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2017年台灣對外關係回顧與展望:蔡英文當局親美媚日在玩火

  你好台灣網1月22日消息(記者 穆亮龍)2017年蔡英文當局妄圖通過“倚美聯日固邦”來繼續維持和擴大臺國際活動空間。展望2018年,在島內地方選舉及美日綜合因素影響下,兩岸在國際場合的競爭或將更趨激烈,甚至有可能成為兩岸關係中最大的一個風險點,值得高度關注。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副研究員鐘厚濤。

  記者:2017年,蔡英文繼續不遺餘力地推動美臺關係發展,企圖提升美臺交流層級。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國防授權法案”中,規定了未來美國將考慮邀請台灣參與“紅旗軍演”,並把美台軍艦互靠碼頭等議題列入其中。美臺關係真的發生重大變化了嗎?

  鐘厚濤:蔡英文上臺後,完全放棄馬英九時期“親美友日和陸”政策,轉而尋求“親美媚日抗中”,意圖站在美國後面來對抗中國大陸,因而強化對美關係就成為蔡英文當局對外政策的重中之重。2017年蔡英文當局繼續提升對美關係,通過聲稱願意融入美國主導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強化對美投資等方式,來博取特朗普政府好感。但整體觀察,蔡英文當局對美關係基本上屬於“剃頭擔子一頭熱”,完全是台當局對美貼靠,而美國的回報多是“口惠而實不至”。

  在政治上,蔡英文被特朗普無情“打臉”。2016年底特朗普勝選後,蔡英文利用特朗普對於台灣問題敏感性所知有限的特點,主動與特朗普通話,被島內媒體譽為是1979年台美“斷交”以來取得的“最大突破”。2017年蔡英文又想故技重施,在接受外媒採訪時,故意聲稱將來有可能會與特朗普進行二次通話。但消息傳出後,特朗普在第一時間就馬上給予駁斥,表示無意與蔡英文進行二度通話。特朗普的表態,無疑是給蔡英文當頭一棒,讓其顏面掃地。另外,2017年蔡英文當局還始終唸唸不忘想邀請美國現任部長級官員訪台,以此來展示台美關係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但最終卻無果而終,不了了之。

  經濟上,台美“貿易暨投資框架(TIFA)”談判出現中斷。TIFA談判一直是台灣推動對美經貿關係的重要平臺,因而歷任台灣當局對此都高度重視。但2017年由於台灣在含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美國牛肉進口問題上一直不肯鬆口,再加上美國相關人士佈局沒有到位,因而在之前已經連續舉行多年的TIFA談判今年罕見地出現了中斷,台灣妄想利用TIFA來強化與美國經貿連接的圖謀自然也不可能得逞。

  沒有了TIFA談判作為平臺,蔡英文當局苦苦期待的“台美雙邊投資協定”(BIA)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進展。更讓蔡英文當局感到絕望的是,本來台灣希望融入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由此來參與到亞太區域經濟整合進程,更重要的當然是要融入到美國所精心構造的“排中經貿體系”。但讓蔡英文始料未及的是,特朗普上臺後不久,一紙聲明就完全放棄了TPP,這也讓蔡英文想利用美國來融入TPP的夢想當碎了一地。目前雖然日本領頭TPP其他11個成員國發起成立了“全面且先進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但前景如何,外界一直都持懷疑態度,至於台灣能否參與進去,估計連蔡英文自己都心中打鼓。

  軍事上,美國“友臺動作”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今年6月份,特朗普政府向台灣發起總額為14.2億美元的首輪對台軍售,其中包含“AGM-88高速反輻射導彈”、“MK48重型魚雷”和“標準二型導彈”部件等多項具有進攻性能的武器。12月初,特朗普簽署“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其中規定未來美國將考慮邀請台灣參與“紅旗軍演”,並將考慮美台軍艦互泊等議題的可行性。同月,特朗普政府在其發佈的首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在印太戰略(Indo-Pacific)的軍事章節中,明確表示將兌現“與台灣關係法”中美國對台灣的相關承諾,向台灣提供防禦性武器,以增強台灣反遏制能力。

  對於美國的這些頻頻舉動,蔡英文當局當然高度欣喜,宣稱這象徵著台美關係“再上層樓”。但整體評估來看,美國對於台灣的這些動作,實質意義有限。以軍售為例,特朗普政府的對台軍售,其具體內容和金額完全是在奧巴馬時期都已經確定好的,特朗普不過是照表操課而已,很難説是體現了特朗普政府的意志。再以“國防授權法案”為例,特朗普在簽署這一法案的當日,就對其中的涉臺內容等章節緊急做出了一個排除性聲明,聲稱對於這些條款未來是否會執行,將持保留態度。

