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新課綱再次凸顯民進黨「隱性台獨」路線

  近期,台灣「12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程綱要」草案不斷被曝光,繼將中國史納入東亞史之後,新課綱草案又不提《開羅宣言》,掀起島內外的爭議,也掀起民進黨當局「去中國化」的新浪潮。從新課綱草案的內容來看,繼承了民進黨當局「隱性台獨」的一貫路線,通過「去中國化」的教育,在青年群體中宣揚「台獨」理念。

  「去中國化」教育肇始於李登輝時期,經過二十幾年的發展,「台獨」勢力對此已經駕輕就熟。「去中國化」教育的本質是通過歷史教育中「台灣中心論」、「台灣地位未定論」等概念的建構,割裂大陸與台灣的聯絡,否定台灣屬於中國的事實,服務「台獨」。

  「去中國化」教育的一大特點強調「台灣中心論」,歷史教育以台灣為中心。上世紀九十年代,杜正勝提出同心圓史觀,以地理上的台灣為中心,在歷史教育中,把台灣、「中國」、世界分為三圈,台灣為中心,中圈是「中國」,外圈則是世界。

  李登輝時期開始,同心圓史觀已經佔據了島內歷史教育的主流話語權。基於同心圓史觀的歷史教育,台灣作為一個特定的地理概念,不管島上曾經歷過什麼事件、駐留過什麼人,都是過客。不管是荷蘭殖民、鄭成功收復台灣還是日本殖民,都是在台灣島上發生的歷史事件。不管是荷蘭、日本的殖民政權,還是清朝的管轄,都是「外來政權」的統治。這樣,就完成了以台灣為中心的建構,切斷大陸和台灣的歷史聯絡,把大陸置於和日本、荷蘭一樣的地位。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的劃分,本身已經落入「台獨」的話語陷阱。

  同心圓史觀通過地理概念上的分割,割裂台灣與大陸在語言、文化、民族、血緣上的聯絡。事實上,不管是普通話、閩南語還是客家語,均來源於大陸,台灣的福佬文化來源於大陸,台灣人口的主體部分也來自於大陸。更何況,已有考古成果表明,台灣在地裏上曾經與大陸相連。因此,從歷史教育的角度而言,單獨從地理因素來劃定台灣中心並沒有任何意義,同心圓史觀只不過是政治操作的需要而已,如果中國史是東亞史的邏輯成立,那台灣史是中國史的一部分也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這種錯誤的史觀卻深深地影響了台灣,台灣的年輕人,不知道台灣屬於中國、中國屬於世界,只知道台灣、「中國」、世界是平行的。年輕人的「天然獨」,其實很大程度上是「台獨」政客刻意建構的結果。此次新課綱草案把中國史納入東亞史,只不過是「台獨」勢力新一輪的政治操作而已。

  新課綱草案不提《開羅宣言》只是在為「台灣地位未定論」背書。

  長期以來,「台獨」勢力尋求外部支持的一大依據是「台灣地位未定論」。然而,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都承認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原則也得到了聯合國的確定,「台灣地位未定論」只是世界主流之外的一點喧囂而已。

  《開羅宣言》規定:「剝奪日本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在太平洋上奪得或佔領的一切島嶼」,使日本強佔的中國領土,例如東北地區、台灣和澎湖群島等歸還中國。而後的《中美英三國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重申《開羅宣言》的條件必須實施,日本在投降時接受了《波茨坦公告》。《開羅宣言》經過中、美、英三國首腦一致同意,效力自不待説,況且經過《波茨坦公告》的確定。

  然而,為了支持所謂的「台灣地位未定論」,新課綱草案不提《開羅宣言》,「台獨」勢力也進行了不遺餘力的宣傳。台灣政大教授薛化元妄稱,《開羅宣言》並不具有國際條約效力,呂秀蓮甚者叫囂《開羅宣言》是一個A4的紙張,沒人簽署。但是,《開羅宣言》已經被世界認可,其歷史地位不是幾個人的詭辯就能否定的。

  此次新課綱草案不提《開羅宣言》,將中國史納入東亞史並不是偶爾事件。蔡英文去年5月20日剛上台,台灣教育部門負責人潘文忠就迫不及待地宣佈要廢止2014年通過的「課綱微調」,在教育領域重新掀起「去中國化」。蔡英文雖然一再強調「維持現狀」,但掩蓋不了民進黨當局「隱性台獨」的路線。在「隱性台獨」路線的支配下,「去中國化」不會停住腳步,新課綱草案只是其中一步,未來,民進黨當局會在「去中國化」的路上越走越遠。(姜韜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