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北京大柵欄台灣網紅“食堂”——李宜螢的小生意和大思維

  作者 李晗雪 劉舒淩

  “你見過老闆在門口跟客人講‘拜託你下次再來’嗎?”在百年糧店改造成的北京前門豐食堂餐廳,老闆李宜螢笑著説起今年暑期顧客盈門的窘迫,“真的是店面太小,顧客太多”。

  時序進入10月,餐廳稍清閒,她已安排員工休假以及一次東南亞集體旅行,思考卻一刻沒停。“我計劃做一家從紅豆湯衍生的甜品店。但現在中式甜點賣不出好價錢,年輕人還不喜歡。我想突破這個難題。”

  豐食堂,僻處於北京大柵欄商圈一條衚同之中,僅容八九張方桌,是被北京十余家美食、時尚媒體報道過的“網紅店”,老闆李宜螢來自台灣。

  她説,“豐”取自兒子的名字。“這個字很美好,豐食、豐物、豐境界。”李宜螢介紹。改造後的糧店小而精美,擺放著她從世界各地淘來的工藝品,包括每一張形制不一的方桌。

  12年前,李宜螢帶兒子從台北來到北京,她做生意,但無關餐飲。“我在台北時就世界各地跑,覺得台灣雖然很美,但還是要走出來。大陸語言相通,是最好的選擇。”她回憶,“那時兒子怪我把他和同學切斷,現在他從美國名校商學院畢業、在跨國公司上班,説很感謝我,因為在北京生活給了他不一樣的眼界。”

  2010年,北京前門開辦台灣街,李宜螢和丈夫在此開了一家“台灣淘寶館”。“16平方米的店,有紅珊瑚珠寶、台灣清代末年大戶人家的首飾……從兩塊錢(人民幣,下同)到五十萬的東西都有。”她説。因為生意好,2015年台灣街整體退市時,“台灣淘寶館”是最後撤走的商鋪之一,“那時剛好有朋友介紹這間糧店給我,我就改造出豐食堂。”

  李宜螢熱愛美食,對經營餐飲有自己的堅持。“我吃東西比較挑,豐食堂做的一定是我想要的。沒有味精、沒有添加劑、精選食材。客人也許吃不出差別,但我有對自己的要求。”

  菜式選自她喜愛的各地美食,人氣頗高的包括三杯雞、臺式紅燒肉等。尤受青年饕客關注的是一道台灣八十年傳統紅豆湯。這是李宜螢家族從外公一輩就開始售賣的甜品。“沒有什麼‘配方’,就是紅豆加糖,口感全靠手工。”李宜螢説,從選豆、洗豆到熬煮,要花近10個小時,再配以她親手製作的芋圓。許多慕名探訪這家網紅台灣菜的文藝青年,就是被這碗跨過海峽的紅豆湯所吸引。

  “很多台灣人都覺得我在北京做到的事情不可思議。”李宜螢説,“我想,我能經營下去,首先因為我遊歷多國,本身是開放的人。其次,來到北京,我真的融入這裡。”熟悉北京美食與玩樂的李宜螢,有時反倒能擔任北京朋友的導遊。融入本地生活的過程,也讓她逐漸摸索出在北京經營餐飲的門道。“拿那種做台灣小吃的理念來北京是不行的。許多台灣餐飲店品項單一,並且被家庭作坊式經營限制了規模。”

  豐食堂如今不愁客流,但李宜螢想做的不止於此。她正考慮怎樣開連鎖。品質控制是她最大的擔心:“怕連鎖店水準達不到我的要求,但我又不願意量産半成品,犧牲手工製作的好味道。”

  已成為商業諮詢師的兒子回來給她的規劃支招。“他教我怎樣用大企業的思維做小生意,也要我別守在店裏,跳出家庭作坊的思維。”李宜螢説,兒子每週數小時的“商學課”給了她很多啟發。

  眼下,她認為可行的是經營由紅豆湯衍生的連鎖甜品店。談到許多餐飲店採取的打造網紅形象的策略,她説:“還得東西好吃,才能延續下去。”但難點是,西式甜點昂貴且具高人氣,中式甜點如“驢打滾”價廉物美卻門庭冷清。

  “即使真的好吃,年輕人也未必願意去吃。如果能突破兩者的差距,一定不得了。”

  年逾五十的李宜螢,講起甜品店計劃仍幹勁十足。她説,生命就這麼短,會全力以赴去做事,“相信我的甜品店會很驚艷”。(完)

關鍵詞: 李宜螢;網紅;北京;台灣;食堂;生意;思維;大柵欄;紅豆湯;甜品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