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老兵高秉涵:啖土解鄉愁 夢見自己變成海鳥飛回故鄉

  台灣老兵見證了兩岸關係從隔絕對峙走向交流合作和平發展。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台灣老兵這一群體也在逐漸老去,他們的悲歡經歷,歲月記憶,真實反映了兩岸關係發展三十年來的波瀾歷程。為了紀念這一個特殊的群體,中國台灣網特別推出“回家——紀念台灣老兵返鄉三十週年”圖片系列報道。

  高秉涵,1936年出生於山東菏澤,十三歲時,被母親擰著耳朵叮囑:“你要活下去”、“我等你活著回來”。隨後,高秉涵離家避難,在廈門隨人流上了最後一班開往台灣的船。1991年高秉涵返鄉,之後從台灣帶回上百壇老兵兄弟的骨灰回家鄉大陸。2012年,高秉涵被評為當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近鄉情更怯

  高秉涵在台灣當兵、做法官、幹律師,靠著自己的努力成家立業、娶妻生子。此間他一直惦記家鄉,惦記著家中老娘,時常在夜裏夢見自己變成了海鳥,飛過大海,回到了故鄉。

  1987年10月15日,隨著兩岸民眾交流呼聲的日漸加強,台灣當局宣佈,開放台灣居民到大陸探親。1991年5月,高秉涵首次重回闊別四十多年的故鄉。

  高秉涵記得,返鄉那天,他在車上,看著自己離家越來越近,走到半路,就叫司機師傅開快點,恨不得一步到家。可當聽到弟弟説“前面那個樹林裏面,那個就是我們的老家高莊,馬上到了”的時候,高秉涵覺得心臟跳動加快,渾身都在發抖。高秉涵説:“原來像我們這樣本來以為是沒有希望回家的人,突然有希望回家了,才真的有這種近鄉情怯的感覺。”

  啖土解鄉愁

  在台灣幾十年間,高秉涵日夜想家卻又回不了家。偶有機會,便托朋友從家鄉帶回來數斤泥土,並將消息告知了同在台灣的山東老鄉們,同鄉們商量,把這些土分了。

  分土當天,百十號人靜靜的坐著、等著,就像是一個莊重的儀式。作為“分土人”,高秉涵得到了兩湯匙泥土,他將一湯匙泥土鎖進了銀行保險箱,與太太多年來積攢的金條、金飾放在一起。而另一匙泥土,他分七次把它喝掉了,成就了一場連續七天,撫慰思鄉之痛的儀式。

  帶老兵兄弟們回家

  正是因為體會到思鄉之苦,高秉涵理解那些和自己一樣,在台灣漂泊半生的老人,都懷有和他一樣的回鄉之夢。在台灣,高秉涵成為一些菏澤同鄉戶籍卡上的緊急聯絡人。有好幾次,他被緊急叫到醫院,彌留的同鄉只有一個請求,讓他把自己的骨灰送回菏澤老家。

  隨著去世的老鄉越來越多,高秉涵背負的囑託也越來越重。自從1992年他帶著第一壇同鄉的骨灰回到山東,至今,他已帶了上百壇骨灰回家。

  高秉涵説,等他自己百年之後,他希望孩子把他的骨灰,也帶回故鄉,安葬在自己娘的身旁。為此,以前從來不過生日的高秉涵,在自己80歲的時候,過了生日,許了願,願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快點見到娘。

  把對父母的孝移轉給社會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少小離家老大回的高秉涵未能親手侍奉雙親,他説自己在“孝道”上交了白卷,這始終是他心中最大的痛。

  近些年高秉涵稍有釋懷,他説“我認為現在我已經盡孝了,因為我把這個孝移轉給社會,我孝順了這個社會,孝順了這個家國,我的孝順讓父母地下有知,他們會含笑九泉,因為他們兩個都是教書的先生,都是教人家如何孝,所以説我的行為,讓我的父母揚名,顯耀了我的父母,所以我盡孝了。”

  台灣只能是一脈相承的中華文化

  高秉涵説道,“蔡英文上臺後,比李登輝、陳水扁搞‘台獨’更厲害,她搞‘漸進式台獨’。把教科書改掉,文化、教育等都‘去中國化’,文化上歷史上故意把兩岸距離拉遠。這都是民進黨當局的政治目的,他們是在自己騙自己。”

  高秉涵認為,雖然這個“文化台獨”,讓孩子們暫時忘了自己的根在哪。但他對將來有信心,他説:“想去除身上文化的烙印,等同於要換掉父母給自己一身的血,那是不可能的。端起碗來拿筷子這是文化,開口講的都是中國話,‘臺語’也就是福建的方言,閩南話。文化這個東西,斷不了的,我有這個信心。我帶著小孫女們來大陸,就是要讓她們面對面認識祖國,認識我們生命的源頭。我很有自信,我們的後輩成年後,會慢慢知道,台灣沒有獨立的文化,文化只能是一脈相承的中華文化。”

  有生之年還能見到統一

  83歲的高秉涵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祖國統一,“習近平總書記所做的十九大報告給了我希望”,高秉涵説,“習近平總書記的‘六個任何’,‘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相當於劃了一條紅線,誰都不能越過這條紅線,‘台獨’變得更加不可能。”

  高秉涵説:“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給我們這些統派打了一針強心劑。我原來認為,我這一輩子見不到統一了,現在我覺得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統一。”(完)

  

  圖片統籌:劉 瑩 本篇文字:李桂英

  圖片攝影:肖靖璇 圖片編輯:李 岳

 

關鍵詞: 高秉涵;自己;土解;台灣;老兵;文化;故鄉;海鳥;鄉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