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出書“看大陸”的台灣“北漂”郭雪筠:現在回台灣已經不習慣

  

  郭雪筠

  “我是2012年到北京的,那時還是太平洋的風,大陸人對台灣的好奇還沒有減退。我那時一方面訝異,一方面也自覺羞愧──我知道大陸人看台灣總是看到好的一面,而台灣則相反。”

  今年是郭雪筠首次到廈門參加海峽論壇。她在子論壇“中華文化發展論壇”上以《現在的台灣青年,已不是昔日的》為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用一個台灣年輕人獨特視角,講述近幾年在大陸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

  此前,她用詼諧幽默的筆調書寫海峽兩岸不同的生活方式,最後集結成了《台北女孩看大陸》一書,不僅在很多生活在大陸的台灣年輕人群體産生共鳴,更吸引了無數大陸的讀者。

  郭雪筠以作家特有敏銳嗅覺及對生活細節捕捉和敘述能力,包括面對身份認同時細膩而複雜情感,讓所有人眼前一亮。無論如何,她給所有大陸人提供了一個全新觀察窗口,去認知和理解台灣年輕人的精神世界。

  “你想象不到台灣有多悶。我最好的朋友,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子,獲得美國名校學歷,她畢業後只能在台灣液晶面板廠上班,收入在台灣已經算很好了,每月4萬元新台幣(約8584元人民幣)。在台灣做到公司管理層很難,哪怕稍微小主管都要等到40、50歲以後,中老年人長期佔據位置。”郭雪筠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説,如果以中老年群體作為社會中堅力量的社會,難以創新。

  這是長達數年“悶經濟”狀況下,台灣青年普遍存在的一種徬徨、迷惘與無望的社會心態。 

  此次來參加海峽論壇,郭雪筠敏感地發現“來的台灣年輕人還是太少了”。

  相比很多在無望中承受與忍耐的台灣年輕一代,她顯得更有勇氣,當年決絕地離開了瀰漫著“溫吞”氣質的台灣,奔赴北京,涌進“北漂”大軍發展。

  台灣“北漂”

  2011年,郭雪筠大學畢業後,先進入台灣當地一家餐飲公司任秘書,月薪3萬新台幣(約人民幣6000元),她對自己當時的生活形容是:“麻木地活著”。最不能接受的是:作為上班族,她能一眼望到底自己的生活未來。

  “當時我的主管大我10多歲,他是台灣政治大學畢業,薪水是36000元新台幣(約人民幣7726元),也就是説,如果我花10年美好青春,爬得不錯,僅有6000元新台幣(約人民幣1287元)的漲幅。請問這種情況台灣年輕人甘願嗎?我反正不甘願,不甘心,不能畢業20多歲,就已看到50歲的樣子,我身邊很多朋友也都是這樣子,他們受不了,才到北京、上海去奮鬥。”郭雪筠説。

  相比沉悶的台灣經濟,中國大陸呈現出旺盛的經濟活力,尤其是北京、上海更是日新月異。

  郭雪筠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稱,她在台灣輔仁大學讀大三時,學校有堂課叫做“兩岸關係”,老師拿很多大陸領導人的照片給同學們看,但大家都會認錯,這讓老師很吃驚。

  “我發現台灣人對大陸太不了解了。”郭雪筠説,有段時間,台灣島內電視綜藝節目甚至出現了“大陸人吃不起茶葉蛋”話題,引起大陸網友的爭議。

  見此現狀,她決定通過網絡論壇了解大陸,成為混跡于天涯和豆瓣上的用戶。

  “明明是節目的問題,卻傷害到台灣人的形象,讓大陸朋友認為台灣人都是沒見識的笨蛋。那時我心底就默默決定了,我以後一定要到大陸發展,一定要把台灣人的想法親自告訴大陸朋友。”她在網絡日誌上寫道。

  郭雪筠乾脆辭掉了台灣的工作,申請到大陸高校深造,被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正式錄取為碩士研究生。

  作為班上為數不多的台灣女生,她一入學就很受歡迎,女生學她的台灣腔,和她聊《康熙來了》,男生跑過來主動和她説話,她也經常和大陸的同學們吃燒烤、小龍蝦、玩三國殺。

  這段學習經歷讓她甚為感念,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她收穫到了很多友誼。

  2012年,她辭職從台灣到大陸的目標很明確:留下來工作和生活。

  “我認為大陸跟台灣不一樣,大陸會讓很多台灣人願意留下來的重要原因,它一直在變,每年都有新東西出來。我剛來時,北京比台北不方便很多,要吃點夜宵旁邊都沒有便利店,只能吃羊肉串,只能吃那個,沒有選擇。現在不是了,到處都是外賣,以前北京不好打車,電影院要排隊買票,現在開始大家只要用手機就好了。而在台灣,似乎一直都沒什麼變化。”郭雪筠説。

