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何培鈞:帶一處臺灣小鎮在大陸行走

  將自己11年修復一座老屋為臺灣最美民宿,從而改變一處小鎮的經歷述諸筆端時,何培鈞大概沒有想到,有一天這段故事會將他帶至大陸。更沒有想到,一年多前,還從沒到過大陸的他,如今已帶著這處臺灣小鎮的文創經驗,行走過大陸20多個城市。

  今年37歲的何培鈞,最為人熟知的頭銜是臺灣最美民宿“天空的院子”創始人。其實,他還創建有小鎮文創股份有限公司和竹青庭人文空間等。

  他的故事開始于15年前。那一年,正讀大學二年級的何培鈞獨自騎機車到南頭竹山鎮遊玩,偶然在山中發現一棟房齡大約超過百年的破舊老屋。這是一個家族的祖厝,隨著鄉鎮沒落、人口外移,這裏幾乎只剩廢墟。

  眼前的景象,使何培鈞頗有感觸,萌生了要在時代發展中,留下這片印跡的念頭。正在念醫務管理專業的他,不再像其他同學那樣,備考研究所或準備走上社會應聘工作,而是跨學校、跨院係、跨領域自主學習,希望有一天若將此地改為民宿時,自己會有相應的建築、管理等領域的專業知識儲備。

  三年之後,大學畢業也服完兵役的何培鈞,回家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趕往竹山古厝。看到這片房屋還在靜靜地等他,便下定決心要如願以償。

  經歷了向十多家銀行申請貸款而不得;與表哥一起背著睡袋與老屋同呼吸共生活,一筆一畫勾勒修復藍圖等諸多坎坷,這處白墻棕瓦的幽靜院落終于在海拔900米的山上落成。每當山中雲霧繚繞,小院倣佛飄浮于半空,因此得名“天空的院子”。

  熬過最初的慘淡經營,“天空的院子”在何培鈞努力營銷下步入正軌。隨後三五年,逐步走向營運的高峰。“一年來了多少遊客,創造了多少産值,成為我們整個團隊瘋狂追逐的兩個目標。”何培鈞説。

  “但我們發現當把目光過度關注到這兩個指標上時,面對隨之而來的污染和喧囂,當地民眾選擇了離開,當地人口因此持續減少。”這種情形,促使何培鈞開始“最深入的反省”。

  “竹山是我的第二個家鄉。我的民宿賺到了錢,但沒有任何産品跟當地有關係。耗材都在外面買,對當地的貢獻完全沒有。”于是,他提出“企業要把發展地,視為出生地。而不是為了一味獲利而毀了這個地方,還完全不以為意。”

  當從右手的遊客端、市場端,轉向左手的居民端和價值端,何培鈞發現,企業發展的策略、觀念和資源配置等做法會完全不同。

  “天空的院子”開始投入當地採購,食材選用當地老米,裝飾和燈具選用當地手工竹藝編織,床單被單也都換成鎮上百年老棉被店的産品。觀光車停在小巷外,讓客人兩分鐘走進來。而不是整車開進來,破壞了這裏的生活品質。

  “如果每一位觀光客來種下一棵樹,20年後就有一片森林。”何培鈞以此為例思考,能否在自己的産業中植入“良善的價值”,即賣出的産品和服務能夠重建社會的永續發展;能否在經營之外,多計算一下保留了多少文化,保護了多少生態,有多少在地居民留下來。“這些都是必須要去深思的。”

  良善相伴,文化與生態相隨。以此想法為基礎,何培鈞果斷將在竹山鎮的六個經營項目減少為三個。而這三項,都是他在十多年經營經驗中,覺得與當地最有友善關係的。

  一項是“天空的院子”,以“住”為主;一項是保留鎮上原本要拆除的客運站,以本地竹藝進行內部改造,為客人提供在地美食;另一項“竹巢學堂”則以“學”為主題,提供一個教育平臺,當地民眾和關注小鎮發展的人,都可以在這裏提出與在地産業發展有關的創意火花。

  “食、宿、學”相結合,何培鈞稱之為“在地美好生活産業”。幾年下來,受何培鈞影響,一些當地居民也重新翻修老厝回家。小鎮周邊恢復了小小的自然發展社區。

  從民宿到小鎮文創,何培鈞將自己創業經歷寫成《有種生活風格,叫小鎮》一書。他的故事和書籍在大陸業界引起關注,請他前往講座的邀約紛至沓來。以他的理念為基礎的實踐合作,也在湖南省常德市落地,與浙江省溫州市的相關合作正在進行當中。

  6日,剛從溫州回來的何培鈞受邀在臺北與大陸企業駐臺代表進行分享交流。

  “大陸正在推廣美麗鄉村、特色小鎮建設,如果臺灣的經驗可以借鑒,而且能推動雙方互相到對方那裏看看,這種人與人之間的深入交流,對兩岸的永續發展,也是很有意義。”何培鈞説,期盼兩岸能夠更友善,開放心胸合作,共創雙贏,也期待未來更多美好的事情持續發生。“我們都應該為此努力盡一份心力。”(記者 刑利宇 蔣雪林)

關鍵詞: 何培鈞;小鎮;大陸;臺灣;當地;發展;民宿;一處;天空;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