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兩岸新聞

記住廣東不忘臺灣 鄭廣臺委員名字裏的兩代海峽情

臺籍全國政協委員鄭廣臺。(圖片來源:中國臺灣網 李寧 攝)

  “我在廣東出生長大,祖籍是臺灣屏東,父母出于一種情結,希望我記住廣東,也不要忘記是從臺灣過來的,名字就叫廣臺。”臺籍全國政協委員鄭廣臺是生活在大陸的第二代臺胞,在這個看似普通的名字背後,卻有一段他父親的兩岸傳奇故事,也寄托著上一輩臺胞對海峽兩岸同胞難以割舍的親情。

  父親小時出海遇臺風 被大陸漁民救起

  鄭廣臺的父親出生在臺灣屏東縣琉球鄉,是一個小漁村。1952年,只有十幾歲的他跟著大人出海打魚,沒想到第一次出海就遇到了臺風,船在海上漂流時漂到了大陸,一行12人被大陸漁民救起。獲救的鄭廣臺父親得到組織的關心和安排,邊工作邊完成了學業,並在廣東娶妻生子。

  後來,他父親通過大陸電臺尋找臺灣親人。70年代末,鄭廣臺的大伯出海打魚,在廣播裏聽到了消息。因當時兩岸還在敵對狀態,臺灣的親人只好委托香港朋友到廣東確認身份,之後,雙方才通過電話聯係上。

  80年代初,鄭廣臺的父親和大伯在香港見了面。“我奶奶叫我爸回去,她會按照鄉下的傳統歡迎他”。講起這段故事,鄭廣臺還笑著説了一個小插曲,“那次我大伯還帶了兩個人,幾乎是想要用劫持的方式把我爸帶回臺灣”,鄭廣臺的父親堅持不肯回去。

  兩岸開放探親後,鄭廣臺的父親重回了闊別幾十年的臺灣老家,通過法律程序注銷了死亡證明、恢復身份信息,“當時法院的判決書已經拿到手,只要拿到派出所,就可以恢復戶籍,但是我父親沒拿。”鄭廣臺的父親至今都保持著大陸戶籍。

  前些年,鄭廣臺也回到那個本應是自己出生地的漁村,那一次的“回鄉之行”讓他很感動。“心想就是一個很偏遠的小漁村。結果一上岸,哇!有20多個親戚在碼頭等我。”這些人中很多都素未謀面。當天中午,親戚們大擺筵席歡迎他,“琉球鄉鄉長、夫人也都出來”。鄭廣臺表示,見到親人很親切,“這個小漁村是我爸和我的祖籍地,真切地感覺到親人之間的親情,他們很淳樸,對下一輩的人非常熱情”,第一次回鄉的鄭廣臺感觸很深。

  提案建議述説兩岸親情故事 對抗“文化臺獨”

  父親的經歷給了鄭廣臺靈感,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鄭廣臺提案建議,希望通過講述兩岸人民的親情故事,大力宣傳“兩岸一家親”。他舉例説,如今兩岸同胞像走親戚一樣來來往往,交通也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民眾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深。而在兩岸隔絕的年代,這是沒法實現的,“如果兩岸不走和平發展之路,是給兩岸人民帶來傷害的。”

  鄭廣臺認為,島內民進黨當局上臺後不接受“九二共識”,“臺獨”勢力猖狂,特別是“文化臺獨”。如今兩岸形勢出現了重大變化。此外,今年正值兩岸開放探親30年,在這個重要節點上,應加大對臺宣傳力度,“怎樣宣傳呢?我就提出了一個建議,説説兩岸人民的親情故事。”

  鄭廣臺希望通過聯合兩岸媒體、海外媒體,圍繞兩岸從1949年到1987年、1987年到現在,兩岸從隔絕到開放交流的兩個階段中産生的骨肉分離、鄉愁往事、交流交往故事進行徵文大賽、徵集史料,再將這些史料創作成文學作品,大力宣傳“兩岸一家親”的理念,“希望通過講述兩岸親情故事的形式,增進兩岸人民的親情,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兩岸血脈親情是不可分割的。”

