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亡故14年 江蘇籍台灣老兵楊寶林魂歸故里

  5月9日下午6點,蘇南碩放國際機場,從台北飛來的航班ZH9076緩緩降落,75歲的老人楊信璉身著白色襯衫,係著黑色領帶,背著一個嶄新的大揹包,步伐沉重,神情悲哀。老伴周如英跟在身後,不時用雙手托住揹包底部。走到接機口,楊信璉輕輕地蹲下,將揹包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抱起揹包中的骨灰壇,將臉頰緊緊地貼在上面,紅著眼眶,喃喃道:「父親,我們回家了!」

  等候在航站樓大廳的楊家兒孫舉著「爺爺,我們接您回家了」的橫幅,早已熱淚盈眶。長孫楊曉斌走上前,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紅布,輕輕地蓋在骨灰壇上,仔細地把4個角整理好,和楊家一眾兒孫,面向骨灰壇,深深地鞠了3個躬。漂泊異鄉近70年,亡故14年之後,台灣抗戰老兵楊寶林終於漂洋過海,魂歸故里,與親人「團聚」。

  熱血青年 離鄉參軍杳無音信

  楊信璉1943年出生於溱潼鎮改建南巷,同年,父親楊寶林響應「一寸山河一寸血 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加入蔣經國嫡系部隊青年軍第202師,成為一名督查,在軍隊中管理紀律。

  「自我一齣生,父親就已經離開家鄉了,聽母親説,父親是家中第四子,高中畢業後本想回鄉繼承家族生意,然而,面對日本侵略者的鐵蹄蹂躪,他毅然投筆從戎,1942年進入軍校讀書,26歲加入青年軍。」楊信璉説,「我對父親的印象都來自母親的描述,剛參軍的幾年中,母親還去過父親的軍營,1946年之後就失去聯絡了。」

  據楊信璉介紹,母親李明珠本是溱潼鎮上大戶人家的千金,與父親感情深厚。父親參軍後,她毅然決然挑起了家庭重擔。「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母親為了讓全家人生存下來,幾乎賣光了家産。

  1961年,李明珠撒手人寰。「她至死也沒有等到父親回來,這是她生前最大的遺憾。」提起早逝的母親,楊信璉格外悲痛。

  45年後父子終於相見

  1985年,鎮江人林半生自稱是被楊寶林救助過的老兵後人,託人從美國帶來口信:「楊寶林還活著,1948年他隨部隊撤退到台灣,1983年退伍後定居在新竹。」得知這一消息,楊信璉欣喜若狂,認為父親就要回家了,可沒想到,由於種種原因,希望又一次落空了。

  「明日到上海,請到機場接我。」1988年夏天,一封署名為楊寶林、發自香港的電報讓楊信璉兄弟二人激動不已。

  第二天,楊信璉終於見到了日思夜想的老父親,彼時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父親已是71歲高齡,楊信璉也已經46歲了,他們在機場抱頭痛哭。楊信璉至今記得父親開口説的第一句話:「你們的母親可好?」看見兩個兒子哭得更厲害,楊寶林淚如雨下:「不要哭,我們回家!」一到家,楊寶林就來到父母和妻子的墳前長跪不起,訴説離家45年的思念:「我對不起你們,我回來晚了!」

  吃飯不許説話、不許泡湯,站著不許靠墻、要抬頭挺胸……楊寶林與親人團聚後,依然保留著當兵的很多傳統,對子孫也嚴格要求。楊寶林還有一大愛好——攝影。每年回家探親,他都會背著一台尼康單反相機,包裏還裝著五六個鏡頭。為了彌補年輕時沒有和子女一起生活的遺憾,每年回來,他都會帶著一大家子出去旅遊,留下了很多珍貴的照片。至今,楊家人仍然保留著每年全家一起出去旅遊的習慣。

  抗戰老兵望斷故鄉路

  1991年,楊寶林第一次帶著楊信璉兄弟二人去了台灣,帶他們了解自己在台灣多年的生活足跡,遇到台灣的朋友就忍不住「炫耀」:「你們看,這是我的兩個兒子,我在大陸是有家的,而且有子有孫,我福氣好啊!」從那之後,楊寶林經常帶兒孫們去台灣小住,每年也從台灣回溱潼鎮,少則住上3個月,多則住上半年。