  儘管中國大陸充滿機會,但想要混下去卻並不容易。

  從北大碩士研究生畢業後,郭雪筠做過不少工作,當過公關,翻譯,還賣過內衣,偶爾也會經濟窘迫。最艱難時她曾想回台灣生活,幸好這一切都努力熬過來了,她的書如期出版,也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

  “北京房子比起台北真是貴太多了。” 郭雪筠感嘆道,即便如此她還是願意生活在北京,理由似乎很簡單——“有盼頭”。

  作為一個南方女孩,她到北京生活也經歷了很多“不適應”。

  “我到現在還不喜歡北方的菜,所以我在廈門就高興得要死,我昨天去小吃一條街,很多好吃的東西,比如糖水和台灣水果,很好吃,逛街時還有人撞到了我,對方馬上説對不起。如果在北京,人家撞到你一下,瞪你兩眼就走掉了。”郭雪筠説,現在她明白了是南北文化生活的微妙差異。

  儘管生活細節存在諸多差異,但並不影響她喜歡北京這座城市。

  “我喜歡北京的人,他們很仗義,喜歡北京幹爽的空氣。台灣人表面上跟你心心相印,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做作,很表面。”郭雪筠説。

  她對台灣的批判,並不説明她不愛家鄉,相反她對台灣有一種“近鄉情怯”的複雜情感,這或許是許多在大陸的台灣年輕人始終糾葛不清的難題。

  兩岸認知差異與“心結”

  從台灣到大陸生活後,首先最大挑戰來自生活和認知上的差異。

  “我在剛到大陸的時候不斷問為什麼。兩岸對彼此的認知註定不同,如果兩岸年輕人聽到一點不同就急著吵架,那別玩了。”郭雪筠演講稱。

  她説自己想聽到大陸人講真話,這樣才能融入,所以她問各種問題,很快她也發現很多大陸青年不知道台灣人怎麼想。

  “他們或許知道台灣歷史,但是不知道台灣同齡人到底在想什麼,那是一片空白。知道台灣人想法的比方留學生或網民,大多有和台灣同齡人大吵的經驗,少有台灣人能友善地告訴他們台灣青年的想法。所以我開始在豆瓣寫文章。”郭雪筠稱。

  “如果有志做兩岸文化傳播的朋友,我只能説我的經驗是,不斷問,然後,別覺得都是對方的錯,對方不理解。”郭雪筠稱。

  她認為,兩岸關係的情況其實放眼全球,是很獨特的一種情況,有些話,大陸人能説,台灣人不能説;有些話,台灣人能説,大陸人不能説。

  她在寫作時最重要一點,就是能讓大陸人看得進去,所以她會用一點小技巧。當我想批評某一個大陸現象時,她會列舉台灣相似例子,如此一來比單刀直入地痛批大陸做得如何如何差更讓讀者看得進去。

  “這六年大陸人對台灣印象由好轉差,雖然現實中多數人對台灣人還是很好,但是氛圍的轉變我相信許多人都有體會。我身為文化從業者,一方面我害怕兩岸民意對立,但一方面我卻又無話可説,因為昔日大陸人也給過台灣友好,是政治操弄下的台灣沒有去珍惜。大陸民間友好才是台灣的保護傘,無奈許多人沒有意識到。”郭雪筠演講説。她隱約發現了兩岸民間不好的方向有所抬頭。

  她原本以為兩岸民意對立是往後必然現象。

  “我沒想到,蔡英文執政這兩年台灣社會,以及新一代台灣青年,都在轉變。一個新現象在産生。如果還用‘天然獨’一言以蔽之地概括台灣青年,這是不太正確的。”郭雪筠演講時稱。

  這也讓她明白了自己做文化交流的意義——“用文字搭橋”。

  台灣“新青年” 爭先到大陸

  郭雪筠説,兩岸民間交流不能只講“同文同種”和“兩岸一家親”,現在應該多些對年輕一代的觀察和認知。

  “我都建議以後請點年輕的台灣年輕人,不要請我這樣已經快30歲的老油條了。我們的經驗和下一代高中生畢業就到大陸讀大學完全不一樣,如果大陸要做好兩岸工作,不能再問我們了。”郭雪筠稱。

