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我會成為新重慶人”:一位台灣青年的山城情緣

  7年前,31歲的台灣人鐘秉傑來到重慶工作。“這是個神奇的城市,無辣不歡的飲食能把人辣哭,爬坡上坎、穿山過江的立體交通簡直能把人繞暈。”他這樣描述對重慶的第一印象。

  如今,鐘秉傑實現了從台灣到大陸、從沿海到西部、從就業到創業的轉變。他擁有了自己的事業和愛情,也愛上了這座“神奇”的山城。

  2011年,已經在台灣有設計工作經驗的鐘秉傑隻身來到上海、浙江等地,主要從事設計裝修餐廳、住宅等項目。一次偶然的機會,鐘秉傑被公司派到重慶負責五星級酒店等大型項目的設計。從那時起,鐘秉傑漸漸了解重慶這座城市,並決定在這裡創業。

  談起西進大陸和紮根重慶的決定,鐘秉傑提到最多的一個詞是“市場”。

  鐘秉傑説,大陸民眾的生活正在逐步走向精緻化,這為室內設計行業創造了巨大市場,而在重慶等西部地區,自己可以發揮不同於本地設計師的差異化優勢。

  “台灣市場需求太小,我這樣的年輕人根本沒有機會去設計五星級酒店。”鐘秉傑説。

  2015年,鐘秉傑和幾位台灣朋友合夥創業,分別在重慶和台北註冊了“淞林”和“崧林”兩家設計公司,其中大陸部分的業務由鐘秉傑負責運營。

  看準大陸市場的鐘秉傑,創業初期也並非一帆風順。公司知名度不高,往往難以獲得業主信任,鐘秉傑並不灰心:“業主不信任我們,我們可以從小業務做起,比如先做一塊玻璃,做一面墻的瓷磚……”

  兩年多以來,鐘秉傑像上了發條一樣,將自己的工作節奏拉得很緊。“我每天都在忙著做項目、做業務、做設計,在重慶一年,勝過在台灣兩年。”他説。

  鐘秉傑的設計公司逐漸打開了局面,先後完成了成都環球中心頂層會所、矽谷翠庭、珊瑚水岸等多個優質項目的設計。2016年,鐘秉傑的作品《微電元矽谷翠庭》還榮獲業界知名獎項——“金瓦獎”的“年度住宅空間設計十佳方案”。

  不僅如此,鐘秉傑在生活上也融入了重慶這座城市。

  重慶的解放碑、大禮堂以及台灣的鵝鑾鼻、101大廈等兩地歷史景點和現代地標經常同時出現在鐘秉傑的文創産品中。

  “一邊是台灣,一邊是重慶,一邊是歷史,一邊是現代,將兩者聯通在一起的是精神的橋梁。”鐘秉傑説。

  這份對當地文化的熱情,讓鐘秉傑交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他的妻子也是個地道的“重慶妹子”。

  在台灣基本沒吃過辣味的鐘秉傑,談戀愛後常常陪女朋友吃麻辣火鍋,很快就變成了一個“無辣不歡”的人。現在的鐘秉傑,説起重慶火鍋已經頭頭是道。

  鐘秉傑越來越習慣在重慶的生活,偶爾回到台灣,反而會覺得有點不習慣。

  “上次我回台灣,在便利店買完東西就習慣性地把手機拿給店員支付,店員很奇怪地問我‘先生,你拿手機給我幹嘛’……”鐘秉傑説。

  在鐘秉傑看來,今天的重慶伴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戰略的推進,正成為充滿活力、面向世界的開放之城,年輕人在這裡能獲得與全球接軌的視野和機遇。

  “在重慶成家立業後,我會成為一個新重慶人。”鐘秉傑説,“能看到自己在與這座城市共同成長,與她的關係變得密不可分。”

關鍵詞: 鐘秉傑;重慶;台灣;設計;山城;一位;情緣;青年;大陸;不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