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胡石青:五年來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成果的五大意義

  兩岸經濟交流五年來取得了重大進展,其意義不僅在於經濟本身,更為重要的是,兩岸關係由此從單向走到了雙向,走到了落地生根,從台商為主發展到了遍地開花,兩岸情感交流也有了好的開始。可以説,沒有五年來的經濟交流與合作成果,那麼我們要談兩岸關係下一步的發展,將只能是空話一句。

  加強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是在十九大報告涉及兩岸關係發展的三個部分中都提到的內容。為什麼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可分割不是空洞的政治口號、法律辭令?不僅是因為有兩岸切割不斷的歷史紐帶與文化認同存在,從現實面來説,最好的體現則是兩岸相互間不斷發展與日益密切的經濟交流與合作。可以説,兩岸關係從一開始就具有特殊性,其發展的原始動力並非簡單來自於政治、經濟、文化或社會的某一層面,而是綜合作用的結果,如果用世界其他地區相互交流的發展規律來推論兩岸關係交往的結果,只能得出錯誤的結論,從而質疑並動搖兩岸交流的歷史進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兩岸經濟交流的發展是否必然引領兩岸走向統一,如果按照其他經濟體的交流經驗來看,就難以給出一個確定的答案,甚至還會有相反的結論。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推斷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的發展方向和其他經濟體之間的經濟交流與合作必然會不一樣,兩岸經濟交流發展的最終歸宿必然是兩岸走向統一,原因是在於兩岸交流與合作不僅多了歷史紐帶與文化認同作為基礎,“一個中國”原則也是其前提條件,這就確保了它的發展方向必然是兩岸的完全統一。由此可知,兩岸經濟交流發展的原始動力不僅僅是經濟利益驅動,更是兩岸社會文化等多種因素共同發揮作用。這也是為什麼台商投資大陸雖然遠比其對東南亞投資起步晚,卻能後來居上,迅速成為台商投資的主流。從經濟利益考慮,可以簡單解釋是因為資源要素價格比較,但更深層次的卻是文化的同質性,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大陸在“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政策的指導下,對台商投資提供不斷升級的優惠政策。從2008年起的八年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期間,兩岸簽署的20多項協議中無不以“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為前提,不僅是為了要應對台海可能出現的變局,更重要的也是為了確保發展方向不動搖。對兩岸來説,“一個中國”原則始終是一切發展的基礎,不堅持它,兩岸最多只能是“冷和”,連維持現狀都做不到,更不會有不斷擴大與升級的合作關係。

  基於此,再來總結五年來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發展的成果的意義,就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概括總結:

  第一,兩岸經濟雙向交流與合作使兩岸社會受惠群體大幅擴大,為深化兩岸關係培養了更深厚的社會基礎。

  五年來,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雙向互動持續深入,大陸經濟力進入島內,不僅是大陸經濟受益,更重要的是大陸對島內的直接採購,包括電子産品與農副産品的擴大採購與進入大陸市場便捷通道的建立,島內不僅企業受惠,施惠對象更擴大到了普通農民群體,尤其是虱目魚契作試點更是為建立兩岸農副産品産銷對接渠道進行的有益嘗試,因兩岸關係發展受益的島內社會群體向中下層延伸,使深化兩岸關係有了更深厚的社會基礎,這也是2016年後台海變局不同於2000年的根本原因,島內“台獨”勢力對搞公開“台獨”活動有了更多的忌憚。

  第二,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的成敗經驗教訓成為兩岸繼續深化合作的寶貴財富。

  因為島內政治制度與社會結構變動的阻礙,兩岸經濟合作協議洽談實質上有諸多障礙,這其中的教訓是深刻的,也是值得深刻反思的。五年來雖然兩岸在經濟交流與合作中取得了重大成果,但不可諱言的是,島內外敵對勢力的力量仍很強大,加上理論準備不足與實務上缺乏經驗,導致兩岸間並未能取得更大的成果。對於未來五年這一教訓的意義在於,兩岸繼續深化合作必須突破理論上的障礙與思想上的枷鎖,做到“兩岸一家親”,本此精神,不斷創新適合兩岸現實與發展需要的合作新模式,才能保證兩岸深化合作的順利推進。

