥:儘量啦,謝謝!

咻咻:足感動的……

 

她以一首經典老歌《紅瓦厝》向眾人娓娓道來,一對閩南老夫妻的故事。

(出《紅瓦厝》)

 

瓦厝(九三年“唱片金鼎”歌詞獎)

 

在彼粒山腳(在那個山腳)

有一間紅瓦厝 (有一間紅瓦厝)

厝邊縛一隻老水牛 (屋旁拴著一頭老水牛)

有看著雞鴨無看著囡仔 (能看到雞鴨卻看不到孩子)

稀稀微微紅瓦厝 (迷迷糊糊的紅瓦厝)

在彼粒山腳 (在那個山腳)

有一間紅瓦厝 (有一間紅瓦厝)

厝後放一寡歹農具 (屋後放著一些廢棄的農具)

過溝的菜園 (過溝的菜園)

有一對老翁婆 (有一對老夫妻)

做食掘甲背脊龜龜龜 (勞作使得背脊彎曲)

啊嘿是誰的勢大人 (啊,是誰的長輩)

放乎伊治彼做粗重 (讓他們在那幹重活)

伊個子是走叨藏 (他們的兒子去哪兒了)

連孫仔也末來鬥相共 (連孫子也沒來幫忙)

孤單的老翁婆 (孤單的老夫妻)

孤單的老翁婆 (孤單的老夫妻)

您的子甲您的孫哦 (您的兒子您的孫子)

何時才會返來七逃 (什麼時候才會回來玩耍?)

 

你的兒子,你的孫子,何時會再回來玩耍?在高樓林立的都市生活裏,記憶裏老家的形象離我們越來越遠,莊雪娥則以一首《紅瓦厝》再次把我們拉回那曾經的畫面,那個以紅瓦厝為符號的兩岸閩南人共同的生活畫面。

 

除了瀰漫著濃厚鄉情的《紅瓦厝》外,舞臺上眾多八零後的選手更是為閩南歌注入了時代的氣息,在他們身上,傳統的旋律得到了新的詮釋,也得到了新的延續。曾國安,來自泉州的一位典型八零後選手,他以自己的名字為題即興創作,從這裡我們也看到兩岸閩南歌發展的一個新方向。

(出《HI COME ON》)

 

我會讓你的心跳動不停

因為有你最大的熱情

這是我的青春年齡,我的努力好情形

大家講,泉州人愛拼才會贏

用心來打拼,作陣我在這

一個人在這唱歌,會感覺孤單

就卡緊作陣來,作陣伴來喊出聲

HI COME ON 現在是國安站在這

OH HI COME ON 別怕,走

HI COME ON

 

在比賽的前夕,我們把幾位選手請到直播間來訪談,同樣來自桃園的辰燁告訴我們,他在台灣念大學的時期學的是京劇,這讓我們很驚訝,一來是八零後的居然還有如此喜愛國粹的人,二來是唱京劇的人還能把閩南歌唱得那麼好,所以在比賽的才藝展示中,他向我們展示了京劇小生念打的一個小片段。

 

咻咻:很讚啊

嘯波:年輕帥氣的小生啊。

辰燁:謝謝,謝謝。

咻咻:真的很棒,但是要為我們介紹一下。

嘯波:那這段是什麼?

辰燁:這個是京劇裏面有一個戲叫做《陸文龍》,這個是《陸文龍》裏面一段的一句唱詞。

 

直到這個時候,我更加真切的感覺到這是一次交流的過程,而不止是場比賽,在這個當下我們了解到中國傳統文化,在對岸同齡人身上繼續得以傳承,了解到一脈相承的閩南傳統仍然在延續。在比賽的當晚,代表大陸賽區的劉頑強以原創的一首歌《閩南話講出兩岸情》,進一步地渲染了賽場的氣氛。

(出《閩南話講出兩岸情》)

 

閩南話講出我思念故鄉的心情

閩南話講出阮厝阿母的親情

我在海的這頭你在海的那頭

它將咱的距離愈拉愈近

我的心情你敢知你的心情我嗎知

這條海峽隔不斷咱的感情

 

閩南話講出兩岸咱厝人的情

講出你是我的兄弟甲姐妹

閩南話講出兩岸咱厝人的心

咱要為了故鄉的將來去打拼

閩南話講出兩岸情

 

我想,沒有任何東西會像母語這樣,能在最快的時間裏讓彼此獲得認同感,一口鄉音維繫了兩地人的感情,而劉頑強則以這一首歌為這份感情做了最好的注解。

 

在比賽將近尾聲的時候,大陸賽區的選手吳橋以零點五分的微小差距險勝了來自屏東的張鳳娘,兩人分別獲得了大賽的冠亞軍。在頒獎臺上,台灣雲林同鄉會的秘書長上臺給獲獎選手們鼓勵時説:

 

秘書長:大家好,大家晚安!這次,我們刺桐之聲能舉辦這個海峽兩岸的歌唱比賽,讓我們的選手(能夠)過五關斬六將,層層的磨練,能夠來這邊比賽,我一再的強調今天的比賽得獎是我們的目標但是不一定要實現,怎麼講,我認為我們的交流,兩岸血融于水的感情的延續是我們最重要的,今天晚上來參加的最重要的一個里程。

 

如他所説的,比賽的成敗得失在此刻已經變得無足輕重,在這個夜晚,兩岸的閩南人用歌聲來對話,末尾,兩岸的選手共同合唱一首歌,用《繼續向前行》這首歌把整場比賽推向高潮。

(出《繼續向前行》)

 

經過了起起落落

世事變化人生的舞臺

一陣陣鼻頭酸深深感慨

海涌已經退

黑暗已經過

我看見燦爛的未來

真感心在茫茫的人海中

有你來作伴

阮心內對你深深感謝

路途也遙遠

接受命運來磨

有你作伴抹擱感覺孤單

 

向前行 向前行

咱的夢愈來愈偎

堅強面對大風大雨無算啥

堅持理想抹變卦

一步一步行

擱要繼續拼

擱要繼續 向前行

 

全體選手在合唱這首歌曲的時候,我和搭檔兩個人站在舞臺的側邊,之前我們一起經歷過走臺、綵排,但是此時我們仍涌起莫名的激動,而我在此時寧可不把它當成一次比賽,而是兩岸閩南人以音樂為媒做的一場心靈互動。

 

真感心在茫茫的人海中

有你來作伴

阮心內對你深深感謝

路途也遙遠

接受命運來磨

有你作伴抹擱感覺孤單

 

向前行 向前行

咱的夢愈來愈偎

堅強面對大風大雨無算啥

堅持理想抹變卦

一步一步行

擱要繼續拼

擱要繼續 向前行

 

比賽在《繼續向前行》的歌聲中落幕,這一站在泉州,下一站的地點定在台南,你來我往,認的就是一份來自鄉土的感情。倘若説,音樂在這裡為彼此搭建了一個溝通、了解的渠道,那熟悉的鄉音母語便是交流、融合的水,水到而渠成。在同唱著一首歌的時候,進而從歌曲中讀懂彼此,讓距離不再遙遠,即便是隔著一灣淺淺的海峽。
】 【打印】 【關閉
 
    相關下載
·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效果更佳
你好台灣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産業部ICP/IP地址信息備案號:京ICP備0506576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