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台灣教授泉州行

  前言
  不同的圈子本實難交集,然而某一天卻因緣際會,在千年古城執手相識、把盞言歡。
  十多年前,一位著名的台灣教授,走進素昧平生的泉州,邂逅一群素昧平生的朋友,演繹了一段“意外的神奇之旅”……
 
  王邦雄先生的泉州之行頗似上演一齣戲劇。先是,劇本、舞臺都已經備好了,開場鑼也已敲響,主角卻忽然不想上臺。之後,主角終於出場,爾後,劇情漸入佳境,超越預想達致高潮……
  王邦雄
  王邦雄先生是台灣著名的哲學家,曾在多所名牌大學任教,而我則在泉州的行政機關,為不甚知名的公務員。不同的圈子本實難交集,然而某一天卻因緣際會,在千年古城執手相識、把盞言歡。
  事情得先從另幾位台灣友人説起。2005年秋,台灣學者陳瑛珣、吳賢俊、郭正誼三人來泉州作田野調查,泉臺民間交流協會負責人設宴接風,我亦參與作陪。彼此都是熟識的老朋友,因此席間氣氛顯得熱鬧非常。
  在大家談興正濃之時,賢俊把我拉到一旁,鄭重其事地説,偉明兄,有一件事想拜託,請你和協會能否幫小弟一個忙?聽賢俊介紹,他正在攻讀博士學位,師從王邦雄、曾昭旭教授,他們是台灣治中國哲學的大學者,當今台灣新儒家學派的代表人物。過幾天,王、曾兩教授將要到廈門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中途有一天是去廈門參觀,而他們兩人對泉州文化情有獨鍾,想離團來泉州走走。只是兩位先生都年過花甲,人生地不熟,希望泉州方面能有人照應一下。這些年協會熱情接待了不少台灣名學者,有幾位就是經老朋友介紹而來的,我一口應允了。
  有道是:好事多磨。我這邊敲響了開場的鑼鼓,那邊的主角卻不想登場。原來,王、曾兩位教授是約好結伴而來,但學術會開幕式,主辦方領導講話大大超時,致使學者發言時間順延。王先生作了演講,曾先生卻要推遲到次日下午講。王先生不忍心撇下曾先生獨自來泉州。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裏頗不是滋味,為了迎接兩位教授,我們協會已作了精心安排,如果取消豈不衝散了各方的美意?!我與王教授通了幾通電話,懇切地對他説,你的前腳已踏進泉州了,放棄了真太可惜。
  王邦雄與作者等人合影
  為了促成王先生之行,我又同賢俊通電話,請他去説服兩位老師。半個小時後,賢俊電告我,他已説服了王先生,他一人前來,而曾先生也很通情達理,風趣地説先讓王教授到泉州探探路吧。
  次日10時,我的同事施文芳從廈門接來了王邦雄先生,在開元寺邊門旁同他握手時,我心裏懸著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了地。在導遊的引領下,我和文芳陪著王先生參觀了百柱殿、千年古桑、甘露戒壇和東西塔。王先生在鎮國塔前留影,稱讚它是世界級的寶貝。
 
 《開元寺 東塔》 鄭劍雄攝影
  王邦雄既是滿腹學問的大教授,更是一個平易和藹的長者。午餐時,我們已象熟識的老朋友熱情地交談了。王先生説,他是台灣雲林人,1941年出生,小時候家裏很窮,所以一直上師範,享受公費資助。他的履歷就是畢生教書,從教國小一直教到大學。他在中央大學哲研所做了17年教授,期間與好友曾昭旭教授一道創辦了哲學刊物《鵝湖》,在台灣已有30多年曆史,是所有哲學界人士必不可少的讀物,他本人也出了30多種著作。
  我們問他為什麼想來泉州?他説,台灣人的祖先大部分來自泉州、漳州。作為一個學者總有一種好奇心,要來看個究竟,到底泉、漳與台灣有哪些異同?他感慨地搖搖頭説,我很慚愧來得太遲了,否則我會專門寫出一本書。

  清源山 老君岩
  下午,我陪王先生遊覽老君岩,在這裡,王先生發出了相見恨晚的感嘆!王邦雄半生都在研究老莊哲學,出過《老子道》的專著,是台灣的暢銷書,曾多次重印。站在栩栩如生、大智大慧的老君造像前,王先生仿佛跟隨著時空流轉,有機會與先哲進行傾心對話。他細細地端詳老君,細細地品味趙孟頫手書的《道德經》,不時地向我們介紹他的研究心得。他不無惋惜地説,上個月我的《老子三書》又再版了,如果我早點到這裡,書的封面一定就用這張老君造像!
 
  《老子的生命真言》 王邦雄著作
  一個多月後,我收到了王邦雄先生寄自台灣的來信,內容如下:
  偉明先生閣下:
  泉州之遊,是此行意外的神奇之旅。生長在台灣,只曉得祖宗所從來,不是漳州,就是泉州;台灣鄉音不是漳州腔,就是泉州調;而濃濃的文化鄉愁,總環繞心頭。這回是首度踏上閩南的土地,聽聞隔離五十年的鄉音,當然會有親切的感動。寄來了諸多留在開元寺、老君岩、洛陽橋與九日山的身影,讓一日遊的文化尋根之旅,永遠的進入記憶庫珍藏。對我而言,上課講學,均以老莊道家為主,看老君渾然天成的石雕像,似有回到幾千年的老家之感。太上老君與至聖先師千古同步,我們的文化傳統不論是世界觀與人生觀,幾乎是《論語》與《道德經》所給出來。當代中國人不讀這兩部經典,就會痛失了我們的文化國籍,而流落在世界的思潮裏,成了無家可歸的人。他日再去,一定會帶幾本我的著作前去,算是交流,更是回饋!
  祝好
  王邦雄 敬筆
 
  書信原作
  這封信,我至今仍珍藏著。
    作者 王偉明
  
    選自《意外的神奇之旅》,原作刊于《泉州文學》2010年第5期。現題目係本號新改。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