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新閨密”概念小説《北京宴》在京發佈

  (記者陳雅萍)12月24日下午,由重慶出版社出版、主打“新友誼,新閨密”概念的都市情感小説《北京宴》在北京發佈。新銳作家子君,本職是記者,她曾是魯豫有約,寶馬論壇等的原創撰稿人之一,並在其微信公眾號“最疼女小鞭”上發表了原創故事近500篇。

  “我們不是一群塑料花!我們是朋友,更是戰友!”《北京宴》作者子君在書裏描繪了身在北京打拼的五個閨密之間的北漂友誼小説的女主角們有女公關年小舞、記者李佩娟、日語老師安素,還有漫畫迷小Q和女作家碧生,她們之間發生了很多有笑有淚有血的故事,通過她們的生活與夢想,交織出一幕幕痛並快樂著、美麗卻又傷感的閨密情愫。


  圖1、“新閨密”概念小説《北京宴》在京發佈。

  新書發佈會上,很多女性讀者表示,她們對於子君提出的“新閨密”這個概念很贊同北京很大,約一頓飯,要一天實現一個夢想,要十年。其實也不僅僅是北京,對於任何一個都市來説,朋友聚會的成本也變得非常高。面對職業、情感、住房、家庭生活的變遷,再好的朋友也不得不面對殘酷現實造就的分離,‘明年我們還在一起嗎’?這是一個現實而又讓人不得不正視的問題。一名女讀者感慨地

  作家子君呼籲大家用“閨密”替代“閨蜜”,她認為,“閨密”一詞對女性友誼描述更加準確,更能顯示對女性友誼的尊重。她指出,大眾媒體對女性友誼的解讀,尤其是很多影視作品,更多強調女性間小情緒、小彆扭,要麼就是友情愛情大對決“為一個男人死去活來”。其實這些主題同現代都市女性生活常態存在很大差別。在子君看來現在的“閨密”概念已經不僅僅是個玩伴,而是通過陪伴共同成長,她們不但可以是生活夥伴也可以是事業夥伴;其姐妹情誼已遠遠超出了陪吃陪聊陪失戀”的玩伴範疇而是身兼數職説的直白一點,閨密就是有事説事沒事可以不聯絡”,是高效溝通高效陪伴的升級版“閨蜜”。


  圖2、《北京宴》主題就是如何“接納歲月和與自己和解”。

  那麼,為什麼越來越多的“閨密”出現呢?這與大都市及當地經濟發展水平、快節奏生活方式有著很大關係。都市生活成本和時間成本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對女性關係提出了新要求。就拿《北京宴》一書來説,四個女孩從合租,求職,跳槽,戀愛,失戀,官司等等經歷之後,已經不再是簡單的玩伴關係,而成為了“不是家人勝似家人”的不可分割的好朋友關係。她們一起成長,不但關照彼此生活,還是心靈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們在一起共同面對生活、事業,互相扶持快速成長。因此,“麵包是剛需閨密也是剛需。”

  發佈會上,子君表示,《北京宴》是北漂中與閨密們碰撞出的思想火花,也是一本力圖真實還原閨密情誼的青春紀念冊。每個女孩,都在成長的過程中,明白朋友兩個字的真正含義。如果説,以往的閨蜜題材作品主打的是她們共同“抵抗歲月和爭奪男人”那麼《北京宴》所闡釋的“閨密”主題是如何“接納歲月和與自己和解”。

  記者了解到,《北京宴》這一寫給所有閨密們的長情告白,還將錄製成系列廣播劇,電視劇的編寫工作也即將展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