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明星老師”什麼都能補 再看港臺補習文化

  又到了一年一度高考時,莘莘學子正在考場裏奮筆疾書。為了取得好成績,他們中間不少人都有過參加補習班的經歷,“補習”貌似已經成為學生時代必不可少的“關鍵詞”。補習文化在港臺地區也十分盛行,與內地相比,可謂有過之而不無及。

  香港:打造“明星教師” 補習成産業

  香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興起補習文化,面對升學和就業壓力,學生們為了在公開考試中脫穎而出,紛紛在課余時間報讀補習班。亞洲發展銀行統計顯示,香港超八成學生在參加補習,每年花銷超過二十億港幣。為滿足全港80萬中小學生的巨大需求,三家巨無霸補習連鎖學校和800多家較小的補習學校應運而生。

  打造“明星教師”作為一種營銷手段,在香港補習圈極其盛行。香港街頭隨處可見各類補習班或“明星教師”的花式廣告,他們著裝職業、光鮮亮麗、面容姣好、發型精致,笑容親和,授課方式靈活,語言生動幽默,像娛樂圈的明星一樣,憑借個人魅力吸引著大批學生粉絲。

  香港很多補習天王都擁有其自己的音樂錄影帶、Facebook粉絲網頁以及文件袋和便利貼這類衍生産品。當地媒體曾報道,一些家教年收入可達1000多萬港幣。

  如此驚人的收入並不奇怪,補習在香港已經成為一種産業。據港媒2012年的調查,一般中學生每月補習花費2000港幣,全港每月的補習費用大約2.6億港幣,比15年前增長了近5成。再加上近些年,香港許多補習社都以各種各樣的手法將收入最大化,包括盡量安排多一些學生在同一個課室裏上課,甚至以錄像代替真人講課以增加班次的數量,開辦網上教室,網上出售教學視頻、教材等,而現場班的價錢則要比錄像班高三成左右。如此“快餐式”的補習班被叫做“漢堡包”,較為廉價補習課程的規模化銷售帶來巨大利潤。

  臺灣:鋪天蓋地扎堆出現 什麼都能補

  不少去過臺灣的人都會對臺灣的“補習一條街”有印象,各種補習班扎堆出現,氣勢壯觀無比。例如臺北火車站附近的南陽街就有一條所謂的“補習街”,整條街都挂著廣告牌。

  有媒體報道,在臺灣,90%的學生都上過各種補習班。約五成的家庭每月花費超過6000新臺幣給孩子補習,有兩成補四科以上。據統計,臺灣補習班的數量連年穩健增加,10年間,從5788家增加到近兩萬家。

  臺灣的補習班不僅數量多,種類也很繁雜,從小學到研究所,從語文、數理到技術,從公務員到空姐等,都有相應的補習班。美容、按摩、算命等也有補習班,但並不在臺當局教育部門相關規范之列。

  臺灣的補習班如此發達,是有歷史原因的。從1954年到2001年,臺灣的大學入學考試一直實行的是大學聯考制度,錄取率很低,能通過者寥寥無幾。為了防止大學聯考成績不理想,一些專門針對升學惡補的補習班應運而生,補習風氣也愈演愈濃。

  發展到後來,到2002年,臺灣開始實行多元入學制度,即不光是文化課,特長生和藝術類學生照樣可以考大學,但是根深蒂固的“名校情節”和“升學至上”在社會上仍有一定的市場。(孫楠綜合整理)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