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閩南

一段史 一個人 見證閩臺兩宮奇緣

  你好台灣網廈門3月14日消息(記者楊濤 通訊員林坤山)13日,台南三郊鎮港海安宮主任委員曾志耀率團首次蒞臨廈門朝宗宮參訪。朝宗宮熱情迎接,為每位台南鄉親披上金黃色的綬帶,並向媽祖行古樸的祭拜禮。

  廈門朝宗宮向台南海安宮致贈“靖海安瀾”墨寶。(你好台灣網 圖)

  説到朝宗宮與海安宮之間的交流,不得不提及一位牽起兩宮緣分的人物──清嘉勇公福康安。他受命“平臺”往返于台灣海峽時,分別朝拜了廈門朝宗宮與台南海安宮媽祖,也因此牽出一段奇緣來。

  三年前,朝宗宮住持林招治率團赴台南考察,在台南著名文史專家鄭道聰的陪同下實地探訪了古河道、台南接官亭石牌坊、台南大天后宮、海安宮、鹿耳門聖母廟等與廈門港有歷史淵源關係的歷史古跡,回來後請教專家、翻閱史料,搜尋有關廈門與台南歷史淵源進行考證。林招治表示,朝拜媽祖是兩岸同胞對美好生活願景的嚮往,清代的廈門港是大陸與台灣對渡的始發站與登陸點,我們熱忱歡迎台灣同胞回來省親謁祖,朝宗宮願當台胞登陸的第一家園。  

  台南海安宮向廈門朝宗宮贈送匾額。(你好台灣網 圖)

  台南海安宮主任委員曾志耀表示,廈門朝宗宮是福康安赴臺的始發地,台南海安宮是福康安的班師處。福康安串起我們兩宮的歷史淵源,我們願意一同將這種情緣韆鞦萬代傳承下去。

  福康安從廈門出發平定“林爽文事件”

  史載,乾隆五十一年冬(1786年),台灣爆發“林爽文事件”,清廷派員赴臺平定。五十二年八月福康安奉命自京啟程前往台灣主持戰局,九月初抵達廈門,先於大擔門等待順風,後因風期、汛期未能直接渡臺,只能收泊崇武澳。

  為此,乾隆皇帝于1787年11月24日降諭,命李侍堯奏報“何處廟宇最稱顯應之處,如稍有傾圮,即另行修葺完整,以肅觀瞻。並將該處應用匾額、聯對開明尺寸奏聞,候朕親書,頒發懸挂。“李侍堯接旨後,于1787年12月5日委派通判朱慧昌連同廈門海防同知劉嘉會前往朝宗宮勘察。

  無獨有偶,僅過兩日,風期、汛期剛好合適,福康安大軍船行一晝夜,即抵達鹿仔港。因此,乾隆皇帝批閱李侍堯奏章時,朱批“實有不可思議處。”

  福康安題贈台南海安宮“恩溥天池”匾額

  福康安抵臺後又從鹿港轉到當時台灣的行政中心——台南,坐鎮指揮。乾隆五十三年春,“事件”平息,福康安叩謝神恩,敬題“恩溥天池”匾額于台南海安宮。據道光六年《續修台灣縣誌》載:乾隆五十三年欽差大臣嘉勇公福康安偕眾官公建,郡守楊廷理成其事,廟內御書匾曰“佑濟昭靈”,有文武官列名碑記。

  台南著名文史專家鄭道聰介紹,乾隆五十三年五月初九日(1788年6月12日),福康安祭拜海安宮媽祖之後率領凱旋大軍于台南鹿耳門登船,等候順風內渡大陸。故海安宮是福康安班師處,官祀之天后宮,地位崇高,歷史意義非凡。

  福康安凱旋榮歸受媽祖“神助”登陸廈門

  福康安登船翌日,即獲有順風,隨即揚帆內渡。時至日落時分,在黑水洋(即台灣海峽)距離澎湖內澳僅二十余裏處,風突然停止,全部船隻無法前進。船工趕緊下碇,欲停泊船隻。然而碇索放到了六七十丈,仍未至底,船隻難於寄泊,只能任由在海上往來飄蕩。

  到了十二日(15日)午後,風浪大作,連夜不息,船隻雖然覺得有欹側,幸而安穩無虞。船行第四天,即十三日(16日)晚間,依稀可以看見大擔門。“自古渡臺未有夜進大旦門者,蓋門邊多石,夜行難以回避故耳”,舵手希望下碇寄泊,明日再進口。福康安認為已經看見大擔了,離廈門不遠,不想在海上飄蕩一夜,就下令進口。此時已經黃昏,清風徐徐,舵手小心翼翼掌舵行駛。頃刻間,天黑暗下來而船不知所向,舵手大驚,慌忙下了兩碇,船竟然不停,船上所有人都驚恐萬分。正在危急之時,突然望見有一點火光閃閃發亮,隱隱約約之間,感覺有人駕著小船,在船中以火刀敲擊石塊,而噴出火花。將士齊呼:前有火光,媽祖來也。舵手趕忙轉舵,順著火光的方向前行。一瞬間,所有船中都進入大擔門。十四日(17日)清晨福康安率大軍于廈門登岸,隨即前往朝宗宮朝拜媽祖,以謝神恩。

  文史專家彭一萬翻出《媽祖文獻史料彙編》中《欽定平定台灣紀略》、道光二十二年林湛續刻本《敕封天后志》等篇章介紹道,福康安往返台灣海峽平定台灣,媽祖屢建“奇功”,因此,廈門朝宗宮以及台南海安宮受乾隆分別御賜“恬瀾貽貺”和“佑濟昭靈”匾。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