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閩南

白俄三年:飛出國門的“中國情懷” 訪漳州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鄭明輝

  “三年的外派經歷就像一場長跑,起跑前的激情澎湃,挫折時的苦心煎熬,終點時的奮力一搏。這場耐力賽,想要跑得又穩又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鄭明輝

  走進白俄:只因心中的情懷

  2015年初,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以東25公里處的一片曠野中,一個以“巨石”命名的工業園悄然崛起于“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上。而此時,在有著“第二蛇口”之稱的漳州開發區,正為一項招商引資工作而忙碌的管委會副主任鄭明輝沒有想到,會在三年後與它揮手道別時,淚濕眼眶。

  “當時組織上徵詢我的意見,我腦中出現的第一反應是‘我要去’。”回想起2015年3月,與領導的一次談話,鄭明輝調侃自己道:“即使身處和平年代、年過半百,心中還是有著‘好男兒,當以為國分憂、開疆擴土為己任’的英雄情懷。”

  總面積達91.5平方公里的中白工業園是中白兩國元首親自倡導和推動的項目,也是中白合作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標誌性工程。招商局集團希望鄭明輝能成為集團首批外派人員,前往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擔任中白工業園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參與中白工業園的開發建設工作,打開園區招商引資局面。15年4月,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接受了集團的任命,完成所有的工作交接後,在明斯克最美的月份,義無反顧地跨域萬里來到了這片土地。

  “這裡除了一大片森林,只有一塊奠基石,但情況還是比開發前的漳州開發區要好一些。”從漳州開發區來到中白,鄭明輝早已作好心理準備。二十多年前,漳州開發區複製“蛇口模式”,成功將一個偏僻貧窮的小漁村建設成如今宜居宜業的濱海新城,鄭明輝要把漳州開發區這段開發建設的經驗帶到中白工業園,讓這片“希望之地”實現蛻變。

  鄭明輝從不缺乏接受困難和挑戰的決心。但身處異國他鄉,鄭明輝一開始就因文化環境差異、語言不通嘗到苦頭,他形容當時的自己就像是“瞎子”、“聾子”、“啞巴”。“周圍都是看不懂的文字,聽不懂的語言,吃、穿、住、行樣樣都是問題,就別提工作了。”鄭明輝回憶起那段時光説道,“掌握一門嫻熟的外語是海外工作的利器。”通過同事的幫助和學習俄語,鄭明輝盡可能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融入白俄。

  2015年國慶前夕,招商局集團董事胡政和時任招商物流總經理的許永軍遠道而來,看望外派員工。一鍋打滷面,幾個熱菜上桌,12個大男人圍坐在一起暢談生活與工作。“那時,許總從他的行李箱中取出來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房間裏一下子安靜下來。剎那間,一股溫暖的能量從我的胸膛涌向四肢,此前所有的壓力、疲憊瞬間消失。”那晚,鄭明輝與他的同事們在明克斯與所有國人一同迎接了祖國國慶的黎明,祝福祖國生日快樂,“縱然生活困難重重,工作千頭萬緒,我也從不敢有退縮、放棄的心思。作為一名外派幹部,我時刻謹記,我代表的不僅僅是漳州開發區的形象、招商局集團的形象,更是中國的形象。一言一行、所作作為,關係重大。但那一刻,我的心中不再有畏懼,只有無盡的勇氣,我清晰地感受到,不管身處何處,祖國一直與我同在。”

  輸出管理:演繹招商血脈與漳州經驗的完美組合

  處在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節點上,鄭明輝深刻認識到“使命光榮,責任重大”。中白工業園開發建設工作剛剛起步,鄭明輝通過大量的調研後發現,當時的合資公司還處在項目公司的狀態,公司股東會、董事會沒有按照現代管理制度運作,政府化、行政化十分明顯;合資公司只有法律部、規劃建設部、財務部三個部門,沒有園區運營管理部門、也沒有招商引資和投資服務部門。除此之外,合資公司沒有建立與園區開發運營公司相匹配的商業模型,也缺乏必要的規章制度和決策議事程序。要想打破當前的局面,第一步是必須為中白工業園“建章立制”。

  在充分調研後,在招商局集團董事胡政的指導下,鄭明輝參照集團在蛇口和漳州的園區開發經驗,先後向公司提交了《産業園區開發在中國的一般性做法》《關於實現從項目建設管理向園區開發運營管理轉型的建議》等五項書面建議,協助合資公司制定建立園區運營管理體系,並通過積極參與股東會、董事會的籌備工作,協助起草完善園區運營管理體系等相關議案;制定了相應的規章制度和決策議事程序。同時將“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投資者的成功才是我們的成功”等理念帶到中白工業園,影響白俄羅斯政府相關部門和公司的白俄羅斯同事。

