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台灣建築人遊走蘇州園林,形有盡意無窮

  蘇州,一個兒時第一個夢想要去的地方,唐詩宋詞裏描述最多的地方應該也是這裡吧,《楓橋夜泊》《憶江南》《送人遊吳》……每每想起這些詩句都有置身意境中的感覺。來到蘇州,見識到了蘇州園林的美,池廣樹茂,景色自然,不矯揉造作,不忙加雕飾,不露斧鑿痕跡。山水相依宛如自然風景。俗語説:“江南園林甲全國,蘇州園林甲江南。”蘇州園林從總體上説是造園圖景摹倣自然:以自然山水為主題,因地制宜地利用人工去倣造自然景致,沿阜壘山,洼地建池,巧建亭榭,點綴樹木 。

  “東西南北橋相望,畫橋三百映江城。”正如葉聖陶先生所説“使遊覽者無論站在哪個點上,眼前總是一幅完美的圖畫”,蘇州園林真的是360度無死角,無論哪個角度都是完美的圖畫。

  有山有水,便有了靈魂

  有門有窗,便有了神韻

  有花有草,便有了秀氣

  有顯有隱,便有了內涵

  “築室種樹,逍遙自得……此亦拙者之為政也”,由此得名——拙政園。意思是什麼呢?現在的我,歸隱田園了,種種樹,養養花,花樹相映,山石相間,水天交織,我文人雅士高風亮節依舊。但是呢,我種種瓜果,栽栽蔬菜,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豁達于一種遠離宦海爭鬥,大智若愚的生活態度。

  熙熙攘攘的遊客,把拙政園帶入了熱辣的午後,攢動的人潮中照不出園中精巧的精緻,於是慢慢的隨風緩步,于喧鬧後賞一撇細巧的蘇繡,酌一吮香軟的白茶,美哉,悠哉。

  遊玩之後才知道原來拙政園圍繞了主體的遠香堂所建,包羅四季之景容納其中。海棠春塢是觀賞春日海棠盛放的最佳之選;荷風四面亭在夏季可觀池塘中荷葉田田;秋日登上待霜亭品味楓林霜葉的詩意;冬季在雪香雲蔚亭感受疏影橫斜暗香浮動的仙風道骨。

  相比于拙政園的古木參天,更加喜歡獅子林的精巧別致,穿梭于石頭林中仿佛置身於迷宮,又好似回到兒時,與小夥伴在假山間嬉戲玩耍。獅子林的來歷大致為高僧天如禪師來到蘇州講經,受到弟子們擁戴。翌年,弟子們買地置屋為天如禪師建禪林。天如禪師因師傅中峰和尚得道于浙江西天目山獅子岩,為紀念自己的師傅,取名“獅子林”。亦因佛書上有“獅子吼”一語,且眾多假山酷似獅形而命名。

  獅子林,怪石嶙峋,假山如迷宮,乾隆下江南時遊玩之所。園子雖小,但到處是景,琉璃窗,景中框,框中景。藍天白雲,曲橋畫舫,雕梁畫棟,小橋流水,亭臺樓閣,潺潺流水,處處彰顯江南詩情畫意。四通八達的獅子林是一絕,還有廊中那一個個的風景窗,構成一幅幅園林美景,真是讓人流連忘返,感嘆古人的智慧和對生活的享受,更是對生活的熱愛!

  借沈復的一評句:以大勢之勢觀獅子林,竟同亂堆煤渣,積以苔蘚,穿以蟻穴,全無山林氣勢。假山撲朔迷離,曲折盤旋,可惜遊客太多,也未能細細品味。

  蘇州園林的建築風格主要以“借景”和“對景”的特色,是古典園林中主要的構景方法。拙政園的池塘中可以倒影五里之外的北塔寺,遠借塔影為己用是它比較著名的特色。而“對景”就是建築雖主次分明,各具特色,但相互對應,形成和諧均衡的關係。其中水池南遠香堂和水池北土山上雪香雲蔚亭互為對景;水池東梧竹幽居和水池西月到風來亭互為對景。頗為講究,不妨留心瞅瞅。

  鏤空的窗,古老的墻,無數年江南柔風細雨吹揉的空氣。好像心情也揉進了時光的緩流中。喜歡蘇州園林的精緻典雅,就如同來到了世外桃源一樣。有人説蘇州園林大同小異,轉一處就可以了。但是我認為蘇州園林的每一個園子都有她迥然不同的風景,每一處園林的每一處景觀只要移動一步就有不同的景致。春夏秋冬園正是如此,不同的景物,不同的造園方式更改著時節的變換。只要你在園中不同角度,不同方位觀看體味,你就會發現更多的神奇。

  蘇州的園林,三分看,七分聽,聽導遊姐姐的講解,才能明白這些無聲的建築背後蘊含的千百年來人們賦予它的意義,也才能真正理解蘇州園林的美。原來院裏的一棵梧桐樹和一棵香樟樹也有很大的用意在其中,真是受教,也為古時江南才子賣弄自己的文采卻又不顯山漏水而感到非常佩服。蘇州,不虛此行。獅子林、拙政園半日遊,蘇州園林,雅致古樸,步步藏學問,處處好景致,已經忘了學生時代的那篇描述蘇州園林的課文,可現如今,蘇州的園林已經深深印在我心裏。

  很高興參加由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舉辦的台灣青年大陸博物館新媒體紀行,再次回到蘇州細細品嘗園林建築之美,身為建築人,又身為中國人,對於中國傳統園林建築是打從血液中喜歡。每一踏步、每一轉首和每一眺望心中都是雀躍的。(作者:潘柏銓)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