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台胞陳清隆:我要寫一本“廈門使用説明書”

  一個從事IT行業的台灣上市公司高管,因為常到廈門海灘沖浪“減壓”而愛上這座城市,並開設了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民宿——馬克客棧。過去這七年,這家坐落在曾厝垵這座“文藝漁村”的客棧,迎來南北各路旅客,他們在這感受到馬克大叔——陳清隆的生活態度,也體驗別具一格的義工旅行。這裡更成為台灣年輕人常來常往的台胞驛站。

  53歲的馬克大叔説,客棧他想一直開下去,同時目光放遠未來,正部署將這間“兩岸青年創業基地”擴大,並規劃在曾厝垵打造國際生活村,讓國際人才在廈門有家的感覺。在他看來,人才未來在各個城市都是最大的資源,未來廈門也會朝這個方向走。

  來廈門之後圓了一個個的夢

  早在1989年,因為做兩岸貿易的關係,陳清隆就前進大陸,當時做的是CD-ROM光碟,主要客戶在廣東。後來轉戰IT業,在一家台灣上市公司當高管。2003年,陳清隆被派駐廣東,但遇到SARS疫情,他一時間回不了台灣,公司的大陸産業鏈也就此停擺。於是他索性辭職來到廈門。

  閒下來怎麼辦?喜歡極限運動的他,就常到環島路玩月坡附近玩風箏沖浪。“當時那片海域還沒有像現在這樣人山人海,只有我跟另外一個英國人沖浪,我們兩個人霸佔海灘。”談起自己的愛好,到現在陳清隆還笑得合不攏嘴。“我來廈門以後做得更多的事情,反而不是商業,而是圓夢。”陳清隆説,包括沖浪、四處旅行,以及在另外一個城市生活,這對他來説其實都是一個個願望的實現。“前半段的人生,都是跟著傳統的路在走,求學、工作、結婚、生子。”轉捩點出現在2003年,他“比較任性地去過自己的生活,做心裏想做的東西”。

  對他而言,運氣比較好的是,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也遇到了大陸經濟成長的商機,從而獲得利益,這是他當時沒想到的。

  讓廈門越來越有“文藝范”

  陳清隆2010年開始做客棧時,曾厝垵做民宿的不到十家,因為那時還沒有現在這麼“文藝范”。就連陳清隆自己,開民宿的出發點也很簡單——朋友來了之後,有接待的地方。他有時也需要接待從台灣來出差的員工。“2010年到2011年,都是有著被拆遷的心理準備,不確定性蠻高的,直到2012年才確定曾厝垵不再拆遷。”陳清隆告訴記者,當時他只是玩票,“帶著幾十萬來圓夢”。

  來到廈門開客棧之後,陳清隆有一種“這才是我要的生活”的感慨。閒下來就會自己找事做的他,重新拾起大學時所學建築專業,把建客棧像小孩子搭積木一樣“任性地去瞎搞”。他説,自己不會去考慮外界的觀點,而是常懷赤子之心,雖然粗糙,但這是簡單生活。

  在廈門生活了十四年,陳清隆感受到,廈門人的素質在不斷提高,他説,社區裏不少居民經常給公共區域的花草澆水;看到路口有人擺攤騙人,市民會通過市長熱線、街道社區等種種途徑“檢舉”……

  寫一本“廈門使用説明書”

  從2010年開始,陳清隆就會組織廈門大學的台灣學生來客棧裏跨年,每次限定二三十人。“對我來講,大家都是離鄉背井,這些小孩也跟自己的小孩一樣。我給大家提供了一個交流平臺,何樂而不為?”“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我想讓來大陸發展的台灣新人不走那麼多彎路。”而談起2015年5月在馬克客棧成立思明區第一個台胞驛站時,陳清隆如是介紹。

  他説,在不設門檻的情況下,台胞驛站主要為台胞個體戶服務,包含青創政策解讀、律師説法、涉臺糾紛調解等等。“我們可能不能幫你很多,但能幫你的肯定幫到。”

  陳清隆告訴記者,未來他想著寫一部關於台灣人在廈門(大陸)的生活指南系列文章,“從衣食住行、出門辦事等方面,告訴大家這個城市怎麼‘使用’”。因為他和身邊的台灣朋友積累了很多這方面的相關經驗,而且不僅是面向台灣人,廈門越來越國際化,國際人才同樣適用。(陳成沛)

關鍵詞: 廈門;客棧;台胞;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