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2017年台灣對外關係回顧與展望:對外政策成為蔡英文執政重要敗筆之一

  你好台灣網1月22日消息 (記者 穆亮龍) 2017年蔡英文當局繼續奉行所謂“踏實外交”政策,但在“一中原則”已成為國際社會普遍共識情況下,臺國際活動空間日漸萎縮,對外政策也成為蔡英文執政的重要敗筆之一。展望2018年,兩岸在國際場合的競爭或將更趨激烈,甚至有可能成為兩岸關係中最大的一個風險點,值得高度關注。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副研究員鐘厚濤。

  記者:2017年,台灣所謂的“國際空間”一再萎縮,特別是巴拿馬宣佈與台灣方面“斷交”,在島內引發很大震動。您怎麼分析這樣的現象?是不是代表著一種趨勢?

  鐘厚濤:2016年6月底蔡英文上臺剛剛滿月時,就緊急奔赴拉美展開“英翔專案”,專程訪問巴拿馬,以期能夠維繫住與巴拿馬的“邦交”關係。但僅不到一年之後,2017年6月13日,巴拿馬總統瓦雷拉無預警式宣佈與台灣“斷交”,引發島內朝野一片錯愕。巴拿馬與梵蒂岡並列為台灣兩個最重要的“友邦”,兩相參照而言,梵蒂岡的宗教象徵意義巨大,但巴拿馬的實質意義更大,臺巴“斷交”對蔡當局的心理衝擊自然也更大。

  更為重要的是,巴拿馬與臺“斷交”,徹底宣告了蔡英文當局“倚美固邦”策略的破産。巴拿馬與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巴拿馬運河一度被美國所掌控,巴拿馬也被外界視為美國的“後花園”。蔡當局維繫與巴拿馬關係的一個重要做法,就是希望能夠借助美國的力量來繼續推進。在蔡當局看來,美國對巴拿馬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台灣只要抱住美國“大腿”,美國就會向巴拿馬施壓,要求其不與台灣“斷交”。

  但現在的事實證明,所有的一切不過是蔡當局的虛妄幻想罷了。美國在處理台灣問題時,從來都是把台灣問題視作中美關係中的一個棋子而已。目前特朗普已經公開承諾將會恪守“一中政策”,而且中美需要在朝核等諸多全球性議題上密切合作。在中美關係大局底定的情況下,即使美國對巴拿馬有一定的影響力,但估計也不願意因為台灣問題來衝擊中美關係。所以蔡當局指望利用美國影響力來維持與巴拿馬等“邦交國”關係的做法,完全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

  目前台灣僅剩下20個所謂“邦交國”,其中大部分國家早已對臺“離心離德”,台灣整個對外情勢也已經岌岌可危。也正是由於這種原因,2018年元旦剛過,蔡英文應該就會展開新一輪的“出訪”,緊急奔赴洪都拉斯等國,妄圖維繫住台灣與這些國家已經搖搖欲墜的關係,防止“邦交”版圖的進一步崩裂。

  記者:蔡英文一直將“新南向政策”視為施政的重點,過去一年在這方面有不少動作,但在2017年年底,“新南向辦公室”卻被裁撤了,並聲稱“新南向”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對2017年“新南向”的進展和變化,您怎麼分析?

  鐘厚濤:蔡英文視2017年為“新南向”政策的“行動年”,過去一年中蔡當局緊緊圍繞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共享、區域連接等四大面向,專門投入財政預算72億新台幣,全力強化與“新南向”對象國的實質關係,並取得一定“進展”。

  一是高層人員往來顯著增多。自2016年5月至2017年8月,台灣與“新南向”國家高層官員互訪團次數高達83次,2017年臺“立法院”到“新南向”國家出訪15團次。另外,蔡英文還委派其重要幕僚黃志芳、童振源分別擔任駐新加坡和泰國的“代表”,以進一步強化台灣與這些國家的溝通管道。

  二是與“新南向”對象國建立機制化關係。蔡英文上臺後,台灣與“新南向”國家共簽署涉及農業、職業培訓等八項協議,近期還與菲律賓達成“臺菲投資保障協議”、“臺菲保險業監理合作備忘錄”等七項協議,涉及金融監管、工藝、工業産品標準相互認證、能源、工程及商會等多個領域。除“新南向辦公室”之外,臺“經濟部”還專門與臺“工業總會”合作成立“亞太産業合作推動委員會”,分別針對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和泰國設立6個工作組,專門為台商赴這些國家投資提供政策諮詢和相關服務。

  三是雙方經貿往來進一步密切。2017年1至10月,台灣與“新南向”18個對象國的貿易總額較去年同期增長17.14%,其中與印度貿易額增長28.89%,與馬來西亞增長23.94%,與澳大利亞增長30.72%,與文萊增長56.52%,均遠高於同一時期台灣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貿易成長率。未來台灣與這些國家的貿易額或將進一步增長,根據臺“工業總會”民調顯示,80%以上的台商對“新南向”佈局都有高度興趣,最為看重的三個國家分別為越南、印度尼西亞與泰國。

  四是雙方人員往來進一步頻密。為進一步吸引“新南向”對象國到台灣旅遊,蔡當局密集推出免簽、設立服務據點等多項舉措,目前台灣已經對馬來西亞、新加坡、文萊、泰國等國實行30天免簽,對菲律賓實行14天免簽,對新西蘭、澳大利亞等國實行90天免簽,並對印度、越南、印尼、緬甸、柬埔寨和老撾等國放開多次入境簽。另外,蔡英文當局還已經與越南簽署“觀光合作協定”,並準備將此模式推廣至其他“新南向”國家。臺“觀光局”還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設立觀光服務據點。2017年1至8月,“新南向”國家民眾赴臺遊人數超過139萬人次,較去年同期大幅增長36.04%。其中越南赴臺遊人數2016年1至10月份為31萬5901人,較2016年同期的15萬3360人,增長幅度高達107.98%。另外,菲律賓和泰國赴臺遊人數也都已經超過22萬,增長幅度分別為68.63%和59.28%。

  不過從整體來看,蔡英文當局“新南向”政策所取得這些“成績”是在全球經濟回暖的背景下完成的,或者説是經濟自身發展規律的表現,而不是“新南向”政策産生了多大的效果。事實上,東南亞、南亞等國對於台灣當局的“新南向”政策大多興趣有限,相較于台灣而言,他們更願意強化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因為中國大陸才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主要引擎之一,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以上。若是因為顧及所謂“新南向”政策而傷及與中國大陸的經貿關係,顯然是得不償失。另外,蔡英文當局在推進“新南向”政策時,還妄想達到“以經促政”的目的,通過強化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貿往來來帶動與這些國家實質關係的提升,這無疑是在觸及國際社會的“一個中國原則”紅線,因而也引發了很多國家的警覺和反感。

  也正是由於這種原因,宋楚瑜率領台灣部分人員在出席今年APEC峰會時,才對台灣當局的“新南向”政策只字不提,因為他知道,所謂“新南向”對於其他國家而言,吸引力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另外,更讓蔡英文感到難堪的是,她2016年上臺後不久就大張旗鼓設立的“新南向辦公室”僅在一年多後就“壽終正寢”,在2017年年底宣佈裁撤。離開了制度化保障,再加上東南亞、南亞等國也不“買賬”,“新南向”政策還能走多遠,估計無人知曉。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