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台媒:“戒急用忍”遺害深 台灣錯失大陸崛起機遇

  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近來經常出現爭議性發言,其中一些應是失言,形象難免受傷,但只是個人皮毛之傷,無關宏旨,有的發言卻傷害的將是台灣,就必須嚴肅以對。例如對於中美箭在弦上的貿易戰,賴清德的解讀是“台灣可能從中得利”,他的盤算是“如果貿易大戰無法解決,勢必會讓台商離開中國大陸到美國、東南亞等其他國家,甚至回到台灣來。”

  台灣《中國時報》3日社論指出,這種論調似是而非,首先,每一個經濟體的生存發展路徑不同,以台灣而言,資源短缺、市場“淺碟化”,自有歷史記載以來,無不重視貿易,300年前台灣就是連結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日本等地的貿易島。蔣介石遷臺後,更是以發展貿易來壯大台灣經濟,成就非凡,即便綠營鋪天蓋地“去蔣”、“辱蔣”,但面對蔣介石與蔣經國對台灣的經濟建設之功,台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綠營也無言以對。

  貿易的核心是“開放”,兩蔣發展經濟的方略就是向世界開放,台灣的産品以全球市場為腹地,也吸引全球僑外投資來臺設廠,並逐步開放市場,才成功打造“台灣錢淹腳目”的奇跡。開放多元的環境也有助於養成、吸引人才,培養出無數專業經理人、優秀企業家及有宏觀遠見與執行魄力的文官團隊。

  社論中説,這些成就後來卻急轉直下,陷入低薪、年輕世代看不到希望、紛紛選擇離開家園求學與工作的困境,不是因為台灣和大陸經濟綁得太深,相反地,是因為20多年前被李登輝“戒急用忍”的政策誤導,錯失參與中國大陸崛起、分享發展紅利的機遇,更造成畸型經濟狀態。

  台灣的經濟問題不是出在對大陸經濟依賴太過,而是整合不夠。肇始於李登輝、在陳水扁任內深化的“戒急用忍”,阻止了大陸經濟能量對臺的反饋。台灣資本流向大陸,大陸資本卻無法反饋台灣;台灣人才被吸引到大陸,而大陸的人才卻無法為台灣所用,造成台灣對大陸經濟的“單向依賴”。

  社論認為,道理很簡單,當一個水庫的經濟之水向外流出,你可以設水閘阻絕流出,也可以開新的水道把水引回。後者的策略顯然較適用於台灣,台灣淺碟型經濟,水庫容量小,內需不夠,只有讓活水在開放的環境循環流動,經濟才有生機;封阻水路,讓經濟成為死水,是自絕生路。中國大陸崛起是不可逆的趨勢,大陸從世界工廠變成世界市場,經濟“去中”成了笑話,“戒急用忍”是台灣這一甲子來經濟戰略遺害最深的最大失誤。

  回看這一段台灣經濟枯榮史,台灣要扭轉劣勢、走出困局,只有一條路,就是要把台灣與中國大陸的經濟重新連結起來,台灣應該把自己定位為“中國的鑽石”,努力讓自己成為中國大陸經濟發展中最光彩的寶石。

  社論中説,雖然蹉跎20年,但台灣還是有許多核心優勢。首先,台灣戰略地理位置仍是重要的發展資本;其次,台灣在歷史文化和語言上和大陸有著極大的兼容性,使得台灣進入大陸市場擁有較低門坎;其三,台灣人才養成與大陸人才養成的社會環境與基本邏輯不同,台灣較著重個人化發展,重視養成的多元性,這使得台灣人才擁有一顆活潑的“金頭腦”。

  台灣要做的,是在“中國鑽石”的策略定位上,充分發揮上述優勢,找回失落20年的開放精神,整合大陸豐厚的資金、市場、技術、人才,打破台灣對大陸經濟的“單邊依賴”,而積極創造兩岸經貿的“雙邊互賴”,降低無謂的政治對抗、人為壁壘,讓台灣不受限制地發揮潛能。站在中國巨人肩膀上,台灣何愁不能重新找回當年的經濟傳奇?

  社論強調,民進黨當局執政後,蔡英文堅持“維持現狀”,賴清德卻緩步推動現狀的改變,不但改稱對岸“中國”、在“立法院”自稱“台獨工作者”,更在公共政策上實踐“獨”派一貫的“弱化兩岸關係”及“仇中反中觀”,他在迷途上愈走愈遠。

關鍵詞: 台灣;大陸;經濟;遺害;台媒;中國;發展;人才;機遇;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