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臺灣雲門舞集創始人林懷民説《稻禾》:創作接“地氣”

(資料圖)雲門舞集在臺東池上稻田演出《稻禾》(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劉振祥 攝)

  臺灣雲門舞集創始人林懷民説《稻禾》:創作接“地氣” 鄉愁通世界

  “稻子要怎麼跳舞,我也不知道”,林懷民説,“那就一起到田裏,一起去割稻子。”

  這位雲門舞集創始人兼藝術總監,10日晚在廈門閩南大戲院和“粉絲”們見面,暢談雲門舞集40周年大作《稻禾》充滿鄉土味的創作歷程。

  《稻禾》本周末將在廈門閩南大戲院上演,成為今年兩岸藝術節打“頭炮”的臺灣作品。

林懷民在見面會現場。(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舞者接觸過泥土的很少。”林懷民幽默地説,特別是在臺北長大的,所看到的米,只有在“7-11(便利店)裏”。

  林懷民則不同,他是在盛産稻米的嘉義新港成長,曾自言有“稻米情結”:70年代的《薪傳》徒手“插秧”,90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場,雲門舞集40歲時又回到稻田。

  説起排練《稻禾》所在的臺東池上,林懷民頗富感情,對池上的雲瀑、池上米的來歷、池上的便當,他在見面會上娓娓道來,“我從小時候就知道這個地方。”

  在池上創作、排練期間,他感受到農友們的“幽默、開心、樂觀”。

  他驚嘆于農友家中懸挂的梵高名畫,回憶起愛好書法、家中如曬衣般挂滿作品的農友。他説,池上的農友,晚上不讓路燈照著稻田,他們的理由如詩一般,“不讓一點燈光去打擾稻米的睡眠。”

  正是這種對美的追求,令池上農友同臺灣地區電力部門積極鬥爭,要求線路全部地下化,不讓稻田裏有一根電線桿,造就幾十公頃浩瀚無瑕的稻海。林懷民説,這也是自己選擇池上這塊稻田的原因。

林懷民在見面會現場(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很少接觸泥土”的舞者們,也從稻田裏得到了“情感”。在林懷民現場播放的視頻裏,有舞者説,稻子“很沉很重,感受到扎根在泥土裏的力量”;也有舞者感受到,“割稻子時要有旋律,節奏出來後,動作就會快一點。”

  林懷民説,勞動,讓舞者們體驗到“粒粒皆辛苦”,“身體得到前所未有的感動”。他的描述如同在吟誦詩句:舞者們“累了,流下汗水,風又把汗擦幹”,“皮膚的感覺、敏感性就出來了。”

  林懷民決定,不但要編出向農民致敬、讓他們看得懂的舞蹈,還要把第一次演出放在池上的麥田裏,並且第一場演出要免費提供給村民們。

  雲門舞集在池上找到了一塊梯田開辟為舞臺,梯田四周的高地正好作為觀眾席,可以供2000人觀看演出。而為了演出效果,農民們在農會呼吁下暫停稻子收割直到演出結束。

  讓林懷民尤其高興的是,演出那天,很多在外地的池上人也趕回村子,觀演、相聚,變成了忙碌的現代社會中,親友們罕有的“喜慶聚會”。

  這塊演出場地此後也一直得到保留,很多明星先後來到這塊田地裏演出,“很多大陸朋友也在網路上訂票,專程去看演出。”村子裏也有了每年舉辦池上藝術節的傳統,林懷民驚喜得知,池上村民甚至還開了自己的美術館。

  走出池上的《稻禾》,已經在巴黎、倫敦、紐約、華盛頓、莫斯科、北京、上海、香港等幾十個大城市演出過。

  林懷民説,在演出過程中,雖然一些西方觀眾不熟悉稻耕文化,卻也感動落淚,原來,對農村,對人與大自然有機的互動是“共通的鄉愁”。(記者 陳悅 羅荔丹)

關鍵詞: 林懷民;稻禾;雲門;舞集;池上;演出;創作;舞者;臺灣;創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