  2000年,楊寶林回鄉探親,正好趕上溱潼鎮華光大橋開工建設。想起這是自己曾經擺渡的地方,楊寶林慷慨解囊。他説:「家鄉造橋是大好事,必須支持!」華光大橋2002年5月建成通車,建成後,楊寶林的名字被刻在橋下的功德碑上。

  讓楊家人沒有想到的是,這次探親竟然成了永別。回到台灣的楊寶林身體每況愈下,腸道出血嚴重,2003年9月4日病逝于台灣新竹榮民醫院。由於種種原因,加上楊家人對2003年台灣新修改的去世老兵骨灰遷回安葬政策不夠了解,楊寶林的身後事由新竹榮民服務處代辦,資料被錯誤登記為「無後」,安葬在忠靈祠。

  10多年過去了,楊信璉也成了一名75歲的老人,他始終記得父親曾經跟他促膝長談的一席話:「你母親生前,我虧欠她太多,既然生不能同在,希望死後可以陪著她,百年之後,記得將我們合葬……」

  父親逝世後的14年間,楊信璉從未忘記父親的囑託。他一直希望可以赴台取回父親的骨灰,但苦於手續繁瑣、資料登記有誤,困難重重,一直未能成行。

  台辦攜手民間組織 助老兵魂歸故里

  2016年夏天,楊信璉與老伴隨著旅遊團到了台灣,在新竹找到了父親的墳墓。回來後,他在家中建了一座「感恩亭」,時常坐在亭中,翻看父親的影集。眼看著2017年1月18日就是父親楊寶林100歲生日,楊信璉愈加思念父親。

  1月17日下午,楊信璉到區台辦尋求幫助。區台辦主任夏建琪聽後也犯難了,全市都沒有這樣的先例。「既然官方渠道走不通,是不是可以借助民間的力量?」夏建琪想到了兩岸連鎖經營協會。

  兩岸連鎖經營協會是姜堰和台灣之間經濟合作的重要平台,是台辦的友好合作單位,姜堰區駐台聯絡處就設在該協會。理事長王國安也是一名軍人子弟,在大陸做生意期間,對老兵後人尋求幫助的事情很熱心。1月21日,夏建琪趕到位於上海市黃浦區的兩岸連鎖經營協會拜訪王國安,王國安一口答應幫忙。

  在申請去台灣期間,區台辦和兩岸連鎖經營協會克服重重困難,幫助楊信璉辦妥了身份公證書、入台證、安葬證明、海基會證明等一系列繁瑣手續,最終取得因事赴台(領取骨灰)專項審批,楊信璉夫婦可以在台逗留1個月。

  「所有手續都已經齊全,楊信璉夫婦可以赴台灣領取骨灰了!」今年5月3日,區台辦得知這一消息後,第一時間協調相關部門,特事特辦,派專人赴省市各級公安部門,僅用3天時間就幫助辦好了入台手續,並幫楊信璉夫婦訂好5月7日和9日往返台灣的機票。

  考慮到兩岸的風俗習慣和兩位老人年事已高,區台辦工作人員與台灣方面聯絡了上百次,最終敲定赴台行程,並委託兩岸連鎖經營協會派專人專車在台灣全程服務,陪同他們到新竹殯葬管理所、榮民服務處、忠靈祠、台灣航空公司等地辦理手續。

  5月9日下午,區台辦工作人員與楊家人一道來到蘇南碩放國際機場,等候楊信璉夫婦回來。區台辦主任夏建琪説:「今年是台灣開放老兵回大陸探親30週年,我們為能促成老兵骨灰順利回歸感到欣慰。作為娘家人,服務好台商、台胞、台屬是我們的分內事,我們將繼續努力,為姜台一家親再作貢獻。」

  曾經,一灣淺淺的海峽,隔斷了多少老兵的回鄉之路。楊信璉動情地説:「父親在台灣一直孤身一人,他總説自己的家在大陸。母親在家鄉等了他一輩子,如今還在等待著他。我們會儘快將父母合葬,以後每年清明,就可以到父母墳上祭奠了!」

  夕陽西斜,載著楊寶林骨灰的車子駛出機場,一路向北,朝著他魂牽夢縈的家鄉溱潼鎮飛奔而去。楊信璉輕輕取出胸前口袋中隨身攜帶的父親照片,靠在車窗前,他要讓父親再次看看回家路上的風景……(中國台灣網泰州市台辦通訊員 丁潔 王吉軍)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