  特朗普的這種表態,無疑是向外界發出了明確的信號,那就是在台灣問題上,美國政府不會接受國會“親臺勢力”的壓力,更不會隨蔡英文當局而起舞。事實上,美國之所以現在有部分勢力偶爾向台灣示好,其根本目的並非“真的要為台灣好”,而只是想把台灣作為一個棋子,通過炒作台灣議題來向中國大陸博取更多的籌碼而已。

  記者:2017年初,日本和台灣先後將日台聯係窗口更名,一個稱“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一個稱“台灣日本關係協會”。一年來,台日之間也簽訂了不少合作備忘錄。對於台日關係的發展,您怎麼分析?

  鐘厚濤:2017年蔡英文繼續奉行媚日政策,通過高層人員往來、經貿互動等多種方式,全力推動台日實質關係穩步提升。

  一是政治互信明顯增強。2017年1月1日,日本將對臺窗口“日本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更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島內媒體稱這是日臺“斷交”後的“最大突破”。5月17日,台灣也相應將對日窗口“亞東關係協會” 更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代表沼田幹夫稱,雙方更名有助於日臺“團結一心”,“建立起世界少見的友情”。此外,蔡英文當局還積極謀劃將“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為“台灣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以進一步凸顯台灣的“政治實體地位”。3月,日本總務副大臣赤間二郎參加了在台北市舉辦的“多彩日本”活動開幕式併發表演講,這是1972年台日“斷交”以來日本赴臺的最高層級現任官員。

  二是雙方機制化建設進一步完善。2017年台日機制化合作態勢進一步增強,雙方簽署4項合作協議,其中9月以換文方式簽署“台日核能和平利用之核能與輻射安全管制合作備忘錄”,11月份在日本簽署“台日關務合作及互助協定”和“台日文化交流合作了解備忘錄”。12月,台日召開第二屆“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雙方共同簽署《海難搜索救助合作備忘錄》,未來台灣海巡署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將在海上救援、共同打擊犯罪等領域展開闔作。第三屆“海洋事務合作對話會議”規劃于明年在日本東京舉行。此外,12月份日本眾議員鈴木馨佑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日本眾議員岸信夫領導的友臺組織正在討論“日本版台灣關係法”,將會觸及日臺間的官方交流,草案完成後將會提交自民黨黨內討論,預期未來兩三年內可能會有實質性進展。蔡英文對此表示“樂觀其成”,民進黨“英係立委”羅致政也呼籲台日關係發展應有法制架構。日臺屢屢炒作日本版“與台灣關係法”,將使得日臺關係“法律化”、“制度化”的趨勢更為“公開化”。

  三是經貿社會交往加強。日本是台灣第三大貿易夥伴及外資與技術的主要來源之一,而台灣是日本第四大貿易夥伴,雙方2016年貿易總額為602億美元,2017年繼續保持增長態勢,1至10月台日貿易總額達51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97%。11月,台日在東京舉行“第42屆台日經濟貿易會議”,意圖推進雙方在經濟、貿易、知識産權、關稅等各個重要領域的全面合作。此外,美國退出TPP後,日本發起成立CPTPP,意欲進一步強化日本在亞太區域經濟整合進程中的主導地位。台灣當局對此表示,將全力爭取參與CPTPP下一輪談判。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對台灣表示歡迎,並將為台灣提供必要信息”。

  台日關係雖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毋庸諱言,雙方關係中的一些“地雷”和“暗礁”依然存在,雙方在釣魚島、衝之鳥礁、慰安婦等敏感議題上,蔡英文當局雖然故意回避,但這只是一種鴕鳥心態,根本無助於問題的解決。特別是在日本受核輻射污染地區農産品出口問題上,日本已經對蔡英文相當不滿,如果蔡英文當局繼續久拖不決,日本估計在2018年會對蔡英文“施以顏色”。但如果蔡英文迫於日本壓力,開放核食進口,則勢必會引發民眾反彈,並直接連累民進黨2018年縣市長選舉。所以對於蔡英文而言,究竟是要繼續媚日,還是要討好島內民眾,將成為她2018年的一個兩難選擇。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