  作為全國政協第十二屆委員,鄭廣臺既覺得光榮又深感責任重大,努力學習認真履職。作為一名臺籍政協委員,他在履職過程中也多了一份責任感,就是關心、關注兩岸關係。這幾年來,鄭廣臺認真開展調研,聽取臺胞、臺商和臺生的意見,針對兩岸關係發展變化,每年都會圍繞涉臺熱點問題建言獻策。

  2013年,鄭廣臺在交流中發現臺灣職業教育起步早、發展成熟,有些經驗值得大陸借鑒,通過調研,他提出加強兩岸職業教育合作的建議;2014年,他就吸引臺灣青年來大陸創業、就業提出建議‘隨著兩岸交流的發展深入,他在2015年就如何為臺灣同胞往來大陸提供更多便利提出建議。2016年,他就建設兩岸青年創業基地提出建議,提出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中,加強兩岸青年的交流與合作。

  這些年來,除了提案建言獻策,鄭廣臺通過一些聯誼活動,與臺胞建立關係,根據兩岸交流不同時期、不同階段的情況,就臺胞訴求向有關部門提出建議。

  親人往來受益于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得益于兩岸交流的深入,鄭廣臺一家與身在海峽對岸的親人往來也更加頻繁。談及當初欲帶鄭廣臺的父親回臺,鄭廣臺的大伯表示,當時覺得他這麼小出來,又是來大陸,肯定受了苦、受了難。而當臺灣的親戚第一次來廣州、來到他們在大陸的家的時候,“他們對大陸、廣州有了了解,覺得我爸的選擇是對的,現在大陸發展的比臺灣好,如果回去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漁民,認為還是來對了”。鄭廣臺笑著説。

  2008年以來兩岸各領域交流熱絡,鄭廣臺很慶幸自己這幾年剛好在涉臺部門工作,他認為,這幾年兩岸關係的發展進步是全方位的。通過工作,他接待了很多臺灣青年,“他們都感受到大陸的快速發展,希望來大陸,這點我覺得是變化特別大的。”

  説到這裏,鄭廣臺舉了一個直觀的例子。“臺灣經濟已經有20多年一直是停滯狀態,大陸早20年的發展水平對臺灣來説還不是特別有吸引力,但現在已發生了逆轉。臺灣人感受到大陸各方面的發展水平已經完全達到或者超過臺灣,對我們的認同感越來越強。”

  如今,由于民進黨當局不接受“九二共識”,兩岸官方交流機制停擺,鄭廣臺認為,當前臺灣經濟發展停滯,很多臺灣青年想來大陸尋找創業就業機會,“如果我們能夠為他們來大陸發展提供更多便利,可以爭取他們對大陸的了解和認同,也可以通過他們來影響一批臺灣的年輕人。”

  鄭廣臺表示,有很多來過大陸的臺灣青年,對大陸都有一個正面、全面的了解,也感受到大陸發展取得的成就,但一些沒有來過、或第一次來大陸的臺灣青年,確實對大陸還有一些不客觀的認識。他認為還是要多交流,通過各種形式,讓臺灣青年來大陸走一走、看一看,通過交流讓他們對大陸有一個客觀的了解。

  在家裏,鄭廣臺與父親交流的更多的是親人之間的事,因為這種家庭經歷,也讓他們深深感受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給家庭的親情交流帶來了極大的方便。“我父親來大陸後,經歷了大陸經濟發展水平迅速提高的階段,現在回想起來,他覺得來大陸這條路走對了,享受了大陸發展的成果。臺灣的親人都説,好在你沒回去,有一種羨慕的感覺”。

  雖然年事已高,鄭廣臺的父親仍時刻關注臺灣局勢,談及民進黨在島內大搞“臺獨”,鄭廣臺表示,他父親對此非常氣憤,“兩岸和平發展,對他們來説是得益的,他們是受益者。為什麼呢?大家往來方便了,民進黨上臺後兩岸關係變成這樣,絕對會對兩岸民眾造成傷害。”(記者 李寧)

關鍵詞: 鄭廣臺;兩岸;臺灣;大陸;發展;父親;交流;通過;他們;廣東