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評論:從課審會學生代表言行看臺當局的荒唐

  臺灣“108高中語文課綱”重審,主張減少文言文比例,引起巨大爭議。盡管執政當局稱並“無預設立場,尊重民主與專業的選擇”,但背後的班班斧鑿,引發社會高度警覺。人們憂慮民進黨當局為建構“文化臺獨”,一味“去中國化”,自斷文化筋脈,將戧害臺灣青年未來的競爭力,更從幾位課審會學生代表的言行看到臺教育當局決策的荒謬。

  臺灣“十二年國教語文領綱”原本已經底定,但2016年民進黨一上臺,就立即廢除了馬英九時期課綱微調。而此次高中語文課綱重審,臺“教育研究院語文領綱小組”花了2年時間,委托60余位教授、徵詢500多位高中語文老師的意見制定出新的課綱草案,經過層層削減之後,送到課審會,因課審會一些學生代表的反對,就將高中語文的文言文比例從原來的四成五至五成降至三成,僅剩10篇文言文。課審會還自行提出一些臺灣人寫的文言文,與“語文領綱小組”推薦的文章一起,悄悄地舉行了一周的網絡投票,由網友投票選出前十名。結果除了《桃花源記》《赤壁賦》《鴻門宴》《岳陽樓記》四篇是“語文領綱小組”的選文外,其他六篇都是新增、與臺灣相關的文言文。而新增文章不僅冷僻,許多語文老師都從未看過,且出現了歧視臺灣少數民族的言論,更有在臺灣的日本人所寫文言文。消息曝光,引起臺灣有識之士強烈不滿。

  而課審會的學生代表林致宇卻稱:“過去太多歌頌唐宋古文八大家,都是在“造神”,文章傳遞的思想並非現代社會所需要,更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相反臺灣有很多文言文,且貼近這片土地。”

  另一位學生代表蕭竹均説:“過去古文比率過重,學生早已被消磨光意志。”他批評“國教院”做選文調查時,只找五百多位語文教師,“非常不恰當”,認為“語文老師雖然會教語文,但不一定知道學生想要什麼、不知道社會需求是什麼。”

  這兩位代表的言論令臺灣社會相當錯諤。林致宇、蕭竹均何許人也?他們都是馬英九時期反課綱微調的核心代表。林致宇參與反課綱微調時就因發表“不是所有慰安婦都是被迫的」言論受到社會輿論撻伐。有教授爆料,林致宇高中時就不怎麼上課,因為缺課太多,沒辦法取得高中畢業證書,最後是以同等學力推甄上大學。蕭竹均2015年就曾參與佔領“教育部“行動。過去一年又陸續參與挺同團體遊行、赴“環保署”抗議臺化彰化廠、為原住民傳統領域徒步行走陳情,另對退休教官不宜回聘校園也發表意見等,是街頭運動的常客。

  這樣的學生代表能代表臺灣學生嗎?以他們目前的學識、見解、能力來決定臺灣學生未來該學什麼、不該學什麼,不是瘋了嗎?

  林致宇説唐宋八大家文章傳遞的思想並非現代社會所需要,沒有貼近臺灣這片土地,請問臺灣樓堂廟宇、傳統家庭隨處可見的對聯,春節時家家戶戶的都張貼的春聯,沒有傳自文言文或古詩詞的思想與文字嗎?在華人世界廣泛傳唱的周傑倫的歌曲沒有來自文言文的華美優雅嗎?今日臺灣信眾所讀的佛經、道經不是文言文嗎?甚至蔡英文頒給齊柏林導演的褒揚令,不是用文言言中最艱深的駢文寫成的嗎?文言文是中華文化的一種載體,如同血液流淌在臺灣社會的軀幹中,融入每一個細胞裏,從幾百前從唐山帶入臺灣就沒有中斷過。説它對臺灣的土地無關,不是睜眼説瞎話嗎?

  蕭竹均説“語文領綱小組”做選文調查時,只找五百多位語文教師,“非常不恰當”,那麼只由571位網友投票選出10篇高中課文不是更加的“非常不恰當”嗎?這571位網友代表了什麼?是專業性還是廣泛性,都不是!若説500多位長期從事語文教育的老師還不如一個長年沉迷于街頭運動的學生更了解學生想學什麼,社會需要什麼,怎能服眾?!致于蕭代表説古比率過重,會消磨光學生學習的意志,所以要大減古文比例,就更扯了。若有人覺得數理化枯燥難學,是不是就要取消這些學科教育呢?

  其實林、蕭等反課綱微調學生代表的觀點不值一駁。這次課綱重審引發的爭議,錯亦不在這些學生代表,而是臺灣教育當局的荒謬。他們在延攬這些學生進入課審會時就算計好了,讓這些學生代表去充當教育“去中國化”的炮灰。他們無知無畏的言論正好説出了民進黨當局想説而不敢説的話。有了這些學生代表衝鋒在前,當局就可以打著尊重“民主”、“本土”的旗號,大力推進“文化臺獨”,從語言文化的根上切斷臺灣與大陸聯係,徹底摧毀臺灣青年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把臺灣年輕一代都培養成心中再無中國人、中華情的“天然獨”。

  民進黨當局為了建構少數人的“臺獨”迷夢,處心積慮要斷送臺灣年輕一代對中華優秀文化的學習和繼承,不惜自斷中華文化筋脈,毀掉臺灣已有的軟實力,細思極恐,且人們已從“林致宇們”身上已看到了這種可怕的效果。所以才會有那麼多“中研院”院士、大學教授、中學老師等知識分子和社會大眾站出來,強烈反對減少高中文言文比例。(成溪)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