  臨危受命:為招商局的榮譽而戰

  2015下半年開始,中白工業園步入開發建設的快速軌道。至2016年底,工業園已修建了13公里雙向六車道道路,鋪設了包括給排水、燃氣管網和通信管線在內的45公里管網,建成一座110伏電站、6座配電站並鋪設了90公里供電線路,建成取水站、二級提升泵站和污水處理站等。這些基礎設施的建設,使工業園具備了全面招商引資的條件。但招商引資工作卻停滯不前,2015年5月12日,習近平主席與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蒞臨中白工業園項目時共同見證的首批7家入園企業和14家意向入園企業只有招商局商貿物流園一家在諾大的園區內孤獨地施工。中白工業園能否不負兩國元首的重托,成為“一帶一路”上的明珠,招商引資工作是關鍵。為此,招商局決定自加壓力,全面接手招商引資工作。這個任務也就落在鄭明輝和他帶領的團隊身上。鄭明輝首先把著眼點放在上述兩國元首監簽的項目,他明白,“如果這些項目不能依約推進,將會影響白俄政府對園區發展的信心,甚至會對中國信譽乃至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的具體落實産生負面影響。”當年10月16日至11月9日,鄭明輝毅然帶著團隊一路從南到北,跨越遼寧、浙江、上海、廣東、湖北、湖南、青海七個省份,造訪了那二十多家企業。然而,半個多月的奔波卻將一個沉重的現實擺在鄭明輝面前——這些企業履約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回到白俄,鄭明輝懷著沉重的心情撰寫了《首批入園(意向)企業觀感與招商引資建議》呈交給公司,並向公司提出“從零開始”的建議。

  為此,鄭明輝主持組建了合資公司的“投資服務中心”和“北京代表處”,組建招商團隊並開展專業培訓;構建政府與股東單位協助、合資公司主導、管委會配合、仲介機構補充的招商引資網絡;制定實施“精準招商”的策略。2016這一年,鄭明輝成了“空中飛人”,他不遠萬里拜訪客戶,足跡遍佈大半個中國和德國、俄羅斯、捷克、立陶宛等歐洲國家,先後參加了北京、上海、廣州、香港、青島等重點城市針對不同行業、不同客戶群體的二十余場專場推介會,尋找可落地的項目。整個團隊不辭辛苦的付出換來了8個有明確入區意向的項目,只等簽約。

  “這8個項目的落地將打開中白工業園招商引資的局面,對園區後續的招商引資工作形成積極的正面效應。”滿心歡喜的鄭明輝沒有想到,由於管委會的理念、體制和機制問題,花費整個招商引資團隊近一年時間、盡力爭取的項目有7個項目在管委會審核過程中卻被各種原因一一駁回,在2016年的最後兩天,只有一家企業簽約入園。

  “這是我的責任,不管是什麼原因,沒有完成任務,我作為分管領導,就應當對這項工作負責。”在年終考核時,鄭明輝主動承擔下了所有責任。面對“招商局也不行......”的種種議論以及各種表情豐富的面孔,當時,他在心裏默默立下誓言,為了集團的榮譽,為了漳州開發區的形象,一定要讓中白工業園招商引資工作在2017年有根本性的轉變!

  在胡政的鼓勵下,鄭明輝積極推動合資公司與管委會的聯席會制度的實施;參與《總統令》修改,負責起草“管委會一站式服務”條款,對管委會的職能、機構設置、與合資公司的分工與協同以及與其它政府部門的工作聯動做了制度設計,以彌補合資公司缺乏政府職能的缺陷。同時,從中國到歐洲各國,面向全球招商;精準招商、專場推介;用心接待,不放過任何一次機會(三年來,由鄭明輝接待的項目團組就達500多個,3000多人)等大量積極有效的工作也在2017年實現了“厚積薄發”。2017年中白工業園引進企業15家,累積引進入園企業已達23家,其中中國企業14家,超額完成董事會下達的任務。2018年更是實現了“開門紅”! 僅1至4月,就引進入園企業10家,累計達到33家。