  第三,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發展的成果證明了讓兩岸做到心靈契合是可能的。

  如前所述,五年來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取得的成果是在克服重重阻力下取得的,它證明兩岸深入推動經濟合作是有深厚基礎與迫切需要的。按照台灣方面的統計數據,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簽署後,2014年大陸即上升為台灣第一大進口來源,與此同時,台灣對大陸出口繼續保持著第一的地位。而根據大陸海關統計數據,五年來兩岸貿易總起來看仍是不斷擴大,總額在2014年曾達到1983.1億美元的歷史高峰,2016年雖有下降,但也達到了1795.9億美元,仍高於2012年的1689.6億美元。另外,因為台灣當局開放大陸民眾赴臺觀光,2010年大陸游客人數已超過台灣第二大客源地日本,2015年後更達到了後者的兩倍以上,直接促成了台灣島外遊客總數破千萬大關。這些由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局面創造的經濟與人員交流紀錄充分説明了兩岸交流發展的潛力,也説明讓兩岸做到心靈契合是可能的,因為除文化血脈的連接外,還有更現實的利益交流,充分證明兩岸的共同性通過不斷交流會不斷累積,最終可以發生質的突破。

  第四,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的深入推進為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提供了更多的手段。

  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的過程中雖然難免會有一些磨擦與衝突,但更多的是互利互惠,五年來兩岸互蒙其利的事例不斷增加。表面上看,台灣似乎有所失落,但這更多的是因為島內制度改革的滯後所造成的,而不是因為兩岸交流與合作引起的,雙向交流的形成是大陸經濟資源反哺台灣,台灣同胞不僅可以在大陸,也可以在島內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和紅利。由此帶來的是大陸政策影響力的擴大,也為我們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提供了更多的手段,從而能夠更加有力地粉碎一切分裂圖謀。

  第五,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開始與其他方面的交流形成了合力,為動員與號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華兒女順應歷史大勢、共擔民族大義,共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了路徑。

  經濟交流與合作只是五年來兩岸交流的一部分,它與同時展開的社會文化的交流是一體兩面,都是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基礎上,推動祖國完全統一進程的有機組成部分,這些交流活動彼此形成合力,便是發動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體中華兒女順應歷史大勢,共擔民族大義的有效路徑。五年來,不斷有島內有影響力的人站出來支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島內工商界知名人士。這不是偶然的,他們都是受到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發展形勢感召而起而行,雖然兩岸關係未來發展不會是直線單一軌道式的,但發展的方向卻是不變的。這其中一個最好的例證就是通過五年來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愈來愈多的台灣青年開始感受到大陸制度的優勢,從而心向大陸,將擇業與人生的發展重心放在了大陸,這就在根本上動搖了“台獨”的社會群眾基礎,從而為兩岸走向完全統一增加了助力。

  如果説,2008年前的兩岸關係還是徘徊在起跑線的話,那麼近五年就是在兩岸不斷深化經濟交流與合作的基礎上,社會文化各方面大交流從而使兩岸關係大步邁進的五年,正是有了這五年進展,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所説的“我們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圖謀”就不再是一句空話,其中的信心來自於我們五年來推動兩岸關係發展,妥善應對台海變局取得的心得。

  更為關鍵的是,五年來兩岸間同時也在進行無聲的制度競爭,通過五年來的交流和開放,同樣應對內外變局,大陸的堅定自信與台灣社會政治制度的低效無能完全攤在了世人面前,形成了鮮明對比。從經濟到社會、文化,兩岸交流格局由此發生了重大變化,由經濟交流帶來的對兩岸制度優劣性評判的大翻轉,成為了兩岸經濟交流意外也是必然的結果,大陸以團結一致、奮發圖強的作為保證了在推動兩岸交流的過程中始終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兩岸經濟交流在客觀經濟規律作用下,取得良好的經濟與社會效益,也為兩岸歷史文化聯結增添了更重的砝碼,從而使歷史文化連接不再僅僅停留在人員交流與情感互動上,而是向深度心靈契合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展望未來,雖然兩岸關係仍未走出層巒疊嶂的山谷,但兩岸經濟與文化交流卻出現了超前的態勢,儘管也遇到了破壞與干擾,但五年來的交流成果使我們更加有信心通過實現互利互惠,逐步增加台灣同胞福祉,從而促進兩岸心靈契合,我們深信,只要我們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繼續推動兩岸經濟文化交流與合作,兩岸關係就一定能走出一條通向實現祖國完全統一的康莊大道。(作者:胡石青 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