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陸客不去 臺遊覽車業者日子難熬

高雄的計程車司機擺出“苦”字。(資料圖片)

  “你以前是跑陸客團的吧?”

  “是啊!”

  “怪不得好像見過,我之前也是開遊覽車帶陸客的。”

  ……

  上述發生在兩位客運大巴司機間的對話,如今在島內已不鮮見。由於近兩年大陸游客赴臺人數大幅減少,“新南向”政策的補充效果有限,島內遊覽車業生意大不如前。除了苦撐度日者,其他的業者為了生計,或尋找新崗位,或變賣遊覽車,甚至有的還負債“跑路”。

  就像島內觀光業者所説,陸客都不跑台灣來了,遊覽車還能往哪跑?

  負債千億元不得已“跑路”

  “蔡英文上臺兩年多,我們公司已經虧損了4.5億元(新台幣,下同)。日子真的不好過。”江其興是台灣今喜遊覽車公司董事長,前不久他在公開活動中表示,自己的遊覽車公司原有128輛遊覽車,300名員工。但隨著近兩年多陸客來臺人數的減少,江其興的遊覽車已出售百餘輛,公司規模大減2/3。而台灣中南部像他這樣減縮公司編制的業者不少,大家都“死要面子撐著”,經營得很辛苦。

  不只如此,十數年從事導遊工作的蘇誠告訴記者,由於2008年之後陸客赴臺人數激增,一些人看到商機,於是轉向投資遊覽車行業。他們有的壓上了全部家當,向銀行貸款幾千萬甚至幾億元,一下子購進數百輛遊覽車用於接待陸客團。現在生意不好,但這些業者還得還貸款,壓力非常大。“他們背的債那麼重,怪不得有的人要‘跑路’。”

  根據臺交通部門公佈的調查數據,2017年底全臺共有遊覽車1.61萬輛,較2015年底減少146輛,為近十年來首度減少;平均每輛車年收入減少7.5萬元。台灣遊覽車公會全聯會秘書長陳日中表示,過去專做陸客的遊覽車多達3000輛,如今陸客不來,許多公司不得已倒閉,或轉做其他領域。

  佣金不再有只好另找路

  曾幾何時,接待陸客團的台灣遊覽車司機收入令人羨慕。“他們雖然底薪不高,但是都有旅行社給的小費。假如能帶團客到特定精品店、伴手禮店參觀購物,司機們還可以獲得相應的佣金。”蘇誠説,趕上陸客團多、景氣好時,這些司機月入可高達十多萬元,少説也有七八萬元。

  “但如今陸客團不來,‘新南向’旅客消費能力又低。司機們少了小費和佣金後,每月只剩兩三萬元底薪。日子沒法過。”陳日中説,出於生計的考慮,許多開遊覽車的司機都轉去開公交車,雖然工時長又辛苦,但在固定排班的機制下每月還是有五六萬元的收入保障。其他人有的去當客運司機,有的去開出租車,有的去開大貨車,紛紛另謀生路。

  蘇誠表示,轉行開出租車或商務車的司機如果手上有導遊執照,還可以接待個人遊旅客,算是找到一條不錯的出路。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幸運。“有的遊覽車司機已經四五十歲了,沒有精力和心思再去轉換跑道,考取證照。有的人轉去做公交車或客運司機時,還會面臨這些行業老員工們的排擠,被認為是‘搶飯碗’。”

  到處是寒冬春光何時現

  儘管11月的台灣還沒有經歷寒流襲擊,但對於觀光業來説,早已是寒冬來臨。除了遊覽車業情況慘澹,島內與觀光有關的各行各業都不太景氣。

  比如以前陸客到台灣玩喜歡去墾丁,但現在墾丁大街人氣不再,大部分時間處於空蕩蕩的狀態。原先生意火爆的一些民宿、飯店,如今也都祭出優惠以吸引顧客,但住房率並不見提升。同時,大部分陸客團去墾丁前都會在高雄過夜,所以之前高雄的夜市、飯店也都因此受益。但如今,高雄的許多飯店都沒人住,反倒挂在不動産仲介待售的已經有不少。就連當地的一些珠寶店,也由於生意慘澹而將300名員工裁減至僅剩20人。

  類似的例子不一而足,在台灣各個縣市、景區都有發生。

  “在這種情況下,台當局還異想天開投入資源來開拓‘新南向’國家的市場。可是,‘新南向’國家的旅客不僅消費力低,就是總人口數也比大陸少不少。現在潛在遊客幾乎開發得差不多了,但跟少掉的陸客比還是差一大截。照這樣下去,台灣觀光業的春光真的不知何時才能顯現,所以業者們能苦撐的都在苦撐,撐不過去的都已經倒了。”蘇誠這樣告訴記者。

  島內輿論認為,想要破解這一難題,最根本的還是要兩岸關係的大環境得到改善。而改善大環境的通關密鑰,就在於台當局需接受體現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

  

關鍵詞: 陸客;業者;遊覽車;司機;台灣;日子;有的;蘇誠;如今;島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