  再見白俄:這一切,只因用情太深

  “三年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在這塊土地上,從不知白俄在何地到現在對白俄羅斯的一點一滴都能如數家珍;從在超市裏分不清“鮮奶”與“酸奶”的區別,到現在週末能自駕車到“日丹”、“蚊子”市場買菜改善生活;園區從只有一塊奠基石到現在水、電、路、氣、通訊配套齊全;招商引資從2016年離年終最後兩天才引進一個項目,到去年一年引進15個項目,再到今年前四個月就引進10個項目;商貿物流園從一張圖紙到今天成為園區乃至白俄羅斯的標誌性項目,創造了“當年動工、當年建成”的中國速度……而為了這一切,我們付出太多太多!”這是鄭明輝2018年4月30日在飛機上寫的一段話,這一天,他搭乘飛往中國的班機,揮淚告別白俄。

  “三年的海外工作經歷,無愧、無悔、無憾。當這一切步上正軌,也該是我回家盡孝的時候。”談起家人,鄭明輝語帶哽咽。三年前,剛因心臟病住院的七十多歲的老母親緊緊攥著鄭明輝的手,傷心説道:“此次離別後我可能就看不到你了......”雖然不捨,母親卻還是在他臨行前細細囑咐,要照顧好自己。每次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鄭明輝都痛入心骨。兒行千里母擔憂。2015年臨近中秋佳節的一個週末,鄭明輝仍像以往一樣通過微信向家裏發去視頻電話。而此次卻不似往常,電話不是無法接通就是被掐斷。遠在千里之外的鄭明輝心急如焚,預感家中有異常,只能一遍遍的撥打家中的電話。電話終於接通時,出現在他眼前的卻不是每次爭搶著接電話的母親,而是年邁的父親。鄭明輝心中雖有疑慮,卻還是像往常一般詳細詢問了家中近況,當問到母親的情況時,父親言語閃爍、神色異常。在鄭明輝幾番追問下,父親才最終道出,原來母親被診出患有食道癌,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攸關的手術。那一瞬,一股悲憤涌上鄭明輝的心頭。他無法想象,患有心臟病身體本就不好的母親如果在手術中出現意外他將如何是好。他怪父親不該對他隱瞞。而老父親哽咽説的那句“你離得那麼遠,告訴你有用嗎?” 讓鄭明輝在房間獨自抱頭痛哭! 他與家人都知道,中白工業園的工作剛剛起步,團聚遙遙無期。

  “幸好手術成功了,但由於母親身體不好,還有心臟病、糖尿病,醫生告訴我們她可能只有兩年的時間。”不能在母親最需要的時候陪伴左右,讓鄭明輝再次悲傷得不能自已,“我後來得知,母親臨上手術床前以不手術要挾我的妻子和兄妹,要求他們不得把她手術的消息告訴我,以免影響我的工作......我欠母親實在太多。”

  為了不讓他擔憂,手術後的每次通話,母親都要仔細打扮一番,精神飽滿地出現在他面前,只因不想讓親兒在繁重的工作之餘,還要為家中瑣事煩心。2018年3月,三年任期將滿,鄭明輝圓滿地完成了組織交付的任務。面對領導的再次挽留,看著已經慢慢茁壯成長的園區,他選擇了回到漳州開發區,回到母親身邊。

  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與這塊土地告別,鄭明輝收拾起惜別的心情,堅持站好最後一班崗。與家人團聚的日子已然不遠,母親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當他以為一切還來得及的時候,來自家中的一通電話,再次讓他措手不及。岳父因病去世的消息,讓正在接待一批重要客人的鄭明輝連大哭一場的機會都沒有。“最終,我甚至沒買到一張能及時趕回奔喪的機票。”鄭明輝陷入了深深的無奈與自責。

  “這份工作不僅是我的付出,也承載著家人的成全。孩子的畢業分配、本應與妻子一同承擔的家庭責任、父母應當擁有的天倫之樂……他們是我對抗壓力的堅強後盾,也是我砥礪前行的不竭勇氣。他們雖在遠方,但與我共同奮鬥的決心一直同在。”鄭明輝説道。

  離別終將到來。“三年的付出換來了中白工業園煥然一新的面貌和來自各界的讚譽和認可。本以為自己歸心似箭,突然發現,自已的喜怒哀樂已悄然融進了這塊土塊,她已成了我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當我真的要離她而去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切是那麼的難以忘懷……”

  “也許我不再來,但願你越來越好!”即將登機的鄭明輝,揮手告別白俄。(記者 呂葉松 通訊員 莊曉玲 許小燕)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