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台灣退伍老兵高秉涵:回家,回家

  11日在福建落幕的第十屆海峽論壇,是台灣老兵高秉涵第二次來參會。此次,他來參加海峽兩岸婚姻家庭論壇的系列活動。

  去年,他首次參加海峽論壇,登上第九屆海峽論壇大會的講臺,講述了20多年間護送100多位老兵骨灰回大陸家鄉安葬的故事。

  “未曾長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談人生。”本屆海峽論壇期間,高秉涵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在他遞來的名片上,這兩行字印在彩色的山東地圖上,赫然入目。

  山東菏澤牡丹區呂陵鎮高孫莊村,是高秉涵的老家。1948年,13歲的高秉涵在母親宋玉書催促下往青島躲避戰亂。他隨著人潮一路南下,在廈門登上最後一艘開往台灣的輪船。

  從此,高秉涵與母親分隔海峽兩岸,杳無音信。直到1980年,高秉涵輾轉英國、美國寄往山東的家書,終於有了回音;他才知道,母親已經離世一年。

  85歲的高秉涵提到母親時,語調格外溫和。花甲之年,他抱著台灣老兵的骨灰,一次次跨越台灣海峽,從台灣回到老兵們的家鄉。這一切溯源,高秉涵歸結于13歲之前母親的耳提面命。

  高秉涵説,母親是小學校長,從小就教導他,將來不要忘記為社會服務。不能為母盡孝,他將“孝道”回饋給社會,“那些士兵們拉著我的手到台灣,我説,如果兩岸交流開放了,我抱著你們的骨灰從台灣回到家鄉。”

  高秉涵信守了他的諾言,送得最遠的老兵,是去新疆。高秉涵告訴記者,有時念及此事,他會告慰母親,“娘,我給你盡孝,你在地下一定很光榮。”

  連日來,高高瘦瘦的高秉涵穿著黑色西服套裝。在過去很多次護送老兵回家的場合中,他總是這樣著裝。近年來,老兵已逐漸凋零,高秉涵承擔起台灣另一個群體——大陸配偶(簡稱“陸配”)的期盼。

  1987年兩岸“融冰”之後,台灣“陸配”數量激增,但島內對“陸配”普遍帶有偏見甚至歧視。高秉涵身為律師,用法律知識“維護她們的權益,作她們的後盾”。

  在此次海峽兩岸婚姻家庭論壇的“美麗新時代”嘉年華、“美麗聲望”研討會等活動上,高秉涵一次又一次宣稱:“我就是‘陸配’的娘家人。”

  “兩岸交流開放,‘陸配’也是重要的見證人和親歷者。”高秉涵笑言,他認識很多在臺“陸配”,當起了她們的法律顧問;大家都很信任他,見到他就像見到親人一樣。

  高秉涵認為,儘管台灣當局“去中國化”,但如今大陸敞開了門,出臺一系列惠及台胞的政策措施,還是受到了許多台灣年輕人的關注與認可;隨著兩岸交流融合,隔閡逐漸打破,“屆時會成為真正的一家人”。

  如今,高秉涵每天晨起慢跑又疾步走,堅持鍛鍊身體。他説,他要活著回家,回家。就像他曾在給母親的去信中所寫的,“娘,我會活著回來,你一定要等我回來。”

關鍵詞: 高秉涵;台灣;老兵;回家;海峽;論壇;兩岸;母親;陸配;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