  “事實上,我這代台灣青年的想法,已經不足以作為未來兩岸關係的參考,新一代台灣青年,也就是在大陸讀大學、或是在台灣的高中、初中學生,這一批台灣青年有兩個特色,第一是有堅定的台灣本土意識,這與我們這代沒有什麼區別。但第二個,他們從小看見一個強大的大陸,他們知道大陸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他們看大陸電視劇,他們知道白敬亭、劉昊然。”郭雪筠稱。

  她在演講時認真對比了台灣兩代青年對大陸認知上的差異。

  “我到初中的時候,都還認為大陸人沒飯吃、大陸食物不能吃;我在北大讀研究生的時候,連《快樂大本營》都沒看過。所以我們在面對‘中國崛起’時是彆扭的,有點像看窮親戚怎麼突然壓倒我們了,我們的心態轉換非常劇烈。但是我的下一代青年呢?我聽過一個同事的小朋友説,我要去重慶找王俊凱(大陸歌手、演員),那是個南部的小孩子。我剛來的時候不知道誰是謝娜,現在來的二十歲出頭青年,不會再問蠢問題了,他們甚至在台灣就吃過酸辣粉,知道‘老司機’是什麼意思。兩岸的距離,真的還遠嗎?”郭雪筠説。

  在她看來,台灣年輕人很無辜,無論“80後”還是“90後”都是很不容易的一代人,眼睜睜地看著台灣經濟和社會從上往下走;這個時期成長起來的大陸年輕人,卻看著國家經濟從下往上走,因此與台灣青年形成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態。

  “我很小時候就聽過台灣經濟不景氣,長大後可能要去當‘臺勞’之類的話。10年前,我大學畢業後的起薪是3萬新台幣,現在起薪變成2.8萬新台幣,你想那是怎樣的心態落差,他們會認為是中老年人毀了台灣,畢竟台灣今天現在變成這樣不是年輕人能決定的。”郭雪筠説,柯文哲之所以受歡迎,就是因他和傳統老政客不一樣,做錯事情就抓一下頭,特別萌,很真實,至於執政能力如何,大家根本不關心。

  “近兩年來大陸的年輕人超級多,為什麼?哀莫大於心死。”郭雪筠説。

  近兩年,她看到一個現象,非常多的台灣青年願意到大陸,而且比她還小的台灣青年們,往往比她當時更容易融入這裡。不是因為他們都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而是因為,他們能跟大陸同齡人聊大陸電視劇,他們覺得生活在這裡,跟在台北沒太大區別。

  他們喜歡北京,也喜歡台北。

  她經常問身邊的台灣青年,覺得自己和大陸年輕人有很大差距嗎?溝通困難嗎?在這裡生活和在台灣真的差別很大嗎?結果,她身邊的台灣青年都説,很願意待,有很多大陸朋友,也並不覺得有什麼太大區隔。

  “在台北生活,跟在北京生活,沒什麼太大區別,這代表台灣青年的兩岸界線已經模糊了,這才是兩岸融合的第一步。”郭雪筠演講時稱。

  現在大陸對年輕人最具吸引力的是就業前景。

  “現在台灣年輕人已經比我們那時聰明很多了,我那時到大陸,頭腦有很多問號,經驗也不多。現在台灣年輕人到了大陸,不管讀書也好,或者在公司上班也好,只要學長學姐安頓下來了,便會把學弟拉過來,一個拉一個,就跟傳銷一樣。”郭雪筠半開玩笑説。

  現在因工作關係,她每月都會回台灣住上一個禮拜。現在她有時感覺在台灣生活不那麼方便了,有一次她在台灣看電影,買票排隊排到幾乎瘋掉了,她搞不清楚為什麼台灣不能用手機買票,為什麼看電影還要排隊呢?

  這時她才真正意識到,台灣人或許對新生事物的接受度變慢了。

  “這也是為何台灣青年到大陸創業?因為他們提交的創業方案,台灣老闆和投資者根本聽不懂。他們只要把創業方案拿到大陸,便有機會獲得天使投資,這是台灣所無法比擬的。對於很多台灣年輕人來説,大家都會表示願意回台灣生活,什麼時候回去呢?退休後。如果一個地方年輕人都跑出來了,等你退休了才回去,這個地方有競爭力嗎?”

  她對台灣的批判,其實在台灣年輕媒體朋友當中獲得了很多認同。曾經有台灣出版商希望把她的書在台灣出版,她還是拒絕了,原因很簡單——近鄉情怯。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